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为亦为

西区大悲大概是第22刷的repo【2015.08.05 Matinee】

一个依然只关注我想关注的人的我流repo
——————————————————————
心一横为了看John小马买的premium的票,我大悲的第一场【可能也是唯一一场】居然不是给JonnyE的……但是意外之喜是顺便看到了Alice的爱潘妮和Katy的老板娘,也算是很值了!以及事实证明对戏的演员多么重要,和Alice的小e对戏John的小马比之前更好了,特别是下小雨,是自从换了新卡以来听和看得最享受最喜欢的一场下小雨了。
John小马Paris Look Down出来就是好看呀!虽然海鸥很美,但是John站在旁边毫不逊色的!John的小马挺活泼可爱的,最主要是甜,对爱潘妮也很甜,爱潘妮叫住他的时候他和爱潘妮说话也是那种好朋友很久不见很高兴很开心的那种笑。然后撞到柯塞特之前也说过了,那种初恋的羞涩感啊!一直忍不住偷偷地看自己的心上人,一想到喜欢的人就忍不住笑意的那种真实又熟悉的感觉!这次注意了下和蒙帕纳斯的冲突那边,他揍完蒙帕纳斯之后被蒙帕纳斯甩在墙上,然后他虽然也很怂很怕但是当蒙帕纳斯又想欺负柯塞特的时候还是梗着脖子要和他干……虽然随机就被蒙帕纳斯掐着脖子顶墙上了,这个弱弱的怂逼又为了喜欢的姑娘挺身而出的结果还是要被揍的小可爱哈哈哈哈哈😂
拉住爱潘妮让她帮忙找柯塞特住址的时候也很甜了,一直都带着之前那种笑容,就是那种很纯粹的和好朋友分享自己喜悦的感觉【小马情商是真低】不得不说,John和Alice对戏真是赏心悦目啊,看着特舒服。
abc cafe也是那种兴奋地想和好朋友分享自己的喜悦【不,让我们忘记滑板车】然后John小马和雨果R关系很好了,雨果亲了John小马一大口之后John居然还羞涩地笑了😂然后别人不听他讲他就兴奋地扯着雨果R继续一脸兴奋地喋喋不休。顺便插播一句,这里Ciaran的巴阿雷在雨果R“It's better than an opera”之后笑得特别开心地站起来跟那儿鼓掌起哄,然后海鸥E面无表情地扫了他一眼,Ciara巴阿雷马上特别怂地收起笑容耷拉着脸坐下了,很可爱了。回到John小马,在被海鸥教育“Our little life don't count at all”之后很难过地坐下委委屈屈地看着海鸥,然后又被海鸥E和其他abc们的热情带着重新笑起来握住海鸥的手。
【讲真,这之后John小马的革命热情其实一直挺高涨的】
谈恋爱!最喜欢看John的小马谈恋爱了!总之就是特别甜,继续一脸傻笑看着他和夏洛特学姐谈恋爱!以及很赞赏John小马不会在夏洛特妹妹还唱着的时候就拉着她转圈这一点,夏洛特妹妹终于能完整地唱完"I'm awake"了😂
ODM这次John终于记得搭海鸥的肩了,我怀疑上次他是忘了……
请爱潘妮送信的时候John也笑得很甜了,想到心上人就开始笑,这位小马真的很擅长谈恋爱了!
下小雨必须重点说的,这首歌真的充分说明了对手演员有多重要了!和正选小e搭的时候鉴于那位一直紧紧地箍着他,导致他啥都没法发挥……这次换了Alice真的完全不一样了!他们两个搭戏有那种爱潘妮失去力气一直往下滑,小马就一直抱住她把她往怀里拉的感觉。很喜欢John小马这段一直努力对着爱潘妮微笑但最后又绷不住想哭的样子很动人了。爱潘妮死之后,John抱着她晃了几下呼唤她的名字,那三声“Eponine!”喊下来我的眼泪也绷不住了……James的博须埃上去安慰他让他放开爱潘妮的遗体,他一脸茫然地看着博须埃放开抱着爱潘妮的手然后抓紧了爱潘妮的帽子。后来在雨果R怀里哭的时候就……啊心疼。之后准备战斗的时候就看到他跌跌撞撞地站起来擦干眼泪扛枪上街垒了。
小g牺牲之后,他会去抱住格朗泰尔安慰R,就像小e牺牲的时候R抱住他安慰他一样,这段我之前一直没注意泡泡,他会这么处理吗?
空桌椅……John今天空桌椅很完美了!他的空桌椅的处理我之前没怎么看到过类似的?他在回忆过去abc们在这里的场景的时候会露出那种很怀念的微笑,就是那种想到过去某件很好玩的事情突然笑出来的感觉,然后下一秒想到他们都不在了又非常悲痛。“What your sacrifice was for”的时候也会有一个有点讽刺自嘲的笑。就还挺特别的,也挺戳心的。我的文字表现力太差,没办法确切描述出看他空桌椅的时候那种心如刀割的感觉……
听让叔讲那过去的事情那边表情变化也很绝了,一开始就虽然还蛮认真的但总的来说挺无所谓的,柯塞特的名字一出来马上就一副很惊讶的表情了。John小马伤得感觉可重了,想阻止让叔走的时候撑着椅子的扶手挣扎地想站起来但实在是疼得站不起来,金毛让叔也很和蔼地就让他坐下不让他起来了。最后让叔真的离开的时候,John还是挣扎着站起来了想阻止,但是没有成功……
婚礼哈哈哈看他一脸人畜无害地甜甜的笑容一拳揍翻老板真是太爽了,小马你专门去练过了吧,明明之前对着蒙帕纳斯那个怂样哈哈哈哈哈。
Epilogue今天很标准地单膝跪着了,没有乖巧.jpg,不开心【】让叔死的时候这位小马也很伤心的忍着眼泪不在伤心的柯塞特面前哭,很有良心了。
看完这场John已经是我最喜欢的小马之一了。我爱他!
然后说说这场另外两个cover,就我个人而言,我觉得她俩都比正卡好……
Alice的小e,之前看过这位姐姐的方婷,这次终于又看上了她的小e。个人感觉她的小e比方婷好……她的爱潘妮是那种介于野和甜之间的,对着蒙帕纳斯的时候各种肘击啊吐唾沫啊很野很不屑,对着小马虽然也带着一点野但更多的是甜,这位显然比较有life,知道对着喜欢的人一般是什么样的!就那种想把我最好的展现给你看的样子。总之她对着小马的那个感觉很对了!然后OMO……很喜欢她一开始开心地笑着想像小马在她的身边的样子了!她不是那种愤世嫉俗型的,一定要说的话是偏向于汪妹子那类的?
小雨之前也说过了,她和John的小雨真的对看的人来说是一场享受了,各方面的。
然后说说Katy的老板娘,我之前觉得正卡那位有点浮夸?虽然这角色本来就浮夸但是正卡那位有几个地方让我特别不舒服……这位很好了!对着小柯塞特和小爱潘妮那个语气的变化简直了,对着小爱潘妮真的是轻声细语温柔至极,对着小柯塞特就是大吼大叫,特别喜欢这个!
最后顺便再提个海鸥E吧。他今天when we call倒是居然没有破音,但是在一个匪夷所思的之前从来没有过问题的地方破了?还有他今天的Free!!!!!!是唱上去的!他能唱上去啊!!!!
啊对了今天Ciaran保龄上了弗以伊Oli上了若李,保龄的嗓子真好!
总之吧,今天这场看得很值了,Katy真好,Alice真好。尤其是John真好,我爱他,诸君,我爱他!!!!!

