无为亦为

九梦-街垒之上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些什么,已经OOC得没边了……

大概是明天悲惨世界16-17末场导致的抑郁情绪催生了这篇吧……

大概算半个悲惨世界AU,未来被Bugster统治的世界,人类的反抗故事?可能还有点faiz的影子。

警告:几乎全灭。

——————————————————————————————————

一 The Final Battle

“贵利矢先生!”

永梦看见贵利矢从街垒之上坠落。

永梦想伸手去抓住贵利矢,却只抓到了一片衣角。

永梦茫然地看着四周——街垒上已经没剩下几个人了。大我和妮可相拥着,在角落里陷入了永远的沉睡;飞彩前一天的晚上为了救被敌人俘获的小姬出了街垒,早些时候已经被格拉法特在众目睽睽之下处刑;贵利矢刚刚被敌军击中,倒挂在了街垒之外。明日那还在战斗——只有明日那还在战斗。

假野明日那和宝生永梦。这就是这座街垒仅剩的两个“人类”了。

 

二 CR Cafe

“我是宝生永梦,请多指教。”

街角的小咖啡馆里又加入了一个新人。现在是公元3032年,人类沦为了Bugster统治下的二流生物。大部分人类已经忘记了曾经自己的尊严,享受着被Bugster圈养的生活。他们套上了项圈,对着自己的主人摇尾乞怜。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这样。

人类解放党Cabal of Human Rescue,通称CR,以Love& Liberty为口号,在日向的带领下秘密活动着。

“欸,那个Bugster的‘名人’,首领帕拉德的同胞兄弟,你来我们这些下等人聚集的地方是要干什么?政府终于觉得我们这些连圈养价值都没有的下等人碍眼,想要杀死我们了?”贵利矢将视线从手中正在整理的资料上移开,扫了一眼眼前有些拘谨的少年。

“贵利矢,是我带他来的。”日向不满地看了一眼贵利矢,“永梦是个好孩子,和他弟弟不一样。”

“我并没有认为你们是下等人,也并不认为Bugster就高人一等。”永梦直直地看着贵利矢——不知道为什么,他希望得到这个人的认可,“人类和Bugster应该平等地共处——我是这么认为的。我希望看到所有人的笑容,不只是Bugster的,还有人类的。”

贵利矢惊讶地看着永梦,一言不发。他早已不是天真的孩子了,眼前这个少年说的话虽然让他有些意外,但是很抱歉——他一个字都不相信。

说过类似的话的Bugster不止宝生永梦一个,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轻信了Bugster的承诺,淳吾就不会……

 

三 The Second Attack

“弹药还充足吗?”贵利矢从街垒上爬下,问道。

“按现在的情况来看,恐怕撑不过今天中午。”明日那检查着弹药箱,摇摇头。

“是吗……”贵利矢看了看周围,街垒里已经没剩下多少人了,剩下的人也或多或少受了伤。他们看着他,等待着他的下一个指令——除了花家大我。妮可在之前一轮的进攻中被流弹击中,现在已经不省人事。大我正抱着她,亲吻着她的额头,眼中满是愤怒。

“永梦。”贵利矢转头看着一直在他身边的少年,“回去吧,现在回去还来得及。只要你还在,希望就还在。只要你还是你,这个世界就有可能改变。”

“我知道,贵利矢先生,但是让我陪你们到最后吧。”永梦凝视着贵利矢,露出了一个微笑,“我是Bugster啊,没有那么容易死的。”

贵利矢点了点头,不顾周围的人吻了上去。

“最后一次了。”贵利矢凑到永梦耳边悄悄地说,“人类的命运,就交给你了。”

进攻又开始了,贵利矢和永梦交换了最后一个笑和亲吻,返回了战场。

 

四 The Confrontation

“贵……贵利矢先生。”永梦好不容易摆脱了身后的追兵,气喘吁吁地赶到了事先约好的集合地点,“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只要能帮助你们,我什么都可以做。’这话不是你说的吗?”贵利矢一点道歉的意思都没有,“多谢了,替我引开了那些Bugster,让我顺利拿到了需要的资料。如果按原计划,让你跟着我的话,肯定拿不到吧,从各种意义上来说。”

“太过分了,贵利矢先生!”永梦有些生气,“上次在日向先生面前,贵利矢先生不是说要信任我的吗?”

