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为亦为

只有零X希露瓦能带给我幸福了,虽然私心里还是希望绝狼能出第三部,但要像龙血那样你还是别出了,心碎

记个脑洞

时间线在another ending之后

纱衣子医生邀请贵利矢一起去赏樱,贵利矢答应了

并且在赏樱当天细心打扮了一番,被永梦看到

然后永梦吃醋了

不知道有没有空写出来【】

Exaid - Bat Out of Hell (第一章)

世界观和标题都来自于音乐剧《Bat Out of Hell》

CP暂定是九梦、檀帕,花妮、镜姬可能?

请配合http://music.163.com/#/song?id=21175848 食用

———————————————————————————————

序章 

第一章 All Revved up with no place to go

城市的四处都流传着檀永梦即将成年的消息。作为圣都人尽皆知的最受檀正宗宠爱的小王子,永梦却从未正式在众人面前露过面。尽管如此,各大报纸却在檀正宗的授意下,从不间断地对永梦生活的方方面面进行报道。

檀永梦不仅仅是檀正宗最宠爱的小王子,也是圣都人民最宠爱的小王子。

然而这其中却并不包括The Lost. 永梦是圣都人民的太阳,但阳光却从来无法穿透地面,给阴暗的地底带来光芒。

九条贵利矢带着一队人来到了中央高塔前。The Lost这些年与檀正宗保持着表面上的和平这不假,但偶尔的小打小闹却在所难免。先不说帕拉德,单就是目前作为The Lost二把手和武器提供者的檀黎斗——现在是新檀黎斗了——就绝对不会让檀正宗的日子过得多么舒坦。在备受宠爱的圣都小王子18岁生日的前夜进行攻击无疑是一个绝佳的选择。虽然新檀黎斗很想看到自己的父亲气急败坏的样子,但第二天却也是他的恋人,The Lost的首领帕拉德的生日。于是作为The Lost的两位战斗队长之一,九条贵利矢只能无奈地接过了这个任务。

虽然他对新檀黎斗说不上有什么好感,但显然檀正宗更能激起他的战意。

九条贵利矢和往常一样穿着色彩斑斓的衬衫和红色的皮衣——虽然这搭配几乎被The Lost的每一个人吐槽过,但他却依然我行我素。夜晚的中央高塔并不像他人想象得那么戒备森严,至少现在九条贵利矢的面前空无一人。他从摩托车上下来,四下打量了一圈,对着虚空做了一个手势。The Lost的其他人渐渐从周围躲藏着的地方出来,围到了贵利矢的周围。贵利矢接过了他们递来的电吉他,手指在琴弦上划过——

暴动开始了。喧闹的电子音乐伴随着爆破声划破了夜晚的宁静,也惊醒了中央高塔的守卫们和它主人檀正宗。

还有檀永梦。

和众人的想象不同,在万千钟爱中长大的永梦并没有成长为一个甜美乖巧的小王子——也许看上去是这样,但并不是。即使檀正宗不厌其烦地告诉他让他待在高塔里是为了保护他不受复杂的世界,尤其是来自The Lost的伤害,永梦却不以为然。高塔可以满足他一切的日常需要,却不能满足他对塔外世界的渴望。

被关在高塔中的公主和王子总是想要自由,这是永恒不变的真理。

永梦摆脱追兵冲出高塔之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个穿着红皮衣的青年。贵利矢抱着吉他灵活地躲避着逐渐聚集的守卫,得了空时还能跳起来踢倒几个守卫或是抡起吉他砸向守卫的头。

“我给你买这么贵的乐器不是给你用来砸的!”记忆里的声音这么嘶吼着。

WHOCARES? 贵利矢的动作停滞了一下,又立刻挥舞起吉他冲了上去,这是我的吉他,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永梦看得有些呆住了,从小在高塔里长大的他从未见过如此叛逆的人,那一抹红色吸引了他全部的视线,甚至让他忘记了身后追着他的守卫。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追赶而来的守卫扯住了手臂。

“放开我!”永梦剧烈地挣扎着。

“这样纠缠我们圣都可~~~爱的小王子可不好吧?你们幻梦还真是差劲呢。”随着略带轻佻的话语响起,红色的身影挡在了永梦的面前。

“闭上眼,名人。被吓到了我可概不负责。”贵利矢回头对着永梦微笑,永梦听话地乖乖闭上了眼睛。

“好孩子。”贵利矢夸奖了一句,就开始了战斗。永梦只感觉到一双炙热的手拉着他撕扯,他知道那是贵利矢。虽然什么都看不见,他却觉得莫名地安心。从立场上来说,他们是敌人:这是他的养父檀正宗一直告诉他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永梦觉得贵利矢不会伤害他。

“好了,解决了。名人,睁开眼吧。”贵利矢的声音再次响起,永梦依言睁开了眼——守卫已经倒了一地,贵利矢正背对着他整理衣服。

“谢谢你。不过名……人?什么意思?”永梦对着贵利矢鞠了一个躬,然后忽然想起什么一样忽然直起了身,却刚好撞上了正转过身来准备看着他的贵利矢的手臂。

“好疼……”永梦发出了一声哀嚎。

“小心一点啊……”贵利矢无奈地看着永梦,“不过果然是名人,忽然有了真实感啊。”

“诶?”永梦捂着头疑惑地看着贵利矢。

“毕竟哪里都在直播圣都小王子的生活嘛,对圣都人民来说你可是超~有名。即使我们The Lost也没有不认识你的。”九条·檀永梦直播忠实观众·贵利矢如是说,却看见面前的永梦默默地捂住了脸。

“感觉好羞耻……自己的生活全部被人看着什么的。根本一点自由都没有嘛!”永梦抱怨起来,“还不让我出门,我明天都十八岁了今天才是第一次出塔!”

“还以为那个檀家的人都神经兮兮的……没想到你还蛮可爱的嘛。”贵利矢忽然凑到永梦的面前,细细打量了起来。

“谢……谢谢?不过……太近了……”看着眼前贵利矢放大的脸,永梦的脸迅速地红了起来。贵利矢这才意识到,永梦的脸此时离他不过一公分的距离。意识到这一点之后,贵利矢急忙后退了几步。

天空的颜色真漂亮啊,明明是晚上。因为不好意思继续看着永梦而只能抬头看着天的贵利矢胡思乱想着,说起来我今晚是过来干嘛来着的?

两颗年轻的心在这个夜里相遇,然后碰撞。伴随着空气里引擎的轰鸣,一切都在加速,奔着未知的方向而去。

All Revved up with no place to go.


关于九条贵利矢

一个吹爆KRY的真情实感小论文

附带个人对黎贵(纯友情向)和九梦(是爱情!!!)的分析

我们kry啊,本篇+剧场+外传这么多篇,出场在所有骑士里是最少的,但是他的光彩一点都没有因为篇幅而逊色于其他人,和主要对手戏的永梦&黎斗的情谊描写也相当出彩。

贵利矢这个人啊,开始的时候看上去乍一看吊儿郎当又满嘴谎话,其实真心全都明明白白藏在谎话里刨开给你看,说着让永梦不要相信自己,其实心里想的全是请相信我。Exaid里的这些骑士啊开始一个个都是口嫌体正直,用不同的方法拒绝别人靠近,其实全是一群温柔又体贴的好人,应该说不愧是医生吗……

一开始的时候在天才玩家、天才外科医、前天才放射科医生、天才游戏制作人等等其他骑士的光环下,贵利矢的天才光环还没那么显眼,反倒是从他死了之后开始,这人的天才之处才开始被大书特书。所以官方后期一直把他和黎斗对应也是有道理的,黎斗在lazer v genm里对kry说你一直都在阻拦我。想想也是,虽然中期genm和后期cronicle都是永梦干掉的,但是一个用的是贵利矢开发的重编程技术,一个用的是贵利矢(利用黎斗一起)开发的doctor mighty疫苗,甚至现在v篇黎斗都是贵利矢干掉的没永梦啥事儿了……真的天才。


关于黎贵

cp的话,我本人是完完全全不吃黎贵的,但是我也无法否认TV本篇后期和V篇里面真的把贵利矢和黎斗之间那种纠结的情谊描写的非常好。

我其实也一直在想,黎斗对贵利矢、贵利矢对黎斗到底抱着什么样的情感。这次看完V篇感觉稍微有点头绪了。我觉得黎斗眼里贵利矢一方面是处处阻拦自己的障碍——这点自然不用说,黎斗自己也很明确地表达了这一点了。但另一方面来说,黎斗会不会也认同贵利矢的才能呢?毕竟从目前看来,贵利矢确实是唯一一个有能力直接对抗他的神的才能的人。贵利矢对黎斗的话,一方面肯定是杀了自己、玩弄众多生命的敌人。另一方面,从他复活之后一直称呼黎斗为“神”来看,他毫无疑问也是认同黎斗的才能的,可能还有些惋惜呢。(V篇里贵利矢也说了,“你的才能没有错,错的是你使用才能的方法”)