Thrill me in Edinburgh Fringe Festival Repo

这篇也备个份
————————————————————
Thrill me in Edinburgh Fringe Festival Repo
买这张票纯属一时冲动,看到要演啥都没想看了住宿火车票就立马定好了火车票剧票和住宿,甚至都忘了之前已经定了今天伯明翰的西贡小姐……结果今天Vinny上Chris,和Vinny真的很没有缘分了……要说值吧确实还是值的,舞台和上海的完全不一样,有很多设计也完全不一样【毕竟上海是阉割过的嘛】,喜欢这剧一年总算能看到这剧最完整的样子了。
剧场很小,非常非常小,第一排和“舞台”基本零距离,打引号是因为那都不能算是舞台?就是一片空地……观众席也是摆的椅子😂道具要演员自己搬来搬去,很有趣了。
前奏和中文版有点不一样,但是到内森出场的那三个重音还是让我觉得……a memory stirs,就是这部剧,这部让我中毒了那么久的剧啊!和中文版不一样,说完“I suppose you would like me to sit down”之后内森就真的坐下了【写到这里耳边突然就响起了豆老师的“我能坐下吗”,爆哭】审判员的配置也不一样,有个女性审判员,比较冷静,暴躁的那个还是个男性审判员😂
这位内森唱Why的时候眼睛里也有泪花,唱到一半会戴上眼镜。唱完之后要在舞台上换衣服,从囚服换成冷色的西装,囚服就挂在舞台右边的衣架上,换完衣服之后就摘了眼镜到舞台右边看鸟了。
这位Richard出场怎么说呢……感觉他整体有点浮?小动作很多还老扭来扭去的,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的auf wiedersehn真好听😂Everybody wants Richard,这位内森也是很有气势的一位,和豆老师是一个风格的!理查问内森借火的时候,一开始内森把打火机递到他的面前但是又拿走了,直到唱到“But they don't know Your past the way that I do”的时候才给他点上火。理查跟他絮絮叨叨一大堆要求的时候内森会很不耐烦地打断他。然后内森要去准备东西的时候本来已经要走的理查会折返kiss他,问他“Are you happy now”然后再强调一遍晚上八点仓库见。理查彻底走了之后内森那个势在必得的气势简直要冲破天际了。
放火戏!特别喜欢这两位的放火戏,这位理查虽然平时看着扭扭捏捏的但是犯罪的时候那个天真单纯的兴奋真的特别好!放火和之后杀人的都特别好!然后第一次知道放火戏原来这么奔放,俩人坐在地上各种摸各种搂,理查都摸内森大腿内侧了,特别要😂理查看着火,内森看着理查那个痴迷的眼神啊!因为舞台近,内森泼汽油是直接往第一排观众身上泼的,红色的光也会打在观众身上,本来场地就小,满场红色真的有身处被烧的仓库的感觉😂
第二天理查躺着的椅子要他自己从后面拖出来😂尼采就是普通的软面本,不像国内还得找个看起来很高大上的硬皮……
Written Contract那个打字机真的是坏的,有几个键按下去不会自己弹回来要手动……内森狡黠一笑“Now it's my turn”,然后写到“satisfy Babe”的时候特别得意地看了理查一眼再继续写,到最后写到“I'll give him whatever he needs.”的时候这个理查也很明显的有点急了,但在内森看向他的时候又马上一副很满意没有任何问题的样子。歃血为盟是真用血签字啊,没看出是从哪儿掏出血包的,但观众都很感同身受地倒吸了一口气😂内森没有帮理查处理手指,理查自己含在嘴里吸掉的。
Thrill me!终于写到这首了……内森也终于爆发了,这位内森真的非常攻气了,眼睛里也很要了。然后内森要撕合同了理查马上就开始脱衣服了,之后场景回到审讯室内森也是一边回答审判员的问话一边脱衣服。“五分钟后”的时候理查德只穿了白色的小背心坐在椅子上,内森穿着白衬衫衣衫不整地躺在理查德的腿上【这场景竟然还很温馨……】
杀兄弟这歌是有什么诅咒吗怎么这个理查杀兄弟也忘词……还忘了两次,第一次愣了一秒想起来了没啥大问题,第二次忘了“Then my father would drop dead”【似乎也是刘师傅如果杀了我东西那句这句有毒吧】,他看了眼内森,内森马上给他补了句“You could never practice law”,很厉害了这位内森救场小天使……理查说要杀小孩的时候内森一副要翻白眼的很无奈的你可真行的样子说“That's much better, much better”真的很可爱了!
“已经走得太远”是我最喜欢的豆老师的Thrill me段落了,这位内森也表现得非常好!很单纯的不解为什么会这样,具体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总之就是很好了!
看跑车这位理查也表现很好了,和蔼可亲的大哥哥!形象上特别有说服力,说车在路边因为我找不到地儿停车的时候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特可爱,说要和小朋友做朋友也很诚恳……但是给小朋友递烟你也太过分了!
Superior两个人真·字面意义上·一脸血地跑出来了,一边唱一边拿毛巾擦脸,内森在颤抖的时候理查还居然很温柔地抚摸他的脸,还拿着毛巾帮他擦脸!这个内森的待遇真好啊,比起中文版的……
恐吓信的时候内森扫一眼信就看着理查的脸和他一起念了,理查也一直看着内森几乎没怎么看信,怎么觉得这么甜腻啦!【去污的第一场孙刘也是这么演的,啊写这篇的时候真是各种memories stir】
找眼镜……啊不是,不要慌【这首真的就叫My glasses/Just Lay Low啊】这版不用每场浪费报纸!只有理查看报纸,而且也不会揉了扔后台!很环保😂“别再提你那副该死的眼镜”我还是很想笑不知道为啥……“but to YOU”的时候全场一阵惊呼也是很入戏了!这段后面两个人的合唱理查被内森各种盖啊,这个内森真的各方面都很强了。顺便吐个槽,英文版里内森说“We need a plan B”中文版里是“我该怎么办”就觉得中文版的内森还是……弱了些啊……
串供词那边的粉红色大衣黑色高跟鞋为什么会让全场笑啊我不理解……理查教内森说“泡到一个性感辣妹”的时候内森的语气简直是“WTF”的疑问句了,这个中文没法表现也是可惜……这个内森慌慌张张眼神犹疑地回忆也是很逼真很可爱了。
之后的公园见面理查又是骂又是推又是揍的,观众都好气啊😂这场观众真的都很入戏,跟着剧情一起各种惊呼愤怒,忽然觉得我知道后续发展一副淡定的样子好违和啊……内森这段的走得太远reprise好心痛啊,非常绝望的样子太戳心了。之后一段内森一直都是非常冷静的面瘫脸,其实这才是真正的内森吧……
理查被扔进看守所之后请求感觉就还是蛮克制的,虽然害怕死害怕内森出卖他,但还是尽量保持着自己表面的镇定的这种表达也还不错,不用跪地抱大腿也能把这段情绪表达得很好!内森在他唱的时候一直坐在右边的椅子上看也不看他一眼,直到最后站起来走到理查面前说“I will do what you want”全场一片惊呼"'no"!真的求你们了反应不要那么大……
这位理查的我怕怕没有刘老师的看着那么爽,但那种颤抖害怕还要强装镇定却绷不住的样子还是挺可以的。顺便这段的英文词写得真好,“I'm afraid of fright”,“I'm afraid of fear”,“I'm afraid to swing”,“I'm afraid to live. I'm afraid to die”真的绝了,中文翻译真的完全感觉就没了……
"'life plus 99 years"这段不是坐在舞台两旁,就是坐在中间的椅子上,囚车里嘛。这位内森的"'Am I scaring you?"真的是,绝了,不是豆老师那样冷淡的微笑,不是冒老师那样纯粹的疑问,他一脸天真无邪地纯粹地开心地笑着却让人不寒而栗,之前说死了也没关系被抓也没关系也是一副理所当然这就是我追求的样子,真的是,这位内森是我看过的最可怕的一位了。
最后审判员问起理查的时候,内森说完“如果不是在浴室被杀害我也许……”的时候似乎想到什么一样低下头微微笑了下;审判员问“如果你不认识他你的人生会不一样”之后,他回答Yes马上接着“如果你假释了我我的人生可以不一样”……瞬间就觉得细思恐极啊!然后Free这次看完才知道,和中文版的那两句自由完全是不一样的感觉了……豆老师和冒老师的自由虽然也不一样但总体还是有些怅然不知所措,这个Free完全是不敢置信我真的自由了?
总结一下吧,这位理查德虽然有些地方让我颇有微词,但是总体还是真不错的!尤其是犯罪的时候,那种单纯的纯粹的孩子气的得到了喜欢的玩具的愉悦和兴奋,完全不在意其他人只追求自己想要的快感的彻底的热忱和纯粹,很棒了!但是其他时候吧,我老觉得他眼神老是在诱惑内森,很明显的有点妖娆的那种感觉在诱惑内森……这点让我觉得有点不太对?
内森真的是,非常非常非常的好!不是弱气小白兔型的内森,明明长得非常的可爱【而且感觉非常娇小😂】,但是和豆老师一样是总体偏强势的那种内森!Life plus 99 years之前也说了,那种理所当然,真的这个内森的话感觉理查杀小孩完全在他的意料之中全部都是他纵容出来的……那种纯黑的只要和你一起就好的可怕感,这位内森真的非常黑洞了。
【而且算上伦敦的预演这才是第三场啊,第三场就这样了啊同学们!之后他会变成什么样的大魔王啊!】
最后说说完整版的感觉吧,之前有人说觉得去污版其实更好因为可以把重点从那些噱头上放下……我当时就不同意,先不说国内的“完整版”就已经是阉割版了,我也并不认为那些亲密动作只是噱头。这次看完之后更加明确了这一点,首先Kiss,这剧的Kiss绝对不是什么The song goes like this的那种为了kiss而kiss,也绝对不是什么为了Thrill the audience为了让观众xìng奋的噱头,每次理查亲吻内森都带着很强的目的性,为了让他参与进自己的计划或者是让他不要对警察供出自己,总之我觉得那几个亲吻都是塑造理查德这个人物形象不可或缺的。其次那些摸摸抱抱的动作吧……sex难道不是理查德和内森的关系当中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吗!【比较露骨的其实也就是放火的时候理查摸了内森的大腿内侧以及Thrill me的时候内森为了让理查德完成合同直接摸了小理查德】但总之都是和剧情和人物的心情有关的呀,才不只是噱头呢!
然后这次观剧体验总得不错,但是有些微妙?除了我好像其他人都是第一次看,而且似乎有一个什么学校还是小组的八九个人一起来看,她们的情绪特别外放……跟着一起惊呼还特别悲愤的“No!!!!!!!!!”而且我不是很懂她们的笑点?!!有些地方我都要哭了结果她们笑了?!笑了?!Why?!!!
演出结束后纠结了一下要不要堵门,然后还是决定堵一下聊一聊【因为我真的特别喜欢这个内森】然后正在惆怅在哪儿等的时候看到两位演员衣服也没换又跑回剧场里搬道具,于是我就直接问他们了……这个剧场一天四五部剧不带停的,TM演完之后马上要演别的所以道具啥的都得马上撤掉😂看着他们挺辛苦演完一整场还得自己把道具搬走就还挺……心疼的hhh
内森的演员Harry Downes,理查德的演员Ellis Dackombe,都是刚毕业的小青年,两个人都甜的不行!让他们签喜欢的台词,Harry签了“I am superior than you”然后表示憋了一整部剧终于能说这句词可爽了😂Ellis那句我没看出来是啥,需要回去好好仔细辨认一下了,但是他写的时候Harry看到一副很好笑的样子【所以到底是啥啦】
然后介于我对眼镜那个点的执念,也顺便问了下Harry对于眼镜的看法……这位和豆老师一样,也表示觉得眼镜是意外掉在事发现场的,内森只是take advantage of it,不过最后他也说了no one knows……他也说如果理查德不是那个态度的话内森应该也能想出其他方法解决这个问题的……我喜欢的人果然都是一样的【】
最后的最后,请大家看Thrill me,能在爱丁堡看的,之后能在伦敦看的,请看这部剧。

LM大概是第21刷的repo(2017.07.29 matinee)