“我说过吗?”贵利矢做出一副冥思苦想的样子,“那就是骗你的。不要随便相信别人比较好哦,名人。”贵利矢用手中的资料拍了永梦一下,就转身离开了,只留下永梦一个人,有些悲哀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

 

五 Drink with me

“你在这里啊,永梦。”贵利矢走到永梦的身边,递出了手中的酒瓶,“喝一杯吗?”

“谢谢,贵利矢先生。”永梦接过贵利矢手中的酒瓶,对着口直接喝了一口。

“明天这个时候我大概已经死了吧。”贵利矢在永梦身边坐下,接下永梦手中的酒瓶喝了一口,“追求自由还真是难啊。人类安于现状,也害怕未知。其实早就知道这次起义不会成功的,为什么还是这么做了呢……”

“贵利矢先生……”永梦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因为贵利矢先生还是相信人类会觉醒啊。”

“也许还真是这样。”贵利矢忽然有些羞涩地笑了,“虽然我自己是觉得人类毫无希望啦,不过既然日向老师都把这个重担交给我了,不做也不行。在老师心里,我大概还是五年前那个天真的对世界抱有希望的傻小子。”

“其实现在也是嘛。”永梦握住了贵利矢的手,“在我心中,贵利矢先生非常温柔,虽然看上去总是漫不经心的,也总是说什么不相信人类,但其实还是想要相信的嘛,不然当时也不会那么轻易就相信我了吧。”

“那也不算轻易相信你吧,我可是考验了你好几次的。”贵利矢拍了下永梦的头,“不过你这么说的话,我这五年不是毫无进步嘛!”

“因为温柔就是贵利矢最大的优点和武器嘛。”永梦毫不犹豫地夸奖道。

“那还真是多谢了。”贵利矢牵起永梦的手,放到嘴边亲吻了一下,“走吧,回大家那里去。”

“嗯!”永梦也站起了身。

“各位!”贵利矢举起了手中的酒,“与我同饮!”

致过去的岁月。

 

六 A Heart Full of Love

“这次多谢了,名人。不,永梦。”贵利矢对着永梦伸出了手。

“贵利矢先生!”永梦有些惊讶,但还是马上握住了贵利矢伸出的手。

两个人相视一笑,有什么东西从此就不一样了。

 

七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日向老师(先生)!”永梦和贵利矢一起扑到了日向的身边。

“我已经老了。”日向看着手紧紧相握的两个人,“看来以后要看你们年轻人的了。”

永梦和贵利矢对视了一眼,有点尴尬地放开了手。

日向微微笑了下,又将两人的手放在了一起。

“没什么好害怕的。人类也好,Bugster也好,没什么区别,都是拥有感情的生物。这也是我一直想让你们知道的。记住了,爱与自由。”说完,日向就咽了气。

“日向老师……”贵利矢低下了头,永梦的眼中也有泪花打转。

“永梦,是时候了。”贵利矢抬起了头,坚定地看向永梦。永梦点点头。

红旗飞扬在街垒之上。

 

八 Empty Chairs at Empty Tables

战争结束了。

帕拉德并没有难为永梦,永梦却拒绝了他的帮助,和明日那一起默默地将伙伴们排成一排。

九条贵利矢。花家大我。西马妮可。镜飞彩。百赖小姬。

还有许许多多他或许见过,却叫不出名字的志愿者们。

永梦和明日那将他们火化之后,将骨灰洒向了天空,随风飘走。

他们自由了。

永梦回到那个街角的小咖啡馆,依然是熟悉的地方,熟悉的摆设,熟悉的人却再也不在了。

 

九 Epilogue

永梦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深呼吸了一口气,推开了眼前的门。

闪光灯一片,晃得他有些难受。一片白色的光芒之后,他看见他的伙伴们在对着他微笑。

永梦也笑了。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