所以这么看来,黎贵之间倒还真有点两个天才之间惺惺相惜的意思,但又因为混杂了很多事情而变得十分复杂。但不管怎么说,我觉得双方都是认同对方这个“朋友”的。黎斗最后给予贵利矢的“神的恩赐”应该也是建立在这份友谊和认同之上的,说不定还有那么一丝感谢呢。

所以这么想想,他俩也确实是对应的“双子星”了。


关于九梦

我嗑爆。比起黎贵之间那种纠结的感情,九梦之间单纯多了,他俩的关系就是围绕“信任”的。

在EA里,九梦之间的信任关系是最稳固也是最直率的。虽然前几集在贵利矢值不值得信任这个问题上绕了很久,但是在两个人的信任关系建立之后,这份信任就再也没有动摇过,两个人对这一点也从来没有避讳过,各种“我相信他”啊“我们是搭档啊”诸如此类的表白层出不穷。贵利矢复活归来的时候,相信贵利矢不可能枉顾生命所以坚定认为lazer turbo不是贵利矢也好,认为贵利矢是被洗脑了才帮助老檀并说出那番否认医生的话也好,甚至是最后海滩上因为贵利矢一句不清不楚的“自分の嘘を乗れ”就相信并理解了他的意图,还能配合着回复,贵利矢还就理解了永梦理解了他的意思,搭档组真的非常心意相通互相信任了。

然后就是这次V篇,贵利矢去找黎斗做了断之前找到永梦托付白衣……因为是最信任的人,所以可以放心把之后的事情都托付给你;因为是最信任的人,所以知道你交付白衣的真正意图。最后一幕暴雨中永梦抱住快要“消失”的贵利矢那一句“贵利矢先生到最后都是骗子”,一把大刀,其实你一直都知道不是吗。

没有心灵感应的心意相通和互相信任,我们搭档组太好了。uili

大悲17-18卡DR11可爱观察报告

文如其名,是个DR 11的专属LM Repo,当然偏向肯定是有,John为主Ciaran为辅Jonny想夸夸不出基本不提Danny的随心所欲之作,主要其实就是想夸一夸我最喜欢的男孩子John Lumsden的Jolllly和Marius。

首先Jolllly,若李李就是可爱本身,去年的赛萌林奇也是大型可爱本人,John的若李李也毫无意外就是可爱本身。但是,除了可爱之外,他的若李也有着其他的特质,让他有别于其他的若李,成为独一无二的那一个。

若李首次出场是abc café,虽然在作为若李正式出场前他还有很多track要走,这里先重点说一下印象比较深的几个。第一个是Look Down刚出场,他是囚犯里左数第三个唱“I know she’ll wait, I know she’ll be true”的那个。此处间歇性掉落充满希望的甜甜的笑容和绝望的笑容,具体怎么样看他心情。唱完之后可能会被刚好走到他身边的警察踢倒,也可能警察不踢他碰瓷自己摔倒,但不管怎么倒都会愤怒地想要站起身怼警察,然后再被警察瞪地缩回去。最后下场一个锁一个的时候站在海鸥的前面一个,日常装脚软站不稳,也日常在快倒在地上的时候被海鸥一伸手捞起来,非常可爱非常Enjoly。

第二个说说runaway cart的时候的小工人John,慢动作的时候会前滚翻然后趴倒。这次John不走这个track的时候我观察了一下,97年的Ciaran Bowling弟弟会翻,另外两个年纪大的Oli和George就不翻,好吧,不强求你们的老骨头了哈哈哈。

还有一个特别喜欢的是Paris Look Down那段里的某个小乞丐。这里必须和同DR的另一个小可爱Ciaran Joyce放在一起说,也算是个限定掉落,能不能看到全凭运气的那种。小马和小e在舞台前进行对话的时候,John乞丐会走到中间靠着右边的那根柱子?还是啥的坐下,Ciaran会偶尔上去和他说说话调戏一下他,我大概看到过摸脸的、挑下巴的、作势要打他的,有的时候Ciaran也会不理他,反正也十分看心情了,但是这俩凑一起就很大型可爱现场,虽然很对不起前面很认真演的泡泡和Karis,但我真的这一幕就一直在观察John和Ciaran。

然后就可以说说John的若李李了。他一出场就在看书,小马迟到之后根据当天John的心情或者其他什么我也不知道的因素,我看到过的场次分为“小马居然能恋爱来来来快说一下”的八卦状态和“小马谁在乎你恋不恋爱啊快闭嘴”的冷漠状态。安灼拉唱歌的时候John会眼睛亮闪闪地看着他,充满朝气和希望(甚至让我觉得这个若李暗恋安灼拉,不,我什么都没说)。

John若李最戳我的点集中表现在街垒上。首先是下小雨的时候,坐在街垒左边最上方的John若李会捧着枪转头仰望着竖在街垒上的红旗,有的时候嘴角还会带着微笑。每次看到这个场景都会让我心痛万分,革命才刚刚开始,牺牲者却已经出现,前方的马吕斯抱着垂死的爱潘妮抚慰她,而后方的若李还不知道前方发生的事情,看着红旗满怀希望地想着美好的未来。这一个绝望和希望的对比真的是一刀扎在我的心上。

其次就是first attack了,和其他所有的若李一样,他会被枪声吓到,会扔枪跳下街垒蜷着身子捂着头瑟瑟发抖,但只有他一个若李会在扔枪之后跳下街垒之前对阻止他的博须埃吼“No,I can’t.”(这个时候不开麦,可能要坐比较靠近他才能听到or看到)是我们的小医生若李了,既是害怕,也是不愿。

还有一个点就是Drink with me的时候了,这个若李真的是一个非常可爱的若李,唱到“witty girls”的时候会歪着头狡黠地一笑,等到格朗泰尔刚开始唱的时候会双手撑着坐着的箱子笑意盈盈地看着他(插播Danny飞儿的“Yes,Grantaire),然后随着他的唱词露出难以置信的样子,然后愤怒地转身去找安灼拉。虽然其实大多数若李都这样,但是John双手撑着坐的样子太可爱了所以拎出来说一说。

然后若李就死了。Second attack其实没什么好说的,就记得他被James博须埃一把从地上拎起来提上了街垒,James您真狠。

说完若李,就该说说令我大型沉迷的John马吕斯了。我之前一直说,音乐剧的小马其实已经比原著可爱很多了,在John之前也看过萝卜老师和克雷格这样优秀又可爱的小马,但不知道为什么John的小马就这么“咣”地一下砸在了我的心上。也许他的小马有缺点(但我是不会承认的),但于我而言他就是我的小马了。

John的小马我一共其实也就看了7场——去年8月的时候看了三场,今年1月回去看了4场,可以说非常幸运了。尤其是1月这4场,在喊了好几个朋友轮番去问他cover date未果之后,能刚好在去英国的两周里遇到他的date我感觉自己已经用完了一整年的欧气。他的小马也完全没有辜负我的期待,经过了这么长时间,比起8月的时候他的马成长了许多,以爱潘妮的死为分界线,前后不同的状态非常动人。

依旧先说惯例的出场前酱油track。戴着眼镜瞧着锤子的小法官真好看,一脸趾高气扬的小警察真好看。

还有方婷I dream a dream前欺负她的工人三人组,配置好像是安灼拉+马吕斯+弗以伊,于是John上小马的这几天配置是Hyoie + John + Jonny。按道理,这里的标准走向是坏人安灼拉走上前冲着方婷啐了一口,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看到了两个不同的演法。一个是坏人小马,也就是John代替Hyoie冲上去吐唾沫羞辱她;还有一个是坏人弗以伊,也就是Jonny走上去用两根手指夹着刚刚发的工资在方婷眼前晃了两下,做出一副“这钱给你,你要不要”的样子,然后等方婷做出反应之后大笑着收回钱走人。