写了2000+字的John马,lof备个份
————————————————————————
LM大概是第21刷的repo
这场完全是计划外的一场,本来的计划是去二刷Bat out of hell的,然而7.28号晚上堵门的时候得知29号两场都是John小马且八月他目前只排了3-5号之后,毅然决然地放弃了Bat跑去买了大悲的站票😂
这次站了Upper,还特地问基友借了个望远镜……个人感觉站着比dress circle舒服,视角也还不错,就是高😂不过高也有好处,我终于看到海鸥E把自己从街垒上搞下来了……
这场是为了John的小马看的,那就先说John的小马好了。小马出场之前的track的话,那个抱重病的芳姐走的小警察,据说之前John没抱起来芳姐,只能扶着她走了?反正这次John特别干净利落地公主抱起了芳姐,为他鼓掌!
Paris Look Down和海鸥E一起亮相,虽然我知道这可能很对不起柯塞特和格朗泰尔,但是我真的要说他俩配一脸[捂脸]这里跑个题夸一下天桥上的那个乞丐女人,一副艳羡和渴求的目光看着两个人,数次想要伸手触碰安灼拉却也数次缩回了手,这个处理真的太喜欢了……不过我看不出这个是谁……
John的小马就……很甜呀,对着爱潘妮也很甜,很能理解爱潘妮会喜欢他,谁不喜欢他呀!但是,我必须要再次怼一下这个爱潘妮了,她推小马的动作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狠了,这是对暗恋的人吗我怀疑小马是她仇人还差不多。
John谈恋爱特别好!就是有点傻,撞到柯塞特之后就傻呆呆地看着人家,也不帮人家捡起篮子……然后他的目光就再也没离开过柯塞特,就算旁边其他的乞丐问他要宣传单问他话啥的,他也就是说几句然后立马把目光重新转向柯塞特了,一个痴汉地特别可爱的小马!所以蒙帕纳斯调戏柯塞特的时候他立马出现并给了蒙帕纳斯一拳,不过之后就比较好玩了,蒙帕纳斯伸拳头威胁他们的时候(对,Ciaran的蒙帕纳斯这里不掏刀的),John也不护在人姑娘前面,就那么很怂地贴着墙壁站在柯塞特旁边[捂脸]
ABC cafe的时候就……其实也觉得和海鸥E特别配总之只要他们站在一起我就觉得特别和谐,Enjoly is real【虽然现在是Enjolrius】John眼睛亮闪闪地跟别人卖柯塞特的安利的时候不知道为啥我满脑子都是滑板车……全程又羞涩又甜蜜的笑,哎呀这个John实在是甜得我牙都要倒啦!
In my life/ A Heart Full of Love特别可爱特别甜!我感觉我第一次看到这么会谈恋爱的小马!一开始特别有见到女神那种羞涩又局促不安的感觉,然后知道柯塞特也喜欢他之后那个如释重负那个开心啊,看他谈恋爱真的我一直在傻笑!这孩子太可爱啦!
ODM的时候,John走到海鸥面前唱“My place is here. ”的时候我满脑子对对对你的位置就是这里就是他身边真的太和谐了😂不过John没有拍海鸥肩欸……
下小雨真的,如果不是另一个实在太糟心……John可以很明显听出来声音有些颤抖,有些慌张害怕的感觉,如果另一个好那么一点真的会是非常棒的下小雨的……很难过了。
街垒其实就还好,比较普通?然后下水道里金毛太厉害了,全程公主抱着他和沙威唱完全程走下舞台,我本来以为是John比泡泡更轻?然后听说后面几天金毛也是这么抱着泡泡唱完的……所以大概只是……金毛健身卓有成效?
空桌椅John贡献了一处忘词[捂脸]不过好在他前几句带点哭腔所以可以脑补成哽咽地唱不下去【】最后拄拐踉跄地走非常逼真!
婚礼和epilogue的John真的完完全全是乖巧.jpg,人家小马都是单膝下跪的,这个宝宝完全是双腿跪下的,和那张乖巧.jpg简直一模一样,最绝的是他这么跪居然还能那么快爬起来,人才啊!
要总结的话,John真的是我看过这么多小马里最甜最会谈恋爱的,很羡慕John的女朋友了!想和John谈恋爱!
说完John说说别的吧……首先海鸥,我现在每到"They will come when we call"心都吊在嗓子眼里怕他破音啊,但他没有一次不唱劈叉的啊……反正我现在看开了,就当收集他不同的破音方式吧[再见]除了这个海鸥现在真的是完全挑不出任何错,虽然JonnyE永远是我心中的白月光No1,但是海鸥差不多能和我几十米粉丝滤镜的Anton并列第二了……海鸥总体是一个偏冷的E,之前说他ODM的时候不会拥抱格朗泰尔只是淡淡的看着他然后转身跑走,现在他DWM也不会主动拥抱格朗泰尔安慰他了,而是等到格朗泰尔一把扎进他的肩膀的时候才迟疑着伸出手抱住他,对我来说比之前的处理更好一些?
虽然说觉得海鸥E偏冷,但其实也能感到他的E的人情味儿,还是DWM的时候最明显。在同伴们唱歌喝酒的时候他会抱着手臂斜倚在街垒上默默地微微笑着看着他们,也会轻轻跟着一起哼唱着转身爬上街垒为之后做准备,甚至会宽慰街垒里的姑娘们……????!!!!天啦安灼拉居然会安慰姑娘!!!!
当然,海鸥倒挂街垒那个瞪着眼睛死不瞑目,那个演法,太过了我受不了了……爆哭,讲道理他的眼睛真的屏蔽光的吗他都不觉得闪得慌哦……
其他人……金毛依然稳步进步中,每次看都比上次更好,金毛真的很厉害!时隔数月再看海胆……hummm,就还是海胆吧。但是很意外,街垒转到安灼拉和小g那边的时候,他会站在街垒上一脸伤痛地看着小g伸出手……就这演法挺罗素克劳的?和给小g戴花差不多的感觉,不大沙威,但就还是挺……戳
【这俩人的stars也一样想让我起身去洗手间。】
差不多就是这样了,我需要吸更多的John马!很需要了!

Exaid - Bat Out of Hell(序章)

发现Intro就直接用Heaven Can Wait不太合适,于是换了个名字重发……

CP暂定是九梦、檀帕,花妮、镜姬可能?

世界观和标题都来自于音乐剧《Bat Out of Hell》

—————————————————————————————————

序章-Nameless Land

城市的中央,高塔巍然耸立。

这座城市本没有名字,却被城中的人们唤作圣都。这座城市位于地平线的尽头,一个任何国家的政府都无法触及的法外之地。城市的建造者即是城市的管理者,亦是圣都中央高塔的建造者和所有者——檀正宗。

没有人知道檀正宗是怎么靠着一己之力建成圣都的。总之,檀正宗成为了这座新建城市的主人和管理者,圣都也逐渐繁荣起来,没人对他有什么意见,直到那天的到来。

ZeroDay.

虽然被这么称呼,但那其实并不只是发生在某一天的事。城里的大人们忽然发现,自己的孩子在到了十八岁之后,就再也不会继续生长了,仿佛被冻结了一般。理所当然的,这引起了极大的恐慌,檀正宗得知之后,也立刻召集了手下的科学家们对这一现象进行研究。

可是没有用,即使是最尖端的科学家,也无法破解出冻结的原理。

大人们害怕了,这其中也包括檀正宗。没有人愿意看到在自己变老的同时,有些人却一直保持着年轻时的样子。

最初只是秘密缉捕,高调的年轻人们被秘密带往檀正宗的监狱里,消失在城市之中。后来缉捕行动愈发明目张胆,在掌握着绝对权力的檀正宗的管理下,没有人能够逃脱。

然而并不是没有人反抗。在自称为“帕拉德”的神秘青年的带领下,年轻人们迅速集结在了一起。The Lost,这是他们给自己取的名字。在圣都的地下,他们建立了属于自己的地下城,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武装力量,他们有了与檀正宗一较高下的希望。

随着时间的流逝,冲突逐渐趋于和平——无论是普通人还是The Lost,终归是希望和平的人多些。檀正宗也不再搜捕The Lost,至少不再光明正大地搜捕。日子仿佛又回归了之前的平静,除了中央高塔里的工作人员,没有人知道中央高塔里永远地少了一个人。

檀黎斗,檀正宗的亲生儿子,在18岁生日之后,被赶出了一直居住的中央高塔,原因很简单:

他的时间被冻结了。

那之后又过了好些年,终于,檀正宗的第二个儿子,檀永梦,也要成年了。

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Exaid】一切结束之后(二)

只有在忙的时候摸鱼才最有效率

cp惯例的九梦和檀帕,以及墨姬(石墨X小姬)未来可能会有可能不会有我也不知道的花镜和妮可/Poppy(斜杠前后无意义)

不管你们怎么想这cp反正我就是要搞事

祝食用愉快?

———————————————————————————————————

说是搞事情,但在这个刚刚建立的新游戏世界里,两人其实也折腾不出什么太大的事情,于是两人眼神一对上,就达成了共识——他们决定先去格拉法特的家里看看。游戏世界地广人稀,在得知可以不用和帕拉德以及檀黎斗身处一个屋檐下之后,格拉法特当即就决定“抛弃”俩人。

“我看够他们整天或真或假你来我往暗流涌动打情骂俏的秀恩爱了,我需要一个人呆着。”格拉法特如是说。

可惜这么简单的愿望,神明都不愿意让它实现。另一个人得知格拉法特想要一个人住之后,不由分说地拎着行李不顾他的反对住进了他的新家。

“说得好像我反对有用似的。”格拉法特无奈地叹了口气,“明明对其他人那么温柔,怎么对上我就那么强势呢!”