接下来是这篇的重头戏,John马。啊,真的是多少溢美之词都说不尽我对John马的喜爱。John在我心里最大的武器就是他的笑,John马也一样,他在不同地方带着不同感觉的笑,有的时候让我心醉,有的时候让我心碎。夏天时候的John马是一个甜甜的男孩子,对着革命其实有和对着柯赛特一样的热情。但是总的而言,他的恋爱戏要远好于之后的街垒戏(虽然我那会儿就爱他的空桌椅爱得如痴如狂)。但是冬天时候的John马更加立体了,想的也比之前更多了,整个过程的成长和转变都很明显。现在的John马在街垒之前还是甜甜的可爱的男孩子,但是街垒改变了他。

Paris Look Down的时候小马紧跟着安灼拉出场,海鸥E偶尔会伸手去拉他(所以你们都觉得John爬不上街垒是吗,John的Joly爬街垒Danny飞儿也会伸手去拉他……)和泡泡一直蹙着眉头不同,John给街上的乞丐发传单或者给钱的时候都会露出标志性的微笑。John马和爱潘妮之间相处也是那种自然而然的闺蜜感(Gay蜜感?),夏天的时候觉得他的马对爱潘妮实在是太甜了一些,不喜欢人家还对人家这么好实在是耽误人,但是冬天的时候觉得他分寸把握得更好了,虽然还是很甜,但是多了那么一点点嫌弃和不耐烦,就莫名多了那么一点损友感。

John马和柯赛特的初遇真的是甜到空气中都散发着恋爱的味道。见到柯赛特的时候一瞬间的呆滞和下一秒漾起的笑容,那种一见钟情的感觉表现得非常好。夏天的时候他会至此之后一直傻愣愣地偷看柯赛特,就算乞丐找他说话他给乞丐钱的时候视线也是看着柯赛特的,所以发生骚动的时候他第一时间发现并救下了柯赛特。冬天的时候他把这段改了,变成很认真地抚慰乞丐,直到骚动发生、蒙帕纳斯带走了柯赛特,他才冲上去揍倒了蒙帕纳斯。不过不管什么时候,这个John马都是一个柔弱的男孩子,揍倒了蒙帕纳斯之后会不停地甩手做出一副好疼的样子,可笑死我了。然后蒙帕纳斯爬起来之后就无视了柯赛特按着John马就压墙角威胁,有一场脸近得都要贴上去了,看得我心里直喊“Now Kiss”(不)。爱潘妮喊完“It’s Javert”之后蒙帕纳斯会以非常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逃跑爬上街垒紧紧贴着柱子站好,John马会跟着他冲过去然后死死地瞪着他。所以蒙帕纳斯X马吕斯(Ciaran J X John限定)有人吃一口安利吗。

abc café的时候迟到的John马也是一个大型可爱。John马是一个和abc所有的男孩子关系都不错的小可爱,和巴阿雷(中之人:Ciaran Joyce)的关系尤其好(不过这个主要体现在街垒,之后写到街垒再说)。格朗泰尔唱到“Is Marius in love at last”的时候会照着小马的脸MUA一口,夏天的John还会害羞地笑笑低下头,冬天的John已经开始一脸嫌弃抹口水了,你成长了啊【这个处理其实有点像泡泡靠拢了,我个人不算是特别喜欢就是了】。

格朗泰尔站在椅子上唱完“It is better than an opera~~~”的时候,以前大家(主要是不包括飞儿和弗以伊的熊孩子们)都会鼓掌吹口哨起哄啥的,尤其是Ciaran的巴阿雷,以前一脸兴奋地站起来啪啪啪鼓掌欢呼起哄,然后被海鸥E瞪一眼之后迅速变脸悻悻地坐下。现在这里好像也改了,大家都不起哄了,Ciaran会非常礼貌地无奈地鼓掌三下,然后示意格朗泰尔赶紧从椅子上下来。不知道为什么这里要改,本来这里多能展现青年人的朝气蓬勃和abc之间的友情啊,每个人都非常鲜活可爱,不仅仅是革命者,也都是年轻的学生和朋友。改了意义何在啊……

然后海鸥E说教的时候John就一脸委屈巴巴地看着他,等说教第一轮过后就开始给大家卖安利,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John唱第一二句的时候要一脸深情地看着安灼拉,你这样会让我以为你“struck to the bone in a moment of breathless delight”的对象是安灼拉的你知道不?然后某一天收获了一个可爱的限定掉落,那天的John马唱到“In just one burst of light!”的时候,伸出手很开心地笑着在那天的若李面前闪了一下,我一瞬间爆炸,也太可爱了吧!

(插播一个DR9的小傻子,海鸥现在“Marius, you are no longer a child”和“Who cares about your lonely soul”比夏天温柔多了,夏天的时候我都觉得他要把小马吃了)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最后爱潘妮让R喊小马那里,以前是小马先跑走,然后爱潘妮失魂落魄,小马再回来拉着爱潘妮一起跑走;现在换成了小马看看爱潘妮,再看看高歌着离去的abc们,最后看回爱潘妮示意一起走。不知道是只有John这么演还是彻底改了,因为我这次看的两场泡泡好像一场是以前的演法一场是这样的演法,于是我有点困惑了。

In my life/A heart full of love完全就是John的表现时间了,毕竟他从一开始就非常擅长谈恋爱,全程陷入爱河的甜蜜微笑让我在台下看着也忍不住跟着一起傻笑。但是这个小马翻墙的身手显然不如其他人矫健,每次看他翻墙我的心都悬在嗓子眼儿,尤其是最后翻出去的时候,有一次冉阿让在台侧都开始唱了他还挂在上面。现在这段也改了,小马和柯赛特要亲两次了……之后的One day more也改了,柯赛特和小马靠近温存的时候,安灼拉冲出来举枪,更像拆散小情侣了,不过这个改动我还挺喜欢的,有种革命的风暴打乱了人们的生活的感觉。

Act2开始就是这次John马给了我非常大惊喜的地方了,其实夏天的时候他的街垒戏并没有给我留下什么特别深刻的印象,但是这次真的让我眼前一亮。从下小雨开始讲吧,其实之前我也很喜欢他的下小雨,这也是他的笑开始让我心碎的开始。John的小马会在看着爱潘妮的时候努力微笑,宽慰她抚慰她,但眼睛里却一直隐隐有着泪光和哀伤。他也会在爱潘妮偶尔没看着他的时候敛下笑容,将自己的悲伤表现出来,然而在爱潘妮看得到他的地方他一直是笑着的。爱潘妮死了之后,John的马不仅仅是悲伤难过,还有茫然。

这也是他在爱潘妮死之后的街垒上全程表现出来。现在的John马在爱潘妮死之后一直处于一种心不在焉、失魂落魄的状态,完全不是之前对革命热情的样子了。最关键、也是最戳我的一点是,Drink with me的时候,最开始几句他是坐在那里抱着膝、低着头的,等到格朗泰尔唱到“will the world remember you when you fall”的时候才抬起头,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格朗泰尔唱完。那一瞬间,结合他之前在街垒上失魂落魄的表现,让我觉得格朗泰尔唱的这几句也是他心里隐隐约约在想着的,他也开始怀疑了。爱潘妮死之前,小马可能就真的只是一个天真的傻小子,没想过街垒和革命到底意味着什么,只是想着之后可能会迎来的光明和美好,但是亲身经历了好友的死亡才让他看清。

空桌椅这段也是我从夏天开始就很喜欢的一段,也是笑得让我心碎的一段。无论是追忆过去的时候露出的怀念的微笑,还是想到朋友已逝只有自己独活时自嘲的微笑,和眼中一直闪着的泪光放在一起看实在是太令人崩溃。对我来说,John的下小雨也好,空桌椅也好,最戳我的就是含泪的笑了。

空桌椅之后柯赛特接John回医院那段,John演得真伤重,痛得特别厉害的样子,柯赛特和他说话安慰他的时候,他也因为痛而没有怎么理会她,直到柯赛特唱“a heart full of love”的时候才缓过劲来,开始微笑着回应她,一起畅想未来的美好生活。后来金毛冉阿让过来说自己的过去的时候,John马一开始虽然也在认真听,但在金毛唱到“How can I tell Cossette and break her heart”的时候,很明显地抬起头看着金毛,有一点震惊的感觉。然后金毛的“Promise me”依然那么凶,还想把好不容易挣扎着站起来的John摁下去……心疼我家柔弱的男孩子。

婚礼现在没有乖巧.jpg了,非常难过,但是我家男孩子比起夏天的时候这一段简直攻了不是一个量级。当然,面对柯赛特的时候他还是很甜啦,但是老板夫妇上来的时候简直判若两John。谁能告诉我现在这个一脸冷笑一副我就静静看你还能怎么吹的样子看着老板吹牛的鬼畜男孩是谁?这个一脸轻蔑一副我就知道你们想要什么的样子看着老板夫妇敲诈勒索(还附赠了一个白眼,哦白眼)的人是谁?我的傻白甜男孩子呢?