百赖小姬,女,镜飞彩的前女友,现与格拉法特“同居”中。

当檀黎斗和帕拉德到达格拉法特的新家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格拉法特站在小姬身后帮小姬梳头发的场景。虽然看上去一脸不情不愿,格拉法特的动作倒是十分轻柔,像是怕弄疼了小姬一般。小姬低着头,任由格拉法特的手在她的发间穿梭,画面一派和谐。

檀黎斗和帕拉德交换了一个充满兴味的眼神,正专注着对付小姬头发的格拉法特忽然觉得后背一凉。匆匆忙忙结束了手上的动作,格拉法特才不满地看向两人。

“你们来干什么?”格拉法特的语气并不是很好。

“没什么事情,来看看你不行吗?作为曾经的伙伴。”檀黎斗微笑着回答。

“啧,笑得真恶心。”格拉法特皱了皱眉。

“别理他。”小姬站起身来,“他刚刚被飞彩教训了一顿,正气着呢。”

“喂百赖,没必要什么事都说吧!”格拉法特转头,瞪着小姬。

“因为是事实嘛,也没什么不能说的吧。”小姬不甘示弱地瞪了回去。格拉法特撇了撇嘴,却没再反驳。

“你们俩看完了吧?还有什么事情吗?”格拉法特只能将怨气发到檀黎斗和帕拉德的身上。小姬不满地看了他一眼,却也没再说些什么,也许她也在奇怪为何两人会来到这里。

“本来是有的,不过现在也没有了。”帕拉德一下子失去了搞事的兴致,“喂檀,我们走吧。”

“真是意外啊,你也有没兴致的时候。”虽然这么说着,檀黎斗却还是跟着帕拉德离开了,只留下格拉法特和小姬一脸莫名地互相看着。

而在另一边的现实世界,极其少见的,CR的专用办公室里又久违地聚集了包括花家大我在内的三名医生——在事件结束后,大我也重新获得了卫生省颁发的执照,回到了圣都医院放射科。令人意外的是,西马妮可也在。

“这里是CR的办公室,无关人等请出去。”飞彩瞥了妮可一眼,冷淡地说。

“哈?我当然是因为有事情才过来的。”妮可瞪了飞彩一眼,举起了手中的手机。

“Hi~大家好久不见!我是Poppy哟~”妮可的手机屏幕里是大家熟悉的身影,“虽然不知道为什么,Poppy忽然就出现在了妮可的手机里,到底是为什么呢?”

“你那边也这样吗?!”飞彩看到之后,也拿出了自己的手机,默默地按了几下之后展示给大家。

“飞彩,午休了吗?”屏幕里传来温柔的女声。

“小姬小姐?!”永梦有些震惊,然后转头看向飞彩,“所以飞彩先生的手机里是小姬小姐吗?”

“不止。”飞彩有些头疼,“小姬,那家伙呢?”

“飞彩居然想见他?真意外,他在楼上打扫呢,我去叫他。”小姬向楼上走去,手机里的画面也随着她的动作变化着。她推开门,屏幕里赫然出现了一个穿着围裙带着头巾的男人。

“格拉法特?!”大我、妮可和永梦一起冲到了飞彩的手机屏幕前——比起小姬,显然格拉法特在飞彩的手机里这件事更令人震惊,尤其这个格拉法特还一副人妻的打扮。

“你这家伙,怎么突然闯进来?”格拉法特倒是没对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几人表现出什么意外,反而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对着小姬。

“格拉法特!”还没等飞彩生气,小姬已经瞥向了格拉法特,“有什么不满吗?”

“倒也没有什么……”格拉法特撇了撇嘴,把视线转向了飞彩等人,“你们又想干什么?”

屏幕这边的几人已经目瞪口呆了。

“飞彩先生,小姬小姐是这样的人吗?”永梦拉了拉飞彩的袖子,小声问。

“不,小姬是个很温柔体贴的人。”飞彩一口否决了,“不过没想到小姬还有这样一面……”

“啧,女人真可怕。”大我一副心有余悸感同身受的样子。

“大我,你说什么?”妮可的眼刀瞬间飞向大我。

“不,没什么。不过这样说来。”大我急忙转移话题,“Exaid……宝生,你那边也一样吗?”

“确实,研修医,你那边什么情况?”飞彩也看向了永梦。

“明明我已经是正式的儿科医生了……”永梦嘟囔着,拿出自己的手机,“我这边情况似乎比较复杂。”

然而屏幕上回应他的只有九条贵利矢一个人。

“呀,永梦,休息了吗?”贵利矢招了招手,“什么啊,你们也在啊。”

“贵利矢先生?只有你一个人吗?”永梦有些讶异。

“是啊,你觉得我会一直和那两个人待在一起吗?”贵利矢挑了挑眉,“他们大概又不知道跑哪里搞事情去了吧。不过总觉得只要你打开了这个游戏,某个Bugster没过多久就会出现了。”

贵利矢的话音刚落,一个彩色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屏幕里,把贵利矢挤出了画面。

“永梦!你来和我玩了吗?”

“我就说吧?真是的,帕拉德你不要挤我啊!”屏幕里传来了贵利矢的声音,永梦无奈地看着互相想把对方挤出屏幕的两个“人”。

“啊真是受不了了。”妮可一脸鄙夷地看着屏幕,“这两个人是只有六岁吗?”

“从某种层面上说,确实他们俩都只有六岁。”永梦默默地点了点头。

“不过到底为什么他们会突然出现在我们手机里?”飞彩并没有理会屏幕里的混乱。

“如果他们都在的话,那就还差那一个人。”大我看着三台手机里的五个人,“不管怎么想都是那个混蛋的原因吧。”

“怎么了?你们需要神明大人来为你们解答疑虑吗?”在帕拉德和贵利矢的身前,一张脸缓缓从下往上升起,吓得永梦差点摔了手中的手机。

“真是的檀(社长‘先生’),你挡到我了!”然后那张脸又被正在争吵的两个人按了下去。

“总之,按黎斗先生的说法,他制作了这个叫‘Bugster养成计划’的游戏,并且不知道用什么办法让全世界的手机强行自动安装了这个游戏。不过他们似乎是不能再从游戏世界回到现实世界的样子。”永梦叹了口气,将刚刚从檀黎斗那里听来的话告诉众人,“怎么说呢,总觉得跟电子宠物似的。”

“宝生永梦,请不要用电子宠物那种低级的东西来形容我究极的游戏。”永梦手机里的三人似乎终于找到了合适的站立位置。

“嘛,也没什么不好的吧?是吧,永梦。”贵利矢倒是看得很开,他看着永梦忽然坏笑了一下,“喵?”

永梦忽然觉得自己被贵利矢可爱到了。

“欸,九条好过分!”帕拉德有些不满,“永梦不喜欢那样的吧,汪?”

还没等永梦有什么反应,另一个人不高兴了。

“帕拉德,九条就算了,你作为Bugster的尊严呢?”

“怎么了檀,吃醋了吗?”帕拉德显得很高兴,“我也可以叫给你听啊,汪~”

永梦受不了了。永梦关掉了游戏后台并按了锁屏键,然后他想了想,干脆关了机。

“所以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愿意和他们两个住一起了吗?”飞彩的手机屏幕里传来了格拉法特嘲笑的声音,飞彩想了想,也关了机。

“似乎前途多舛呢,是不是,小妮可?”Poppy似乎憋着笑。

“真是的,不要加‘小’啦。”妮可埋怨了一句,然后似乎也笑了,一副想要看热闹的样子,“不过不是挺好的嘛,能看到这群人焦头烂额的样子。”

大我站在一旁,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点了点头——反正他的手机里啥都没有。

永梦看了眼相处良好的女子组,一脸无所谓的大我,以及虽然看似波澜不惊但仔细看却皱着眉头一副头疼样的飞彩,又想到自己手机里的三个人,不由得觉得有些胃疼。

未来的日子还长着呢,是吧?


A little fall of rain-九梦

下雨了。

永梦讨厌下雨天,那会让他想起很多不好的回忆。

贵利矢的死去就是在这样一个下雨天。永梦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一天,瓢泼大雨从天上倒灌下来,疯狂地洒在所有人的身上。他更加不会忘记贵利矢死前的笑容,和他的话语。

“只要你的笑容还在,你就是你。”

所以不管再艰难,永梦也坚持笑着。贵利矢说过喜欢永梦的笑容,所以即使贵利矢死去了,永梦也用他的笑容迎接着之后的每一天。

永梦之后并不是没有去过贵利矢死去的地方。说来也奇怪,明明是水泥铺就的地面,那天之后却萌发了一颗小嫩芽。一开始谁也没注意到——它太不起眼了,一不小心就被人一脚踩了上去。

可那颗小嫩芽的生命力却十分顽强。等到永梦看见它的时候,它已经长了好高,也抽出了好几片叶子,东倒西歪的样子像极了从来也不好好站着的贵利矢。永梦从此多了一个爱好——去找小嫩芽聊天。游戏病的患者每天都在增加,永梦总是积攒了一些压力的,却又不愿意和其他人说,也没有人能够听他说。于是他就把小嫩芽当做贵利矢,跟他聊聊自己的近况。下大雨的时候,永梦甚至还会去为小嫩芽打伞——它太小了,太大的雨水会让它折了茎叶。

贵利矢的回归也是在这样一个大雨的日子。假面骑士库洛诺斯身边站着的,被库洛诺斯称为Lazer Turbo的人,毫无疑问就是曾经的假面骑士Lazer,永梦心心念念的那个骗子法医。

永梦一开始并不相信那是贵利矢。那怎么会是贵利矢呢?贵利矢是立志要消灭所有Bugster的人,又怎么会以Bugster的身份重新回来?可那就是贵利矢。那个阻止永梦为患者进行治疗的,成为了假面骑士库洛诺斯左膀右臂的所谓玩家和Bugster的“管理者”,正是九条贵利矢——没有被威胁,没有被控制,真真切切以自己的意志支持檀正宗的九条贵利矢。

雨下得更大了。永梦忽然想起了那朵小嫩芽,他撑着伞来到那里的时候,却已经有一个人站在了那里。

那是九条贵利矢,穿着黑衣的九条贵利矢。

贵利矢一言不发地站在自己死去的地方,直直地盯着那朵小嫩芽,眼神里满是悲哀。良久,贵利矢忽然笑了——并不是永梦最熟悉的那种温柔而坦诚的笑,而是他仅仅见过一次的,在帕拉德代替了檀黎斗装作Genm粉碎了他对贵利矢的信任的时候的,那个心酸而苦涩的笑。

贵利矢终于看到了永梦。惊讶只是一瞬间的事,贵利矢收回了笑容,永梦却又扬起了笑容。

“贵利矢先生,欢迎回来。”

他说。

虽然我并不知道你的打算,也不知道你的目的,但因为是你,我选择相信。

一点小雨而已,已经不会伤害到我了。

雨中,花朵含苞待放。

今天又是一个雨天。永梦躺在床上,听着窗户外传来淅淅沥沥的雨声。

“怎么了,永梦?”贵利矢感觉到了身边人的不安,“今天不用上班吧?不再睡一会儿吗?”