然后就看到John马挥拳揍完老板之后又在狂甩手。好的,还是我柔弱可爱揍不动人的男孩子。

让叔死的那段,John马在让叔唱到“who always loves you”那里的时候低下头微微笑了一下,感觉很开心自己的恋人可以得到那么多爱,就还挺甜。然后让叔死之后,他安慰柯赛特愈发温柔,摸头发、抱抱、安慰什么的,谁不想在伤心的时候有这么一个伴侣在身边啊,爆哭。

总而言之,John的马在这次让我更加切实地感受到了他的好,以前虽然说他是我最喜欢的小马,但我其实只喜欢看他谈恋爱。但是这次他让我彻底改变了这个看法,我现在可以说他确确实实彻彻底底是我的小马了,对我来说他的马没有缺点了。我爱他,我想他。

第二个说说Ciaran吧,说是男孩子可能不太合适了,毕竟这已经是个30+的超龄小马了,但他可爱,且戏多。蒙帕纳斯暂且不论,巴阿雷一个没有一句台词的角色被他演得全都是戏,真的他太厉害了。他的R就见仁见智了,我就夏天的时候看了三次,那会儿我觉得还挺喜欢的就是了。

先说蒙帕纳斯,Ciaran的蒙帕纳斯简直可爱到爆,非常外强中干(可能都没有外强),对上不良少女小e的时候简直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尤其翻墙那里被踢得捂裆跪地痛呼,半天都站不起来。对上泡泡马的时候也很弱,根本打不过的样子。(但是这样的Ciaran却能掐着John的脖子压墙角,我怀疑泡泡一个能打John十个)Ciaran的Monty感觉很fashion,虽然他分不清自己口红的色号只知道是紫色,但是出场的台步走得十分完美,吐舌头也吐得恰到好处。啊,Ciaran的Monty真是宝物!

Ciaran的巴阿雷就更加是宝物了。街垒上的Ciaran巴阿雷会在沙威回来的时候觉得不对,然后叫上John小马搂着到一边和其他姑娘一起讨论(泡泡一般就只叫过去不搂,Ciaran巴阿雷和John小马总是搂搂抱抱,真的关系很好)。Ciaran的巴阿雷很明显地能让你看出他是负责联络各人的那一个,第二天早上他是安灼拉之后第一个起来的,然后把身边的人都叫起来;子弹没了的时候他也会第一个发现然后去找妹子们想办法,Jonny弗以伊也是第一个下来找他问子弹;之后他会喊姑娘们一起捡石子当子弹。还有一个比较印象深刻的地方是,第二天早上起来之后安灼拉让所有父亲和女人和小孩离开街垒,他会依依不舍地看着他的姑娘离开,还会留恋地对着姑娘离开的方向给一个飞吻。街垒马上就要被攻破之前,他会冲到前方,趴在椅子上祈祷,然后再冲上街垒。就,虽然这个角色没有台词也没有唱词,但是他自己加的戏足以让你知道这就是巴阿雷,也足以让你的眼睛一直看着他。Ciaran Joyce真的是一位非常非常优秀的演员了。

Ciaran的格朗泰尔我夏天看完之后其实一直想写一篇完整的repo夸一夸的,结果拖着拖着就一直没写出来。第一次看他格朗泰尔那场疯狂缺人,他一边Monty一边Grantaire,他的R还得画胡子,就感觉可能那整场他都在后面疯狂卸妆上妆,毕竟Monty也是个大浓妆,想想就觉得很累。他的R怎么说,感觉还是个小年轻?abc café那里直接照着泡泡的嘴亲的,很大胆了。有几个对着安灼拉行礼的动作我很喜欢,有种“你们要去就去吧,我阻止不了”的无奈感。看到有人说觉得Ciaran R学Hugo,反正我是不觉得的,可能是我也没care过Hugo吧,不喜欢他所以不在意。

第三个Jonny,其实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从16-17的时候就一直喜欢他,对他的安灼拉一见钟情,不能自拔,自此迈上了粉cover的康庄大道。他的安灼拉怎么说呢,就是你能想象的最完美的样子。每次夸他都词穷,他的美好不是我用语言能描述出来的。

DR11另一个人的话……Danny其实我对他没什么特别大的印象,安灼拉又没看过,公白飞我只记得死前对天伸手的那个动作,就……这样吧。

DR11的男孩子们真的特别好,希望大家有机会都能去看看他们。听说今年大家都要走,就祝愿那么好的男孩子们未来一切都好吧,也希望我以后还能再见到他们,爆哭。


西区大悲大概是第22刷的repo【2015.08.05 Matinee】

一个依然只关注我想关注的人的我流repo
——————————————————————
心一横为了看John小马买的premium的票,我大悲的第一场【可能也是唯一一场】居然不是给JonnyE的……但是意外之喜是顺便看到了Alice的爱潘妮和Katy的老板娘,也算是很值了!以及事实证明对戏的演员多么重要,和Alice的小e对戏John的小马比之前更好了,特别是下小雨,是自从换了新卡以来听和看得最享受最喜欢的一场下小雨了。
John小马Paris Look Down出来就是好看呀!虽然海鸥很美,但是John站在旁边毫不逊色的!John的小马挺活泼可爱的,最主要是甜,对爱潘妮也很甜,爱潘妮叫住他的时候他和爱潘妮说话也是那种好朋友很久不见很高兴很开心的那种笑。然后撞到柯塞特之前也说过了,那种初恋的羞涩感啊!一直忍不住偷偷地看自己的心上人,一想到喜欢的人就忍不住笑意的那种真实又熟悉的感觉!这次注意了下和蒙帕纳斯的冲突那边,他揍完蒙帕纳斯之后被蒙帕纳斯甩在墙上,然后他虽然也很怂很怕但是当蒙帕纳斯又想欺负柯塞特的时候还是梗着脖子要和他干……虽然随机就被蒙帕纳斯掐着脖子顶墙上了,这个弱弱的怂逼又为了喜欢的姑娘挺身而出的结果还是要被揍的小可爱哈哈哈哈哈😂
拉住爱潘妮让她帮忙找柯塞特住址的时候也很甜了,一直都带着之前那种笑容,就是那种很纯粹的和好朋友分享自己喜悦的感觉【小马情商是真低】不得不说,John和Alice对戏真是赏心悦目啊,看着特舒服。
abc cafe也是那种兴奋地想和好朋友分享自己的喜悦【不,让我们忘记滑板车】然后John小马和雨果R关系很好了,雨果亲了John小马一大口之后John居然还羞涩地笑了😂然后别人不听他讲他就兴奋地扯着雨果R继续一脸兴奋地喋喋不休。顺便插播一句,这里Ciaran的巴阿雷在雨果R“It's better than an opera”之后笑得特别开心地站起来跟那儿鼓掌起哄,然后海鸥E面无表情地扫了他一眼,Ciara巴阿雷马上特别怂地收起笑容耷拉着脸坐下了,很可爱了。回到John小马,在被海鸥教育“Our little life don't count at all”之后很难过地坐下委委屈屈地看着海鸥,然后又被海鸥E和其他abc们的热情带着重新笑起来握住海鸥的手。
【讲真,这之后John小马的革命热情其实一直挺高涨的】
谈恋爱!最喜欢看John的小马谈恋爱了!总之就是特别甜,继续一脸傻笑看着他和夏洛特学姐谈恋爱!以及很赞赏John小马不会在夏洛特妹妹还唱着的时候就拉着她转圈这一点,夏洛特妹妹终于能完整地唱完"I'm awake"了😂
ODM这次John终于记得搭海鸥的肩了,我怀疑上次他是忘了……
请爱潘妮送信的时候John也笑得很甜了,想到心上人就开始笑,这位小马真的很擅长谈恋爱了!
下小雨必须重点说的,这首歌真的充分说明了对手演员有多重要了!和正选小e搭的时候鉴于那位一直紧紧地箍着他,导致他啥都没法发挥……这次换了Alice真的完全不一样了!他们两个搭戏有那种爱潘妮失去力气一直往下滑,小马就一直抱住她把她往怀里拉的感觉。很喜欢John小马这段一直努力对着爱潘妮微笑但最后又绷不住想哭的样子很动人了。爱潘妮死之后,John抱着她晃了几下呼唤她的名字,那三声“Eponine!”喊下来我的眼泪也绷不住了……James的博须埃上去安慰他让他放开爱潘妮的遗体,他一脸茫然地看着博须埃放开抱着爱潘妮的手然后抓紧了爱潘妮的帽子。后来在雨果R怀里哭的时候就……啊心疼。之后准备战斗的时候就看到他跌跌撞撞地站起来擦干眼泪扛枪上街垒了。
小g牺牲之后,他会去抱住格朗泰尔安慰R,就像小e牺牲的时候R抱住他安慰他一样,这段我之前一直没注意泡泡,他会这么处理吗?
空桌椅……John今天空桌椅很完美了!他的空桌椅的处理我之前没怎么看到过类似的?他在回忆过去abc们在这里的场景的时候会露出那种很怀念的微笑,就是那种想到过去某件很好玩的事情突然笑出来的感觉,然后下一秒想到他们都不在了又非常悲痛。“What your sacrifice was for”的时候也会有一个有点讽刺自嘲的笑。就还挺特别的,也挺戳心的。我的文字表现力太差,没办法确切描述出看他空桌椅的时候那种心如刀割的感觉……
听让叔讲那过去的事情那边表情变化也很绝了,一开始就虽然还蛮认真的但总的来说挺无所谓的,柯塞特的名字一出来马上就一副很惊讶的表情了。John小马伤得感觉可重了,想阻止让叔走的时候撑着椅子的扶手挣扎地想站起来但实在是疼得站不起来,金毛让叔也很和蔼地就让他坐下不让他起来了。最后让叔真的离开的时候,John还是挣扎着站起来了想阻止,但是没有成功……
婚礼哈哈哈看他一脸人畜无害地甜甜的笑容一拳揍翻老板真是太爽了,小马你专门去练过了吧,明明之前对着蒙帕纳斯那个怂样哈哈哈哈哈。
Epilogue今天很标准地单膝跪着了,没有乖巧.jpg,不开心【】让叔死的时候这位小马也很伤心的忍着眼泪不在伤心的柯塞特面前哭,很有良心了。
看完这场John已经是我最喜欢的小马之一了。我爱他!
然后说说这场另外两个cover,就我个人而言,我觉得她俩都比正卡好……
Alice的小e,之前看过这位姐姐的方婷,这次终于又看上了她的小e。个人感觉她的小e比方婷好……她的爱潘妮是那种介于野和甜之间的,对着蒙帕纳斯的时候各种肘击啊吐唾沫啊很野很不屑,对着小马虽然也带着一点野但更多的是甜,这位显然比较有life,知道对着喜欢的人一般是什么样的!就那种想把我最好的展现给你看的样子。总之她对着小马的那个感觉很对了!然后OMO……很喜欢她一开始开心地笑着想像小马在她的身边的样子了!她不是那种愤世嫉俗型的,一定要说的话是偏向于汪妹子那类的?
小雨之前也说过了,她和John的小雨真的对看的人来说是一场享受了,各方面的。
然后说说Katy的老板娘,我之前觉得正卡那位有点浮夸?虽然这角色本来就浮夸但是正卡那位有几个地方让我特别不舒服……这位很好了!对着小柯塞特和小爱潘妮那个语气的变化简直了,对着小爱潘妮真的是轻声细语温柔至极,对着小柯塞特就是大吼大叫,特别喜欢这个!
最后顺便再提个海鸥E吧。他今天when we call倒是居然没有破音,但是在一个匪夷所思的之前从来没有过问题的地方破了?还有他今天的Free!!!!!!是唱上去的!他能唱上去啊!!!!
啊对了今天Ciaran保龄上了弗以伊Oli上了若李,保龄的嗓子真好!
总之吧,今天这场看得很值了,Katy真好,Alice真好。尤其是John真好,我爱他,诸君,我爱他!!!!!