“贵利矢先生。”永梦翻了个身,仔仔细细地看着贵利矢的脸,“又下雨了。”

“已经没事了,我就在这里。”贵利矢把永梦搂在了怀里,“一直在这里。”

“嗯。”永梦咕哝了一声,环住了贵利矢的腰。

耳边贵利矢的心跳声盖住了窗外惹人厌的雨声。

窗边的花盆里,黄色的小花开得正好。

—————————————————————————————————

A little fall of rain, can hardly hurt me now.

You are here. That's all I need to know.

And you will keep me close. And you will keep me safe.

And rain, will make the flowers grow.


九梦-街垒之上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些什么,已经OOC得没边了……

大概是明天悲惨世界16-17末场导致的抑郁情绪催生了这篇吧……

大概算半个悲惨世界AU,未来被Bugster统治的世界,人类的反抗故事?可能还有点faiz的影子。

警告:几乎全灭。

——————————————————————————————————

一 The Final Battle

“贵利矢先生!”

永梦看见贵利矢从街垒之上坠落。

永梦想伸手去抓住贵利矢,却只抓到了一片衣角。

永梦茫然地看着四周——街垒上已经没剩下几个人了。大我和妮可相拥着,在角落里陷入了永远的沉睡;飞彩前一天的晚上为了救被敌人俘获的小姬出了街垒,早些时候已经被格拉法特在众目睽睽之下处刑;贵利矢刚刚被敌军击中,倒挂在了街垒之外。明日那还在战斗——只有明日那还在战斗。

假野明日那和宝生永梦。这就是这座街垒仅剩的两个“人类”了。

 

二 CR Cafe

“我是宝生永梦,请多指教。”

街角的小咖啡馆里又加入了一个新人。现在是公元3032年,人类沦为了Bugster统治下的二流生物。大部分人类已经忘记了曾经自己的尊严,享受着被Bugster圈养的生活。他们套上了项圈,对着自己的主人摇尾乞怜。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这样。

人类解放党Cabal of Human Rescue,通称CR,以Love& Liberty为口号,在日向的带领下秘密活动着。

“欸,那个Bugster的‘名人’,首领帕拉德的同胞兄弟,你来我们这些下等人聚集的地方是要干什么?政府终于觉得我们这些连圈养价值都没有的下等人碍眼,想要杀死我们了?”贵利矢将视线从手中正在整理的资料上移开,扫了一眼眼前有些拘谨的少年。

“贵利矢,是我带他来的。”日向不满地看了一眼贵利矢,“永梦是个好孩子,和他弟弟不一样。”

“我并没有认为你们是下等人,也并不认为Bugster就高人一等。”永梦直直地看着贵利矢——不知道为什么,他希望得到这个人的认可,“人类和Bugster应该平等地共处——我是这么认为的。我希望看到所有人的笑容,不只是Bugster的,还有人类的。”

贵利矢惊讶地看着永梦,一言不发。他早已不是天真的孩子了,眼前这个少年说的话虽然让他有些意外,但是很抱歉——他一个字都不相信。

说过类似的话的Bugster不止宝生永梦一个,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轻信了Bugster的承诺,淳吾就不会……

 

三 The Second Attack

“弹药还充足吗?”贵利矢从街垒上爬下,问道。

“按现在的情况来看,恐怕撑不过今天中午。”明日那检查着弹药箱,摇摇头。

“是吗……”贵利矢看了看周围,街垒里已经没剩下多少人了,剩下的人也或多或少受了伤。他们看着他,等待着他的下一个指令——除了花家大我。妮可在之前一轮的进攻中被流弹击中,现在已经不省人事。大我正抱着她,亲吻着她的额头,眼中满是愤怒。

“永梦。”贵利矢转头看着一直在他身边的少年,“回去吧,现在回去还来得及。只要你还在,希望就还在。只要你还是你,这个世界就有可能改变。”

“我知道,贵利矢先生,但是让我陪你们到最后吧。”永梦凝视着贵利矢,露出了一个微笑,“我是Bugster啊,没有那么容易死的。”

贵利矢点了点头,不顾周围的人吻了上去。

“最后一次了。”贵利矢凑到永梦耳边悄悄地说,“人类的命运,就交给你了。”

进攻又开始了,贵利矢和永梦交换了最后一个笑和亲吻,返回了战场。

 

四 The Confrontation

“贵……贵利矢先生。”永梦好不容易摆脱了身后的追兵,气喘吁吁地赶到了事先约好的集合地点,“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只要能帮助你们,我什么都可以做。’这话不是你说的吗?”贵利矢一点道歉的意思都没有,“多谢了,替我引开了那些Bugster,让我顺利拿到了需要的资料。如果按原计划,让你跟着我的话,肯定拿不到吧,从各种意义上来说。”

“太过分了,贵利矢先生!”永梦有些生气,“上次在日向先生面前,贵利矢先生不是说要信任我的吗?”

“我说过吗?”贵利矢做出一副冥思苦想的样子,“那就是骗你的。不要随便相信别人比较好哦,名人。”贵利矢用手中的资料拍了永梦一下,就转身离开了,只留下永梦一个人,有些悲哀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

 

五 Drink with me

“你在这里啊,永梦。”贵利矢走到永梦的身边,递出了手中的酒瓶,“喝一杯吗?”

“谢谢,贵利矢先生。”永梦接过贵利矢手中的酒瓶,对着口直接喝了一口。

“明天这个时候我大概已经死了吧。”贵利矢在永梦身边坐下,接下永梦手中的酒瓶喝了一口,“追求自由还真是难啊。人类安于现状,也害怕未知。其实早就知道这次起义不会成功的,为什么还是这么做了呢……”

“贵利矢先生……”永梦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因为贵利矢先生还是相信人类会觉醒啊。”

“也许还真是这样。”贵利矢忽然有些羞涩地笑了,“虽然我自己是觉得人类毫无希望啦,不过既然日向老师都把这个重担交给我了,不做也不行。在老师心里,我大概还是五年前那个天真的对世界抱有希望的傻小子。”

“其实现在也是嘛。”永梦握住了贵利矢的手,“在我心中,贵利矢先生非常温柔,虽然看上去总是漫不经心的,也总是说什么不相信人类,但其实还是想要相信的嘛,不然当时也不会那么轻易就相信我了吧。”

“那也不算轻易相信你吧,我可是考验了你好几次的。”贵利矢拍了下永梦的头,“不过你这么说的话,我这五年不是毫无进步嘛!”

“因为温柔就是贵利矢最大的优点和武器嘛。”永梦毫不犹豫地夸奖道。

“那还真是多谢了。”贵利矢牵起永梦的手,放到嘴边亲吻了一下,“走吧,回大家那里去。”

“嗯!”永梦也站起了身。

“各位!”贵利矢举起了手中的酒,“与我同饮!”

致过去的岁月。

 

六 A Heart Full of Love

“这次多谢了,名人。不,永梦。”贵利矢对着永梦伸出了手。

“贵利矢先生!”永梦有些惊讶,但还是马上握住了贵利矢伸出的手。

两个人相视一笑,有什么东西从此就不一样了。

 

七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日向老师(先生)!”永梦和贵利矢一起扑到了日向的身边。

“我已经老了。”日向看着手紧紧相握的两个人,“看来以后要看你们年轻人的了。”

永梦和贵利矢对视了一眼,有点尴尬地放开了手。

日向微微笑了下,又将两人的手放在了一起。

“没什么好害怕的。人类也好,Bugster也好,没什么区别,都是拥有感情的生物。这也是我一直想让你们知道的。记住了,爱与自由。”说完,日向就咽了气。

“日向老师……”贵利矢低下了头,永梦的眼中也有泪花打转。

“永梦,是时候了。”贵利矢抬起了头,坚定地看向永梦。永梦点点头。

红旗飞扬在街垒之上。

 

八 Empty Chairs at Empty Tables

战争结束了。

帕拉德并没有难为永梦,永梦却拒绝了他的帮助,和明日那一起默默地将伙伴们排成一排。

九条贵利矢。花家大我。西马妮可。镜飞彩。百赖小姬。

还有许许多多他或许见过,却叫不出名字的志愿者们。

永梦和明日那将他们火化之后,将骨灰洒向了天空,随风飘走。

他们自由了。

永梦回到那个街角的小咖啡馆,依然是熟悉的地方,熟悉的摆设,熟悉的人却再也不在了。

 

九 Epilogue

永梦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深呼吸了一口气,推开了眼前的门。

闪光灯一片,晃得他有些难受。一片白色的光芒之后,他看见他的伙伴们在对着他微笑。

永梦也笑了。


九梦-水晶球里的未来

“预测,是指预先推测。生活充满变数,有的人乐于接受对生活的预测,有的人则不以为然。”

盲狙了写上海卷高考作文题的九梦……于是来交卷了

感觉是个偏题的零分作文,预言和预测还是有些区别的吧……然而说到预测,我贫瘠的想象力只能想到什么天气预报预测员宝生永梦和第4号台风九条贵利矢的爱恨情仇啥的……于是就还是按预言写的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求求你们了来评论找我好吗!

以下正文

—————————————————————————————————

水晶球里的未来

九条贵利矢是个预言家,字面意义上的。

九条家历来就有通过媒介预知未来的本领,作为九条家的独子,贵利矢也不例外。不过比起九条家的其他人,贵利矢的能力却似乎先天性的不足。“被诅咒的预言家”——人们这么称呼他。

“相比较九条家的长辈来说,贵利矢先生的预言真的不太准呢。”人们这么传言,久而久之,没有人再相信贵利矢的预言。

事情的转机出现在贵利矢22岁那一年,贵利矢成功预言到了自己的好友蓝原淳吾的死亡。自那之后,贵利矢说出的预言也越来越准确,人们也逐渐改变了对他的看法。

“贵利矢先生不愧是九条家的人,预言果然很准呢!”现在,人们这么说着,贵利矢也不再是“被诅咒的预言家”,而成为了“被神恩赐的预言家”。

宝生永梦是在贵利矢27岁那年遇见他的,那时的贵利矢已经是名声大噪的预言家了。虽说如此,但是永梦看见他的时候,他正狼狈地被几个黑衣男人拎在手里一顿胖揍。

“放开他,我已经叫了警察了。”永梦鼓起勇气上前,对着黑衣男人晃了晃手中的手机,“你们也不想惹麻烦吧?”