Thrill me in Edinburgh Fringe Festival Repo

这篇也备个份
————————————————————
Thrill me in Edinburgh Fringe Festival Repo
买这张票纯属一时冲动,看到要演啥都没想看了住宿火车票就立马定好了火车票剧票和住宿,甚至都忘了之前已经定了今天伯明翰的西贡小姐……结果今天Vinny上Chris,和Vinny真的很没有缘分了……要说值吧确实还是值的,舞台和上海的完全不一样,有很多设计也完全不一样【毕竟上海是阉割过的嘛】,喜欢这剧一年总算能看到这剧最完整的样子了。
剧场很小,非常非常小,第一排和“舞台”基本零距离,打引号是因为那都不能算是舞台?就是一片空地……观众席也是摆的椅子😂道具要演员自己搬来搬去,很有趣了。
前奏和中文版有点不一样,但是到内森出场的那三个重音还是让我觉得……a memory stirs,就是这部剧,这部让我中毒了那么久的剧啊!和中文版不一样,说完“I suppose you would like me to sit down”之后内森就真的坐下了【写到这里耳边突然就响起了豆老师的“我能坐下吗”,爆哭】审判员的配置也不一样,有个女性审判员,比较冷静,暴躁的那个还是个男性审判员😂
这位内森唱Why的时候眼睛里也有泪花,唱到一半会戴上眼镜。唱完之后要在舞台上换衣服,从囚服换成冷色的西装,囚服就挂在舞台右边的衣架上,换完衣服之后就摘了眼镜到舞台右边看鸟了。
这位Richard出场怎么说呢……感觉他整体有点浮?小动作很多还老扭来扭去的,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的auf wiedersehn真好听😂Everybody wants Richard,这位内森也是很有气势的一位,和豆老师是一个风格的!理查问内森借火的时候,一开始内森把打火机递到他的面前但是又拿走了,直到唱到“But they don't know Your past the way that I do”的时候才给他点上火。理查跟他絮絮叨叨一大堆要求的时候内森会很不耐烦地打断他。然后内森要去准备东西的时候本来已经要走的理查会折返kiss他,问他“Are you happy now”然后再强调一遍晚上八点仓库见。理查彻底走了之后内森那个势在必得的气势简直要冲破天际了。
放火戏!特别喜欢这两位的放火戏,这位理查虽然平时看着扭扭捏捏的但是犯罪的时候那个天真单纯的兴奋真的特别好!放火和之后杀人的都特别好!然后第一次知道放火戏原来这么奔放,俩人坐在地上各种摸各种搂,理查都摸内森大腿内侧了,特别要😂理查看着火,内森看着理查那个痴迷的眼神啊!因为舞台近,内森泼汽油是直接往第一排观众身上泼的,红色的光也会打在观众身上,本来场地就小,满场红色真的有身处被烧的仓库的感觉😂
第二天理查躺着的椅子要他自己从后面拖出来😂尼采就是普通的软面本,不像国内还得找个看起来很高大上的硬皮……
Written Contract那个打字机真的是坏的,有几个键按下去不会自己弹回来要手动……内森狡黠一笑“Now it's my turn”,然后写到“satisfy Babe”的时候特别得意地看了理查一眼再继续写,到最后写到“I'll give him whatever he needs.”的时候这个理查也很明显的有点急了,但在内森看向他的时候又马上一副很满意没有任何问题的样子。歃血为盟是真用血签字啊,没看出是从哪儿掏出血包的,但观众都很感同身受地倒吸了一口气😂内森没有帮理查处理手指,理查自己含在嘴里吸掉的。
Thrill me!终于写到这首了……内森也终于爆发了,这位内森真的非常攻气了,眼睛里也很要了。然后内森要撕合同了理查马上就开始脱衣服了,之后场景回到审讯室内森也是一边回答审判员的问话一边脱衣服。“五分钟后”的时候理查德只穿了白色的小背心坐在椅子上,内森穿着白衬衫衣衫不整地躺在理查德的腿上【这场景竟然还很温馨……】
杀兄弟这歌是有什么诅咒吗怎么这个理查杀兄弟也忘词……还忘了两次,第一次愣了一秒想起来了没啥大问题,第二次忘了“Then my father would drop dead”【似乎也是刘师傅如果杀了我东西那句这句有毒吧】,他看了眼内森,内森马上给他补了句“You could never practice law”,很厉害了这位内森救场小天使……理查说要杀小孩的时候内森一副要翻白眼的很无奈的你可真行的样子说“That's much better, much better”真的很可爱了!
“已经走得太远”是我最喜欢的豆老师的Thrill me段落了,这位内森也表现得非常好!很单纯的不解为什么会这样,具体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总之就是很好了!
看跑车这位理查也表现很好了,和蔼可亲的大哥哥!形象上特别有说服力,说车在路边因为我找不到地儿停车的时候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特可爱,说要和小朋友做朋友也很诚恳……但是给小朋友递烟你也太过分了!
Superior两个人真·字面意义上·一脸血地跑出来了,一边唱一边拿毛巾擦脸,内森在颤抖的时候理查还居然很温柔地抚摸他的脸,还拿着毛巾帮他擦脸!这个内森的待遇真好啊,比起中文版的……
恐吓信的时候内森扫一眼信就看着理查的脸和他一起念了,理查也一直看着内森几乎没怎么看信,怎么觉得这么甜腻啦!【去污的第一场孙刘也是这么演的,啊写这篇的时候真是各种memories stir】
找眼镜……啊不是,不要慌【这首真的就叫My glasses/Just Lay Low啊】这版不用每场浪费报纸!只有理查看报纸,而且也不会揉了扔后台!很环保😂“别再提你那副该死的眼镜”我还是很想笑不知道为啥……“but to YOU”的时候全场一阵惊呼也是很入戏了!这段后面两个人的合唱理查被内森各种盖啊,这个内森真的各方面都很强了。顺便吐个槽,英文版里内森说“We need a plan B”中文版里是“我该怎么办”就觉得中文版的内森还是……弱了些啊……
串供词那边的粉红色大衣黑色高跟鞋为什么会让全场笑啊我不理解……理查教内森说“泡到一个性感辣妹”的时候内森的语气简直是“WTF”的疑问句了,这个中文没法表现也是可惜……这个内森慌慌张张眼神犹疑地回忆也是很逼真很可爱了。
之后的公园见面理查又是骂又是推又是揍的,观众都好气啊😂这场观众真的都很入戏,跟着剧情一起各种惊呼愤怒,忽然觉得我知道后续发展一副淡定的样子好违和啊……内森这段的走得太远reprise好心痛啊,非常绝望的样子太戳心了。之后一段内森一直都是非常冷静的面瘫脸,其实这才是真正的内森吧……
理查被扔进看守所之后请求感觉就还是蛮克制的,虽然害怕死害怕内森出卖他,但还是尽量保持着自己表面的镇定的这种表达也还不错,不用跪地抱大腿也能把这段情绪表达得很好!内森在他唱的时候一直坐在右边的椅子上看也不看他一眼,直到最后站起来走到理查面前说“I will do what you want”全场一片惊呼"'no"!真的求你们了反应不要那么大……
这位理查的我怕怕没有刘老师的看着那么爽,但那种颤抖害怕还要强装镇定却绷不住的样子还是挺可以的。顺便这段的英文词写得真好,“I'm afraid of fright”,“I'm afraid of fear”,“I'm afraid to swing”,“I'm afraid to live. I'm afraid to die”真的绝了,中文翻译真的完全感觉就没了……
"'life plus 99 years"这段不是坐在舞台两旁,就是坐在中间的椅子上,囚车里嘛。这位内森的"'Am I scaring you?"真的是,绝了,不是豆老师那样冷淡的微笑,不是冒老师那样纯粹的疑问,他一脸天真无邪地纯粹地开心地笑着却让人不寒而栗,之前说死了也没关系被抓也没关系也是一副理所当然这就是我追求的样子,真的是,这位内森是我看过的最可怕的一位了。
最后审判员问起理查的时候,内森说完“如果不是在浴室被杀害我也许……”的时候似乎想到什么一样低下头微微笑了下;审判员问“如果你不认识他你的人生会不一样”之后,他回答Yes马上接着“如果你假释了我我的人生可以不一样”……瞬间就觉得细思恐极啊!然后Free这次看完才知道,和中文版的那两句自由完全是不一样的感觉了……豆老师和冒老师的自由虽然也不一样但总体还是有些怅然不知所措,这个Free完全是不敢置信我真的自由了?
总结一下吧,这位理查德虽然有些地方让我颇有微词,但是总体还是真不错的!尤其是犯罪的时候,那种单纯的纯粹的孩子气的得到了喜欢的玩具的愉悦和兴奋,完全不在意其他人只追求自己想要的快感的彻底的热忱和纯粹,很棒了!但是其他时候吧,我老觉得他眼神老是在诱惑内森,很明显的有点妖娆的那种感觉在诱惑内森……这点让我觉得有点不太对?
内森真的是,非常非常非常的好!不是弱气小白兔型的内森,明明长得非常的可爱【而且感觉非常娇小😂】,但是和豆老师一样是总体偏强势的那种内森!Life plus 99 years之前也说了,那种理所当然,真的这个内森的话感觉理查杀小孩完全在他的意料之中全部都是他纵容出来的……那种纯黑的只要和你一起就好的可怕感,这位内森真的非常黑洞了。
【而且算上伦敦的预演这才是第三场啊,第三场就这样了啊同学们!之后他会变成什么样的大魔王啊!】
最后说说完整版的感觉吧,之前有人说觉得去污版其实更好因为可以把重点从那些噱头上放下……我当时就不同意,先不说国内的“完整版”就已经是阉割版了,我也并不认为那些亲密动作只是噱头。这次看完之后更加明确了这一点,首先Kiss,这剧的Kiss绝对不是什么The song goes like this的那种为了kiss而kiss,也绝对不是什么为了Thrill the audience为了让观众xìng奋的噱头,每次理查亲吻内森都带着很强的目的性,为了让他参与进自己的计划或者是让他不要对警察供出自己,总之我觉得那几个亲吻都是塑造理查德这个人物形象不可或缺的。其次那些摸摸抱抱的动作吧……sex难道不是理查德和内森的关系当中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吗!【比较露骨的其实也就是放火的时候理查摸了内森的大腿内侧以及Thrill me的时候内森为了让理查德完成合同直接摸了小理查德】但总之都是和剧情和人物的心情有关的呀,才不只是噱头呢!
然后这次观剧体验总得不错,但是有些微妙?除了我好像其他人都是第一次看,而且似乎有一个什么学校还是小组的八九个人一起来看,她们的情绪特别外放……跟着一起惊呼还特别悲愤的“No!!!!!!!!!”而且我不是很懂她们的笑点?!!有些地方我都要哭了结果她们笑了?!笑了?!Why?!!!
演出结束后纠结了一下要不要堵门,然后还是决定堵一下聊一聊【因为我真的特别喜欢这个内森】然后正在惆怅在哪儿等的时候看到两位演员衣服也没换又跑回剧场里搬道具,于是我就直接问他们了……这个剧场一天四五部剧不带停的,TM演完之后马上要演别的所以道具啥的都得马上撤掉😂看着他们挺辛苦演完一整场还得自己把道具搬走就还挺……心疼的hhh
内森的演员Harry Downes,理查德的演员Ellis Dackombe,都是刚毕业的小青年,两个人都甜的不行!让他们签喜欢的台词,Harry签了“I am superior than you”然后表示憋了一整部剧终于能说这句词可爽了😂Ellis那句我没看出来是啥,需要回去好好仔细辨认一下了,但是他写的时候Harry看到一副很好笑的样子【所以到底是啥啦】
然后介于我对眼镜那个点的执念,也顺便问了下Harry对于眼镜的看法……这位和豆老师一样,也表示觉得眼镜是意外掉在事发现场的,内森只是take advantage of it,不过最后他也说了no one knows……他也说如果理查德不是那个态度的话内森应该也能想出其他方法解决这个问题的……我喜欢的人果然都是一样的【】
最后的最后,请大家看Thrill me,能在爱丁堡看的,之后能在伦敦看的,请看这部剧。

LM大概是第21刷的repo(2017.07.29 matinee)

写了2000+字的John马,lof备个份
————————————————————————
LM大概是第21刷的repo
这场完全是计划外的一场,本来的计划是去二刷Bat out of hell的,然而7.28号晚上堵门的时候得知29号两场都是John小马且八月他目前只排了3-5号之后,毅然决然地放弃了Bat跑去买了大悲的站票😂
这次站了Upper,还特地问基友借了个望远镜……个人感觉站着比dress circle舒服,视角也还不错,就是高😂不过高也有好处,我终于看到海鸥E把自己从街垒上搞下来了……
这场是为了John的小马看的,那就先说John的小马好了。小马出场之前的track的话,那个抱重病的芳姐走的小警察,据说之前John没抱起来芳姐,只能扶着她走了?反正这次John特别干净利落地公主抱起了芳姐,为他鼓掌!
Paris Look Down和海鸥E一起亮相,虽然我知道这可能很对不起柯塞特和格朗泰尔,但是我真的要说他俩配一脸[捂脸]这里跑个题夸一下天桥上的那个乞丐女人,一副艳羡和渴求的目光看着两个人,数次想要伸手触碰安灼拉却也数次缩回了手,这个处理真的太喜欢了……不过我看不出这个是谁……
John的小马就……很甜呀,对着爱潘妮也很甜,很能理解爱潘妮会喜欢他,谁不喜欢他呀!但是,我必须要再次怼一下这个爱潘妮了,她推小马的动作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狠了,这是对暗恋的人吗我怀疑小马是她仇人还差不多。
John谈恋爱特别好!就是有点傻,撞到柯塞特之后就傻呆呆地看着人家,也不帮人家捡起篮子……然后他的目光就再也没离开过柯塞特,就算旁边其他的乞丐问他要宣传单问他话啥的,他也就是说几句然后立马把目光重新转向柯塞特了,一个痴汉地特别可爱的小马!所以蒙帕纳斯调戏柯塞特的时候他立马出现并给了蒙帕纳斯一拳,不过之后就比较好玩了,蒙帕纳斯伸拳头威胁他们的时候(对,Ciaran的蒙帕纳斯这里不掏刀的),John也不护在人姑娘前面,就那么很怂地贴着墙壁站在柯塞特旁边[捂脸]
ABC cafe的时候就……其实也觉得和海鸥E特别配总之只要他们站在一起我就觉得特别和谐,Enjoly is real【虽然现在是Enjolrius】John眼睛亮闪闪地跟别人卖柯塞特的安利的时候不知道为啥我满脑子都是滑板车……全程又羞涩又甜蜜的笑,哎呀这个John实在是甜得我牙都要倒啦!
In my life/ A Heart Full of Love特别可爱特别甜!我感觉我第一次看到这么会谈恋爱的小马!一开始特别有见到女神那种羞涩又局促不安的感觉,然后知道柯塞特也喜欢他之后那个如释重负那个开心啊,看他谈恋爱真的我一直在傻笑!这孩子太可爱啦!
ODM的时候,John走到海鸥面前唱“My place is here. ”的时候我满脑子对对对你的位置就是这里就是他身边真的太和谐了😂不过John没有拍海鸥肩欸……
下小雨真的,如果不是另一个实在太糟心……John可以很明显听出来声音有些颤抖,有些慌张害怕的感觉,如果另一个好那么一点真的会是非常棒的下小雨的……很难过了。
街垒其实就还好,比较普通?然后下水道里金毛太厉害了,全程公主抱着他和沙威唱完全程走下舞台,我本来以为是John比泡泡更轻?然后听说后面几天金毛也是这么抱着泡泡唱完的……所以大概只是……金毛健身卓有成效?
空桌椅John贡献了一处忘词[捂脸]不过好在他前几句带点哭腔所以可以脑补成哽咽地唱不下去【】最后拄拐踉跄地走非常逼真!
婚礼和epilogue的John真的完完全全是乖巧.jpg,人家小马都是单膝下跪的,这个宝宝完全是双腿跪下的,和那张乖巧.jpg简直一模一样,最绝的是他这么跪居然还能那么快爬起来,人才啊!
要总结的话,John真的是我看过这么多小马里最甜最会谈恋爱的,很羡慕John的女朋友了!想和John谈恋爱!
说完John说说别的吧……首先海鸥,我现在每到"They will come when we call"心都吊在嗓子眼里怕他破音啊,但他没有一次不唱劈叉的啊……反正我现在看开了,就当收集他不同的破音方式吧[再见]除了这个海鸥现在真的是完全挑不出任何错,虽然JonnyE永远是我心中的白月光No1,但是海鸥差不多能和我几十米粉丝滤镜的Anton并列第二了……海鸥总体是一个偏冷的E,之前说他ODM的时候不会拥抱格朗泰尔只是淡淡的看着他然后转身跑走,现在他DWM也不会主动拥抱格朗泰尔安慰他了,而是等到格朗泰尔一把扎进他的肩膀的时候才迟疑着伸出手抱住他,对我来说比之前的处理更好一些?
虽然说觉得海鸥E偏冷,但其实也能感到他的E的人情味儿,还是DWM的时候最明显。在同伴们唱歌喝酒的时候他会抱着手臂斜倚在街垒上默默地微微笑着看着他们,也会轻轻跟着一起哼唱着转身爬上街垒为之后做准备,甚至会宽慰街垒里的姑娘们……????!!!!天啦安灼拉居然会安慰姑娘!!!!
当然,海鸥倒挂街垒那个瞪着眼睛死不瞑目,那个演法,太过了我受不了了……爆哭,讲道理他的眼睛真的屏蔽光的吗他都不觉得闪得慌哦……
其他人……金毛依然稳步进步中,每次看都比上次更好,金毛真的很厉害!时隔数月再看海胆……hummm,就还是海胆吧。但是很意外,街垒转到安灼拉和小g那边的时候,他会站在街垒上一脸伤痛地看着小g伸出手……就这演法挺罗素克劳的?和给小g戴花差不多的感觉,不大沙威,但就还是挺……戳
【这俩人的stars也一样想让我起身去洗手间。】
差不多就是这样了,我需要吸更多的John马!很需要了!

Exaid - Bat Out of Hell(序章)

发现Intro就直接用Heaven Can Wait不太合适,于是换了个名字重发……

CP暂定是九梦、檀帕,花妮、镜姬可能?

世界观和标题都来自于音乐剧《Bat Out of Hell》

—————————————————————————————————

序章-Nameless Land

城市的中央,高塔巍然耸立。

这座城市本没有名字,却被城中的人们唤作圣都。这座城市位于地平线的尽头,一个任何国家的政府都无法触及的法外之地。城市的建造者即是城市的管理者,亦是圣都中央高塔的建造者和所有者——檀正宗。

没有人知道檀正宗是怎么靠着一己之力建成圣都的。总之,檀正宗成为了这座新建城市的主人和管理者,圣都也逐渐繁荣起来,没人对他有什么意见,直到那天的到来。

ZeroDay.

虽然被这么称呼,但那其实并不只是发生在某一天的事。城里的大人们忽然发现,自己的孩子在到了十八岁之后,就再也不会继续生长了,仿佛被冻结了一般。理所当然的,这引起了极大的恐慌,檀正宗得知之后,也立刻召集了手下的科学家们对这一现象进行研究。

可是没有用,即使是最尖端的科学家,也无法破解出冻结的原理。

大人们害怕了,这其中也包括檀正宗。没有人愿意看到在自己变老的同时,有些人却一直保持着年轻时的样子。

最初只是秘密缉捕,高调的年轻人们被秘密带往檀正宗的监狱里,消失在城市之中。后来缉捕行动愈发明目张胆,在掌握着绝对权力的檀正宗的管理下,没有人能够逃脱。

然而并不是没有人反抗。在自称为“帕拉德”的神秘青年的带领下,年轻人们迅速集结在了一起。The Lost,这是他们给自己取的名字。在圣都的地下,他们建立了属于自己的地下城,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武装力量,他们有了与檀正宗一较高下的希望。

随着时间的流逝,冲突逐渐趋于和平——无论是普通人还是The Lost,终归是希望和平的人多些。檀正宗也不再搜捕The Lost,至少不再光明正大地搜捕。日子仿佛又回归了之前的平静,除了中央高塔里的工作人员,没有人知道中央高塔里永远地少了一个人。

檀黎斗,檀正宗的亲生儿子,在18岁生日之后,被赶出了一直居住的中央高塔,原因很简单:

他的时间被冻结了。

那之后又过了好些年,终于,檀正宗的第二个儿子,檀永梦,也要成年了。

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Exaid】一切结束之后(二)

只有在忙的时候摸鱼才最有效率

cp惯例的九梦和檀帕,以及墨姬(石墨X小姬)未来可能会有可能不会有我也不知道的花镜和妮可/Poppy(斜杠前后无意义)

不管你们怎么想这cp反正我就是要搞事

祝食用愉快?