几个黑衣男人互相对视了一眼,点点头,放开了手里的贵利矢。

“以后小心点。”领头的那个恶狠狠地丢了一句话,就离开了。

“真是帮大忙了。”贵利矢无所谓地整了整身上的衣服,“啊,都蹭坏了。真是的,这衣服很贵的!”

“那个,你没事吧?”永梦小心翼翼地问,“你好像受伤了。”

“这点伤,小事啦。”贵利矢依然在心疼他的衣服,冲着永梦随意地摆摆手。

“那个,如果不嫌弃的话,我帮你处理一下伤口吧?我是个医生。嗯……虽然还只是实习医生而已。”永梦想了想,“刚好我家就在附近,碘酒什么的还是有的。”

“那还真是多谢了。”贵利矢惊讶地抬起头,仔细看了看眼前稚气未脱的男孩,“嗯……”

“永梦,宝生永梦。”

“诶,你就是附近的那个名人啊,据说很喜欢打抱不平的。我,九条贵利矢。”贵利矢凑上去搭上了永梦的肩,“麻烦你带路了,名人。”

永梦挣扎了两下没挣脱开,就由着贵利矢这么勾着他了。永梦的家离得并不远,大概十分钟不到,贵利矢就坐在了永梦家中客厅里的沙发上,而永梦拿出了家中备着的医药箱,坐在贵利矢的旁边帮他上药,神情非常专注。虽然还是个实习医生,但是永梦的手法却十分温柔娴熟,没过多久,贵利矢的伤就已经全部处理完毕了。

“还好只是一些皮肉伤,没有伤及骨头。”永梦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道,“不过希望您这几天还是要好好养伤。”

“好,好。”贵利矢看着手上的伤口,漫不经心地答应着,然后忽然想起了什么一般抬头看着永梦,“作为你救了我的回报,你有什么想知道的事情吗?我帮你预测一下。今天是特殊服务,不收你钱哦~”

话说出去,贵利矢却没得到预料中的反应。看着永梦依然一脸茫然的神情,贵利矢这次是真的惊讶了。

“不会吧,我以为我还是挺有名的。你不会是真的不知道我吧?”永梦摇了摇头,贵利矢忽然感到有些挫败,“我,九条贵利矢,还是一个挺有名的预言家来着。”

“原来是这样!”永梦恍然大悟,“不过我也没什么想要预测的。生活中有未知才比较有趣吧?”说着这句话的永梦眼睛里充满了斗志和野心,嘴角也挂上了一抹和之前完全不同的笑。

“要是所有人都像你这么想我可要失业了。”贵利矢不以为然地笑了笑,打开了随身的包挑选起了媒介,“唔果然还是水晶球吧,感觉名人你和水晶还挺像的。让我来看看,你的未来是……”

念了一长串稀奇古怪的咒语后,贵利矢看着水晶球里的画面沉默了。他看了看永梦,又看了看水晶球,然后又抬头看了看永梦,眼神十分复杂。

“怎么了?”永梦这下有点好奇了,“我的未来那么糟糕吗?”

“就普通吧,普通。也没什么波澜,幸福地结婚,有了自己的家庭。骗你的。”贵利矢忽然笑了。

“诶?是骗我的吗?我的未来果然很糟糕吗?”永梦瞪大了眼睛,然后叹了一口气,“果然啊,我一直都挺倒霉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名人还真是有趣。”贵利矢看着永梦,大笑了起来,“放心吧,说骗你才是骗你的。我不会对名人说谎的。”

“不过名人的未来到底怎么样……既然名人觉得未知比较有趣,那还是等名人自己发现吧。”

说完,贵利矢就匆匆忙忙地离开了。

“贵利矢先生,真是奇怪的人。”永梦这样想着。

宝生永梦和九条贵利矢的第二次见面就在一天之后。永梦如往常一样下了班走出医院大门,却意外地看见了斜靠在摩托上的贵利矢。看到永梦之后,贵利矢冲着他笑着招了招手。

“贵利矢先生是来找我的吗?”永梦快步走到贵利矢的面前。

“算是吧,我来接你下班。”贵利矢递过一个头盔,“你昨天帮了我也算是得罪了那些人了,估计他们也回来找你麻烦。在风头过了之前我会每天来接你的,对了我今天想吃意大利面,一起吗?也要到晚饭的时间了。”

“贵利矢先生到底是为什么会得罪那么危险的人啊……”永梦犹豫了一下,接过了头盔,跨上了贵利矢的摩托车。

“我不记得我做了什么得罪他们的事呢……”贵利矢也戴上了头盔,“名人,抓紧了!”

还没等永梦问要抓紧哪里,贵利矢就发动了摩托车。永梦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紧紧搂住了贵利矢的腰。贵利矢的嘴角弯了弯,加速向目的地驶去。

“名人真是像小姑娘一样呢。”一停下车,贵利矢就对着永梦挑了挑眉,“搂得那么紧。”

“对……对不起……”永梦抓了抓头,“我是第一次坐摩托车,没想到会这么快……”

“也没必要道歉吧?”贵利矢有些哭笑不得,“不过名人这点还是挺可爱的,我挺中意的。”

永梦刚想说些什么,却被餐厅的服务员打断了。

“您好,请问几位?”

“啊,就我和他两个人。”贵利矢指了指自己和永梦,“还有位置的吧?”

“是的,里面请。”

餐厅的环境很好,昏黄的灯光,舒缓的音乐。服务员带着两人走到了一个区域停下,让两人落座。永梦有些尴尬,周围坐着的都是一对对的情侣,桌子上也配合地摆着心形的蜡烛。

“周围好像都是约会的情侣呢,我们好像有点格格不入。”为了缓解尴尬,永梦决定说些什么。

“从广义上来说,我们这也算是约会吧?名人你看菜单,想吃些什么?今天我请客,算是答谢你昨天的救命之恩。”贵利矢把菜单往永梦那儿推了推,永梦发现自己更尴尬了,他只能埋头盯着菜单。

点完菜后,气氛又陷入了一片沉默。仿佛是终于发现了永梦的尴尬,贵利矢主动找起了话题,和永梦聊起了天,没再提“约会”之类的话。永梦偷偷松了一口气。贵利矢是个很会聊天的人,在他的引领下,永梦也终于放松了下来。两人之间的气氛很好,虽然是才刚刚认识一天的陌生人,但是永梦却有种两人已经认识了很久的默契。

之后的几天也是如此,两人迅速地熟络了起来。永梦偶尔也郁闷地会向贵利矢吐槽医院里的遇到的那些奇怪的病人,却也会在下一秒恢复干劲,充满希望地表示他的愿望是让所有的病人都能够恢复笑容。永梦有时候也会好奇贵利矢工作上的事情,却几次都被贵利矢搪塞了过去。永梦也不在意,预言家的工作多多少少都会涉及到客人的隐私,也许不能多说吧,他这么想着。

永梦开始期待起了和贵利矢的见面。

永梦觉得,自己可能喜欢上了贵利矢。

而那一天却突如其来地来到了。

那是永梦和贵利矢认识三个月后。贵利矢虽然不再像最开始那样每天都到医院接他,但每周也会找各种各样的理由把永梦叫走一起吃饭聊天。那天晚饭后,两人像往常一样走在回永梦家的路上的时候,一群黑衣人站在了他们面前。

黑衣人的中间,是一个穿着西装的青年。

“又是你啊,社长先生。”贵利矢皱了皱眉,“我都说了好几次了吧?我没有骗你。”

“没有骗我?”那人冷笑了一声,“‘你的投资会遇到意想不到的结果,身家也会继续上涨’,你是这么说的吧?事实呢?你说。”那人指了指右手边的黑衣人。

“社长的投资失败了,幸好社长厉害,不然我们这次要亏惨了。”黑衣人结果了那人的话茬。

“所以,你的投资遇到了意想不到的结果,你的身家也因为这次处理得当而上涨了,我说的有什么问题吗?”贵利矢嘲讽地笑笑。

“强词夺理!”黑衣人怒目而视。

“我们也不为难无辜的人。那边的,你先走吧。”那人看向了永梦,“不过小心点你旁边的这人,九条贵利矢可是著名的骗子预言家,借着九条家的声望,专门用模棱两可的预言骗钱,你可别被他骗了人又骗了心。”

“真的吗,贵利矢先生?”永梦有些难以置信,“只要你说不是,我就相信你!贵利矢先生不是这样的人吧?”

贵利矢看着永梦,张了张口想要辩解,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贵利矢先生明明说过不会对我说谎的……”永梦看着贵利矢,贵利矢却转过了身去,“贵利矢先生的事情,我什么都不知道……真正的你,到底在哪里呢?”

贵利矢忽然又笑了起来,只是永梦却觉得,这笑里面带着一点心酸。

“名人真是天真啊,对还是陌生人的我都那么信任。稍微学着怀疑一下别人吧,不然的话会在意外的地方摔跟头的。”

“至于你……所谓预言不就是这种模棱两可的东西嘛,最后结果好不就好了。我也不过是说出顾客希望听到的事情而已,会被这种东西欺骗是你们自己的问题吧?”

……

之后发生了什么,永梦都不知道了。他的生活又回到了遇见贵利矢之前,看起来是这样。但是那天,贵利矢那个带着苦涩的笑声却一直在永梦心中回响。永梦之后也上网查过贵利矢,大多数都是带着“被神恩赐的预言家”的光环,备受人们推崇,但也有少许几个论坛里也提到过贵利矢所谓“模棱两可的预言”,却被其他人反驳了回去。越看这些关于贵利矢的消息,永梦心中那个贵利矢的形象越发地模糊不清,但两人相处那几个月的回忆却也越发清晰。

两周之后,永梦在论坛里看到了一个新的帖子,天才预言家九条贵利矢要离开这个城市。

同一天,永梦也终于下定了决心。

于是实习以来从未迟到早退的宝生医生第一次请了假,也第一次来到了贵利矢的工作室。

“下一位想要预言的是……九条永梦?诶?”贵利矢看着申请表上的名字,再看了看面前坐着的永梦,彻底惊讶了。

“贵利矢先生,能请你帮我预言一下我的恋情吗?我和贵利矢先生的未来会怎么样呢?”不顾贵利矢的惊讶,永梦直接了当地说出了自己的目的,“贵利矢先生不信任我,所以什么都不告诉我,我很生气。但我还是喜欢贵利矢先生,希望贵利矢先生能够告诉我真相。”

“永梦……”贵利矢难得露出了一个不知所措的表情,“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吗?”