———————————————————————————————————

说是搞事情,但在这个刚刚建立的新游戏世界里,两人其实也折腾不出什么太大的事情,于是两人眼神一对上,就达成了共识——他们决定先去格拉法特的家里看看。游戏世界地广人稀,在得知可以不用和帕拉德以及檀黎斗身处一个屋檐下之后,格拉法特当即就决定“抛弃”俩人。

“我看够他们整天或真或假你来我往暗流涌动打情骂俏的秀恩爱了,我需要一个人呆着。”格拉法特如是说。

可惜这么简单的愿望,神明都不愿意让它实现。另一个人得知格拉法特想要一个人住之后,不由分说地拎着行李不顾他的反对住进了他的新家。

“说得好像我反对有用似的。”格拉法特无奈地叹了口气,“明明对其他人那么温柔,怎么对上我就那么强势呢!”

百赖小姬,女,镜飞彩的前女友,现与格拉法特“同居”中。

当檀黎斗和帕拉德到达格拉法特的新家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格拉法特站在小姬身后帮小姬梳头发的场景。虽然看上去一脸不情不愿,格拉法特的动作倒是十分轻柔,像是怕弄疼了小姬一般。小姬低着头,任由格拉法特的手在她的发间穿梭,画面一派和谐。

檀黎斗和帕拉德交换了一个充满兴味的眼神,正专注着对付小姬头发的格拉法特忽然觉得后背一凉。匆匆忙忙结束了手上的动作,格拉法特才不满地看向两人。

“你们来干什么?”格拉法特的语气并不是很好。

“没什么事情,来看看你不行吗?作为曾经的伙伴。”檀黎斗微笑着回答。

“啧,笑得真恶心。”格拉法特皱了皱眉。

“别理他。”小姬站起身来,“他刚刚被飞彩教训了一顿,正气着呢。”

“喂百赖,没必要什么事都说吧!”格拉法特转头,瞪着小姬。

“因为是事实嘛,也没什么不能说的吧。”小姬不甘示弱地瞪了回去。格拉法特撇了撇嘴,却没再反驳。

“你们俩看完了吧?还有什么事情吗?”格拉法特只能将怨气发到檀黎斗和帕拉德的身上。小姬不满地看了他一眼,却也没再说些什么,也许她也在奇怪为何两人会来到这里。

“本来是有的,不过现在也没有了。”帕拉德一下子失去了搞事的兴致,“喂檀,我们走吧。”

“真是意外啊,你也有没兴致的时候。”虽然这么说着,檀黎斗却还是跟着帕拉德离开了,只留下格拉法特和小姬一脸莫名地互相看着。

而在另一边的现实世界,极其少见的,CR的专用办公室里又久违地聚集了包括花家大我在内的三名医生——在事件结束后,大我也重新获得了卫生省颁发的执照,回到了圣都医院放射科。令人意外的是,西马妮可也在。

“这里是CR的办公室,无关人等请出去。”飞彩瞥了妮可一眼,冷淡地说。

“哈?我当然是因为有事情才过来的。”妮可瞪了飞彩一眼,举起了手中的手机。

“Hi~大家好久不见!我是Poppy哟~”妮可的手机屏幕里是大家熟悉的身影,“虽然不知道为什么,Poppy忽然就出现在了妮可的手机里,到底是为什么呢?”

“你那边也这样吗?!”飞彩看到之后,也拿出了自己的手机,默默地按了几下之后展示给大家。

“飞彩,午休了吗?”屏幕里传来温柔的女声。

“小姬小姐?!”永梦有些震惊,然后转头看向飞彩,“所以飞彩先生的手机里是小姬小姐吗?”

“不止。”飞彩有些头疼,“小姬,那家伙呢?”

“飞彩居然想见他?真意外,他在楼上打扫呢,我去叫他。”小姬向楼上走去,手机里的画面也随着她的动作变化着。她推开门,屏幕里赫然出现了一个穿着围裙带着头巾的男人。

“格拉法特?!”大我、妮可和永梦一起冲到了飞彩的手机屏幕前——比起小姬,显然格拉法特在飞彩的手机里这件事更令人震惊,尤其这个格拉法特还一副人妻的打扮。

“你这家伙,怎么突然闯进来?”格拉法特倒是没对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几人表现出什么意外,反而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对着小姬。

“格拉法特!”还没等飞彩生气,小姬已经瞥向了格拉法特,“有什么不满吗?”

“倒也没有什么……”格拉法特撇了撇嘴,把视线转向了飞彩等人,“你们又想干什么?”

屏幕这边的几人已经目瞪口呆了。

“飞彩先生,小姬小姐是这样的人吗?”永梦拉了拉飞彩的袖子,小声问。

“不,小姬是个很温柔体贴的人。”飞彩一口否决了,“不过没想到小姬还有这样一面……”

“啧,女人真可怕。”大我一副心有余悸感同身受的样子。

“大我,你说什么?”妮可的眼刀瞬间飞向大我。

“不,没什么。不过这样说来。”大我急忙转移话题,“Exaid……宝生,你那边也一样吗?”

“确实,研修医,你那边什么情况?”飞彩也看向了永梦。

“明明我已经是正式的儿科医生了……”永梦嘟囔着,拿出自己的手机,“我这边情况似乎比较复杂。”

然而屏幕上回应他的只有九条贵利矢一个人。

“呀,永梦,休息了吗?”贵利矢招了招手,“什么啊,你们也在啊。”

“贵利矢先生?只有你一个人吗?”永梦有些讶异。

“是啊,你觉得我会一直和那两个人待在一起吗?”贵利矢挑了挑眉,“他们大概又不知道跑哪里搞事情去了吧。不过总觉得只要你打开了这个游戏,某个Bugster没过多久就会出现了。”

贵利矢的话音刚落,一个彩色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屏幕里,把贵利矢挤出了画面。

“永梦!你来和我玩了吗?”

“我就说吧?真是的,帕拉德你不要挤我啊!”屏幕里传来了贵利矢的声音,永梦无奈地看着互相想把对方挤出屏幕的两个“人”。

“啊真是受不了了。”妮可一脸鄙夷地看着屏幕,“这两个人是只有六岁吗?”

“从某种层面上说,确实他们俩都只有六岁。”永梦默默地点了点头。

“不过到底为什么他们会突然出现在我们手机里?”飞彩并没有理会屏幕里的混乱。

“如果他们都在的话,那就还差那一个人。”大我看着三台手机里的五个人,“不管怎么想都是那个混蛋的原因吧。”

“怎么了?你们需要神明大人来为你们解答疑虑吗?”在帕拉德和贵利矢的身前,一张脸缓缓从下往上升起,吓得永梦差点摔了手中的手机。

“真是的檀(社长‘先生’),你挡到我了!”然后那张脸又被正在争吵的两个人按了下去。

“总之,按黎斗先生的说法,他制作了这个叫‘Bugster养成计划’的游戏,并且不知道用什么办法让全世界的手机强行自动安装了这个游戏。不过他们似乎是不能再从游戏世界回到现实世界的样子。”永梦叹了口气,将刚刚从檀黎斗那里听来的话告诉众人,“怎么说呢,总觉得跟电子宠物似的。”

“宝生永梦,请不要用电子宠物那种低级的东西来形容我究极的游戏。”永梦手机里的三人似乎终于找到了合适的站立位置。

“嘛,也没什么不好的吧?是吧,永梦。”贵利矢倒是看得很开,他看着永梦忽然坏笑了一下,“喵?”

永梦忽然觉得自己被贵利矢可爱到了。

“欸,九条好过分!”帕拉德有些不满,“永梦不喜欢那样的吧,汪?”

还没等永梦有什么反应,另一个人不高兴了。

“帕拉德,九条就算了,你作为Bugster的尊严呢?”

“怎么了檀,吃醋了吗?”帕拉德显得很高兴,“我也可以叫给你听啊,汪~”

永梦受不了了。永梦关掉了游戏后台并按了锁屏键,然后他想了想,干脆关了机。

“所以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愿意和他们两个住一起了吗?”飞彩的手机屏幕里传来了格拉法特嘲笑的声音,飞彩想了想,也关了机。

“似乎前途多舛呢,是不是,小妮可?”Poppy似乎憋着笑。

“真是的,不要加‘小’啦。”妮可埋怨了一句,然后似乎也笑了,一副想要看热闹的样子,“不过不是挺好的嘛,能看到这群人焦头烂额的样子。”

大我站在一旁,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点了点头——反正他的手机里啥都没有。

永梦看了眼相处良好的女子组,一脸无所谓的大我,以及虽然看似波澜不惊但仔细看却皱着眉头一副头疼样的飞彩,又想到自己手机里的三个人,不由得觉得有些胃疼。

未来的日子还长着呢,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