“我非常清楚。”永梦很坚定,“不管贵利矢先生是什么样的人,我都会接受的。我和贵利矢先生相处的这几个月里,贵利矢先生一直都非常照顾我,我认为贵利矢先生是个温柔的人,这是不可能假装的。虽然贵利矢先生让我试着怀疑一下别人,但我还是想要相信贵利矢先生。”

“永梦,你真是……”贵利矢无奈地笑了,“好吧,既然你想知道的话……”

贵利矢的故事并不复杂。作为九条家的独子,他从小就有着极高的预言天分,从来不曾出错。那个时候的贵利矢看到什么就说什么,可是别人却从来不相信他。

“人们总是只愿意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贵利矢苦笑了一下,“所以我看到的那些不好的事情,他们从来都觉得是我看错了。”

“被诅咒的预言家”这一个称号就是因为这个被传开的。没有人愿意相信说真话的贵利矢,除了他最好的朋友,蓝原淳吾。

“但是淳吾却因为我的预言死去了。我看到他会因为某种疾病而死去,却没办法看到更多的。我……把这个预言告诉了淳吾,却让他因此患上了抑郁症自杀了。真相有的时候是会扰乱他人的人生的啊……”

从那天之后,贵利矢再也不把自己看到的悲剧告诉别人,只告诉别人他们想要看到的未来。

“真是讽刺,从那之后人们却觉得我的预言准确了。我也逐渐习惯说些这样模棱两可的话了,只是隐瞒的话,也算不上欺骗吧。”

永梦忽然握住了贵利矢的手。

“怎么了,永梦?”

“果然贵利矢先生不是那样的人。”永梦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相信贵利矢先生真是太好了。”

贵利矢把手从永梦的手中抽出,在永梦还没来得及失望的时候,又紧紧地握了上去。

“那天在你家的时候,我在水晶球里看到的你的未来里……有我,所以我才找借口接近你。但是其实,说不定在那之前,你救了作为陌生人的我的时候,我说不定就已经喜欢你了。”

“贵利矢先生……”明明是先告白的一方,在听到贵利矢这么说的时候,永梦却还是有些羞涩地红了脸,“以后不管是好的事情,还是坏的事情,我都陪着贵利矢先生。”

桌子上的水晶球里,倒映出了两个人亲吻的画面。而水晶球里,九条贵利矢和宝生永梦手拉着手,向未来走去。

 

(完)


小剧场

永梦:“贵利矢先生,那天我走了之后那个社长先生没把你怎么样吧?”

贵利矢:“社长先生……?啊,他被他家大型犬拖走去玩了。”

永梦:“大型犬?”

贵利矢:“对啊,一头卷毛的187的爱玩的大型犬。明明投资失败是因为被大型犬压着按错了一个键输错了数字,结果还怪在我头上,真是让人不爽的家伙。”

永梦:“……意外的宠着自己宠物呢,那个社长先生。”

【Exaid】一切结束之后(一)

不想写论文,于是来摸鱼。

原作世界观,故事结束之后的事情。

私设大概是所有消失的人从此生活在游戏世界,通过手游和活着的人见面?电子宠物一样的感觉……

氪金就是用来抽衣服抽家具这样。

cp惯例的九梦和檀帕,

OOC是我的锅,不介意的话请食用~

—————————————————————————————————

医生和Bugster Virus的斗争终于以医生的胜利而告终,然而死去的人终究是回不来了。

回不来了?

“下一个病人……九条贵利矢,六岁?欸,贵利矢先生?”

宝生永梦看着电脑屏幕上笑容灿烂地向他挥手的九条贵利矢,震惊地站了起来——“砰”地一声巨响:是永梦的膝盖撞到桌子的声音。

“好痛!”永梦抱着膝盖发出一阵痛呼,然后因为重心不稳摔倒在了地上。

“真是的,看到我那么激动吗?”贵利矢无奈地扶着额头,“我说你现在也是名正式的儿科医生了吧,怎么还是这么毛毛躁躁的。”

“不是这个问题吧?”永梦站起身来冲到桌前,紧紧盯着电脑屏幕,“为什么贵利矢先生还活着?而且还在我的电脑里?”

“永梦不希望我活着?真伤心啊……”贵利矢露出一副难过的样子,用手抹了抹并不存在的眼泪。

“不是的!”永梦连忙大声反驳,“我只是太惊喜了,所以……”

“骗你的~”贵利矢忽然笑出了声,“放心吧永梦,我还不至于因为这点事情难过。”

“贵利矢先生真是的……”永梦佯怒。不过几秒之后,他就放弃了一般叹了口气,“不过总觉得,这样才是贵利矢先生。”

“哟,说得不错。不愧是名人。”贵利矢在屏幕里面冲着永梦眨了眨眼。

“不过,到底为什么贵利矢先生会出现在我的电脑屏幕里?我记得那个时候,贵利矢先生确实消失了……”

“这个问题你就得问那个家伙了。”贵利矢耸耸肩。

“那个家伙?”永梦有些不解,“难道你是说!”

“哦?看来你们需要我呢。”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随后贵利矢的身旁随着马赛克的不断出现组成了一个穿着西装的人影。

是檀黎斗。

“果然是你!”永梦条件反射地就要去摸旁边的腰带,却忽然意识到自己没法对屏幕当中的人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不要这么紧张嘛,宝生永梦。”檀黎斗又露出了自己那个标志性的假笑,“游戏世界和现实世界的链接已经断了,就算是我也不可能回来了,安心吧。”

“差不多就是这么回事,没有肉体也没办法回到现实世界,总之和死了也差不多吧。”贵利矢跟着补充。

“与其说是死了……不如说是永生啊,以数据的形式!”檀黎斗捂住头,开始猖狂地大笑起来。

“算了,这人没救了。就算变成数据还是一样让人恶心。”贵利矢摊手,对着永梦摇了摇头,“不过永梦,以后我们大概就以这种方式跟着你了。再一次,请多指教了~”

“我说你们,不要忘记我啊。”帕拉德忽然出现,挤到了檀黎斗和贵利矢的中间,“永梦,以后可以一直一起玩了~我好开心!”

“连帕拉德也……”永梦觉得这一天用完了他之后一年的惊讶和无奈,“所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一定要知道吗,明明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帕拉德嘴角的笑容消失了,“檀,你快点给他解释一下。不要耽误我和永梦玩啊。”

“真是没办法呢。这一切,都是因为我作为神的才能啊!”

这人又来了……从帕拉德和贵利矢的眼中,永梦看到了和自己一样的无奈。

“这才是我制作的最后的终极的游戏——Bugster养成计划!我创造了这个世界,所有死去的人类和Bugster在这里复活,和在现实世界一样生活,可以说是终极的完美的养成游戏!现在,全日本……不,全世界的手机都自动安装了本游戏的APP,所有人都是玩家,我的才能终于能被全世界认可了!”

“这根本就是强买强卖吧……”永梦默默吐槽,屏幕里的贵利矢也跟着点了点头。

“解释完了吧,檀?永梦,现在可以和我玩了吧!”之前一直低头玩着衣服上的充电线的帕拉德开心地抬起了头。

“不行,现在还是工作中,我还有患者要治疗。请你们不要打扰我。”永梦毫不客气地关掉了游戏窗口,“下一位患者……”

“永梦也成长了啊。”游戏世界里的贵利矢看到消失在面前的永梦忽然有些感慨——和现实世界的人需要借助屏幕才能看到他们不同,对于游戏世界的人来说,打开游戏的人会直接出现在他们面前。

“我说社长‘先生’,你是不是有好多事情忘记告诉永梦了?”贵利矢忽然响起了什么,“氪金系统什么的。”

“不用着急。”檀黎斗微微笑了下,“他以后会慢慢知道的。”

“也是,毕竟是永梦。”贵利矢说着,摆了摆手,“你们俩慢慢玩,我可不想看到你们俩。先走了。”

“……他这么说。所以,跟我一起玩两圈?”檀黎斗看着身边因为永梦拒绝陪他玩耍而嘟着嘴闹脾气的帕拉德。

“求之不得。”

两个人的眼中,闪着名为“搞事情”的光芒。

 


【Ex-aid偶像AU】Chrono Resonance 第一章(二)

 花家大我本以为以三人的水平,实现他的野心拿到Dream Award的最佳偶像组合奖根本就是囊中取物的事情——虽然口头上不说,但对另外两人的实力,大我多多少少还是认同的——然而他的信心只持续到了第二天的早上。确切的说,是在舞台课程开始之前,总计24小时还不到。

  “1,2,3,4”幻梦的舞蹈老师Rui打着节拍,花家大我的心中也跟着默默地数着,还没数到8,只听“咚”地一声,老师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停下了动作。从镜面的反射中,花家大我再次看到了永梦摔倒在地的滑稽姿势。

  是的,再一次。可是,这也不能怪我啊,永梦趴在地上委屈地想。他从小运动神经就不发达,就如同某些恋爱游戏中的女主一样,普通地走在路上都可能左脚拌右脚导致摔上一跤,更别说跳舞了。

  “对不起……”永梦爬起来,对着Rui、大我和飞彩鞠了个躬。

  “真是无用的新人。”飞彩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喂,宝生永梦,你认真的吗?”大我直接走上去拽住了永梦的领口,“你这样别说拿最佳组合奖了,连出道都成问题不是吗!”

  “对……对不起……”永梦有些丧气。

  “别这样,花家君。”Rui有些看不过去了,走上前拂下了大我的手,“宝生君不用太在意,虽然你的肢体有一些不协调,但是并不是没有改善的可能。不过,为了整体的进度和平衡,能请你先暂时坐在旁边看着吗?我之后会去申请给你单独加课和训练的。”

  “对不起……”永梦乖乖地走到墙边坐下,抱着膝盖垂下头。

  “花家君,镜君,别看那边了。”Rui看着那两个明明很关心永梦却偏偏作出一副事不关己的人,感到有些无奈,“关心的话就好好说出来嘛。”

  “谁关心他了!”又是异口同声的两个人。

  “这个组合的傲娇比例是不是高了点。”Rui嘟囔了一声,“好了休息就到此为止吧。至少你们两个先把舞练好,开始吧。”

  喊节拍的声音重新在教室里响起,永梦没办法参与他们的练习,只能坐在一边看着他们的动作,并努力记忆下来。虽然永梦不擅长跳舞,但好在记忆不错,看着三人的动作,也能记住大半。然而跳舞这事儿,并不是能记住动作就行了的。只能多练习了吧,永梦这样想着,不努力不行。

  下午的声乐课和晚上的演技课程都非常顺利,也少许冲淡了些永梦的郁结。回到房间后,永梦收到了明日那发来的新课程安排——他的声乐课程缩短,缩短的时间全部被加到了舞蹈课程上。永梦无力得瘫倒在床上,抓起身边的手机。

  “我还真是没用啊,跳舞什么的完全不行。”编辑好了短信,仔细看了一遍后,永梦按下了发送键,随后就把手机扔在了一旁。那家伙工作应该很忙吧,估计没空理我。永梦想,然后用手捂住了脸叹了一口气。

  出乎他的意料,没过多久,身边就传来了手机振动的声响。永梦翻了个身,拿起手机。

  “不要丧气嘛,永梦的话肯定没问题的。想到以后又能和永梦一起玩了,心里就觉得好雀跃啊。”

  说的也是。永梦坐起了身,在这里暗自菲薄什么都没法改变。

  “我的命运,由我自己来改变。”

  听到隔壁屋传来出门的声音,大我偷偷将门打开了一条缝,却只看见了永梦离去的背影。

  “这家伙到底想做什么?”大我想了想,走出房门,却看见了永梦房间的另一边的房间里走出来的飞彩。

  “小少爷还真是关心那个新人呢。”楞了一下,大我还是忍不住开腔嘲讽道。

  “你不也一样。”飞彩瞥了他一眼,“不跟上的话可就连影子都没了。”没等大我回复,飞彩就追着永梦刚刚走的路跟了上去。

  “哼。”轻嗤了一声,大我也跟了上去。

  永梦的目的地是位于宿舍十层的训练室。现在已是深夜,训练室里空无一人。永梦对着镜子,跟着记忆中的步伐跳了起来——然后不出意外地又摔了。不过永梦并没有放弃,他站起身来,又从刚刚断了的地方重新开始。这次坚持的时间比上次长了不少,虽然还是摔倒了。

  “果然还是不行吗。”永梦双手撑在身后,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正当他重振旗鼓准备站起来继续的时候,他看到一只手伸到了他的面前。再抬头一看——

  是花家大我。

  “啊,谢谢。为什么大我先生会在这里?”永梦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握着大我的手站了起来。

  “你刚刚的步法不对,右脚踏到左边之后不要急着转圈,先把身体向左拧一点。还有之前的动作也完全不对。总的来说,完全不行。”大我抱臂而立,完全忽视了永梦的问题。

  “大我先生是在指导我吗?”永梦有些讶异,也有些兴奋。

  大我却仍然没有理会永梦的问题。

  “虽然那边的小少爷也不行,但比你还是好上不少。”

  顺着大我的眼光望过去,永梦看见了靠在门上的飞彩。虽然脸上是一如既往的冷漠,但永梦却忽然觉得看到了一分尴尬。

  “连飞彩先生也?”

  “不要误会了,新人。我并没有在担心你。”飞彩关上门,走到永梦身前站定,“只是……”

  “只是担心你给我们组合拖后腿,是吗?”大我接过了飞彩的话,引来了飞彩气愤的瞪眼,“这一点我也一样。虽然不怎么愿意,但我们是组合,不能接受你这样的短板。”

  “所以飞彩先生和大我先生愿意陪我一起练习是吗?”永梦决定无视两人的恶言,“那请多指教!我一定会努力的!”

  永梦又笑了,伸出手握拳,亮晶晶的眼睛充满希望地看着两个人。

  飞彩看着永梦的眼睛,又低头看了看永梦的手,轻笑一声握拳碰了上去。大我看了看两人,不甘心地也握拳碰了上去。

  “不是陪你练习,是指导。”虽然碰了拳,大我的嘴上却依然不愿意认输。

  爸爸,妈妈,小光。永梦心想,和队友相处,也许也没有我想象的那么难。

  三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在Rui、大我和飞彩的帮助下,永梦的舞蹈得到了飞跃性的进步——虽然偶尔还是会摔,但没有最开始那么频繁了。

  PseudoGyration的节目录制日到了。明日那早早就带着三人赶到了录制现场。Pseudo Gyration的两人还没有到,和工作人员分别问候和寒暄之后,明日那就带着三人前往了化妆室内,由化妆师给他们上妆。

  这是ChronoResonance的第一次登场,四人都非常重视。永梦的双手紧紧交握在一起,不停地做着深呼吸。一边的飞彩和大我相比起来都要淡定地多,甚至还有空继续斗嘴。

  “小少爷,你可别怯场了啊。”大我一边玩弄着自己的斗篷,一边不忘嘲讽飞彩。

  “这话你还是对自己说吧,半吊子。”飞彩不甘示弱地回嘴。

  “唉,和平时完全一样。”永梦叹了口气。不过托他们俩的福,永梦心中紧张的情绪缓解了不少。

  “啊,不好,忘记了!”正在这时,明日那却忽然想起什么一样跳了起来,“社长说让你们想个代表组合的宣传语的!完全忘记跟你们说了……”

  “欸?!现在才想起来?!”三人都吓了一跳。

  “不过要说宣传语,是什么?”永梦看了看大我和飞彩,不解的问。

  “就是那个啦,现在的偶像组合不是一般都会有自己的宣传语嘛!最近的偶像组合里很流行的!比如什么‘将kiss传达到银河的尽头,MARGINAL#○!’啦,‘从早到晚,Love to You,○AGRANGE ○oint’啦之类的。”明日那有些着急,“所以社长才说要你们也想一个的……”

  “现在想吗?”永梦也有些着急了,“根本做不到的吧?”

  “确实。”大我似乎也同意这个观点。

  “没什么做不到的。”飞彩冷淡地扫了他们一眼,“‘让音乐的共鸣冲破时间,Chrono Resonance!’这样的就行了吧。”

  “不……不愧是飞彩先生。”明日那呆住了,“在短短几秒的时间就想好了那~么贴切的宣传语。”

  “好厉害!”永梦的眼神中透露着崇拜。

  “没想到小少爷也有点水平。不过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大我依然是那个大我。

  “哼。”飞彩冷哼了一声,却抑制不住地微微上扬了嘴角。

  “永~~~~~~梦~~~~~~~”门口传来了声音,随后一个黑色的高大的人影扑进了永梦的怀里,然后抬起头仰着脸看着永梦,“好久不见!和我一起来玩嘛!”

  “小光……放开我啦。”永梦看着周围人的眼神一脸欲哭无泪,拽着那人就往身下拉,“社长先生不是说不能和我那么亲密吗。”

  “欸,那个社长大人吗,谁管他啦。”被称为小光的少年一脸委屈,“难得和永梦见面了。”

  “帕拉德?”门口另一个男子叹了口气,上前把少年拽了回来,“抱歉,我家孩子不大懂事……”本来道着歉的格拉法特看到大我和飞彩,楞了一下,语气忽然就变了。

  “原来是你们。”

  飞彩抬了抬眼,就当是打了招呼。倒是大我有些疑惑。

  “你这家伙,认识我吗?”

  格拉法特怒目而视,却什么都没说。

  “PseudoGyration的两位,请问你们在哪里?录制快开始了,请你们前往录制厅可以吗?Pseudo Gyration的两位?”化妆间外传来了工作人员的声音,打破了室内微妙的气氛。

  “走了,帕拉德。”格拉法特收回了看着大我的视线,叫着自己一心一意围着永梦的不省心的搭档。

  “真是没办法呢。等录制结束了一起玩吧,永梦。”帕拉德撇了撇嘴,和格拉法特一起走出了化妆室。

  “怎么回事?我觉得我看了好~大一场大戏?”首先反映过来的是明日那,“谁能给我解释一下?”

  “抱歉,一直瞒着。”永梦有些不好意思,“帕拉德其实是我的双胞胎弟弟宝生光(Raito)。之前社长先生让我保密的,对不起啦。”

  “你们两个人还真是完全不一样。”飞彩说,大我默默地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尤其是运动神经,帕拉德是以舞蹈动作的华丽优雅著称的吧?”

  “是……是呢,之前我们的父母也说过,是不是我的运动神经都给小光了。”永梦有些挫败。

  “那么,永梦这边的问题已经明白了。格拉法特又是怎么回事?”明日那点了点头,又把话题转向了另外两个人。

  “谁知道啊,之前没见过这个人。”大我一脸暴躁。

  “他是我高中女友的哥哥。”飞彩虽然一脸平静,但却语出惊人,“百赖绮罗(Kira),跟我见过几面。好像对我很不满。”

  “怎么说呢,有种不知道该吐槽哪里的感觉……”永梦默默地吐槽,明日那跟着默默地点头,两人对视了一眼,仿佛有什么东西忽然相通了。

  “怎么样都无所谓吧?现在他们只是我们的前辈以及对手而已。”飞彩依旧淡定。

  “也……也是呢。”明日那推了推鼻梁上并不存在的眼镜,“总之接下来的录制,加油吧!来,一起来说出你们的宣传语。”

  三人对视着,眼睛里充满着压抑不住地兴奋和希望——

  “让音乐的共鸣冲破时间,ChronoResonance!”

  2016年10月2日,男子偶像团体Chrono Resonance,正式出道。


  第一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