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为亦为

Bloody Call 第一章 (全员主双黄)

我来填坑了……

并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虽然是第一章但依然是个引子

————————————————————————————————

黄磊醒来的时候,看到的是头顶上雪白的天花板。他坐起身来环顾四周——是一个很考究的房间。正当他打算进一步观察的时候,门打开了。黄磊条件反射的望向门口,首先进来的是一个戴着墨镜的莽汉,相比之下,跟在他身后的男人则显得略有些娇小。两人直直地走向黄磊,然后非常自然地坐在了床边。


“你叫什么名字啊?为什么倒在我们Freikorps门口啊?诶我怎么觉着你看着有点眼熟,黄渤你认识他不?”戴着墨镜的男人首先开了口,一连串的问题从他的口中冒了出来。


“嘿红雷你可真行,你这还让不让人回答了?这位先生你可别理他,他说话从来不过脑子。我是Freikorps的黄渤,他是我们Freikorps的领袖孙红雷。”


“黄渤,你就是嫉妒我长得比你好看。对了,你,叫我颜王,颜值的颜。”孙红雷拿下了眼镜,一本正经地说。


“行行行好看好看你最好看。”


“我叫黄磊。” 黄磊忍不住打断了两人的插科打诨,他看着孙红雷和黄渤,声音有些发抖,似乎是有些吓着了。


“我是NEDE的实验品半琦。实验失败了,我就被他们扔出来了。我没地方去,听街上的人说Freikorps……可能愿意收留我这样的,我就来了。”


“哎哟这可怜的,这是被他们吓得多惨啊?这样吧,你以后就留在我们Freikorps了,管吃管住。”孙红雷想了想,一口答应了下来,“诶黄渤,我们这儿还有地方吧?”


“地方倒是有,但你这就留着人家啦?也不怕……”黄渤话还没说完就收住了,万一黄磊说的是真的,这么明确的听到他的怀疑怕是会有些伤心。


“怕什么!这样吧,磊磊是吧,我让他们给你安排房间,刚好黄渤缺个助理,你就跟着他吧。没什么事儿了,你先好好休息,我们先走了。”不顾黄渤的反对,孙红雷抬腿便走出了房间。黄渤安抚地看了黄磊一眼,追了出去。


所以他们都没来得及看见黄磊在两人走后一瞬间变得阴沉的表情。


“红雷,你怎么想的?”一走出房间,黄渤就对着孙红雷发问了,“这黄磊在这么个时间出现,还编了个这样的理由,你信他?”


“黄渤,你是不是真当我傻?”孙红雷一脸严肃。


“那谁知道,你疯起来我可说不好。”黄渤白了他一眼,“当时要不是我拦着你你是不是真得赔上我们一半人?”


“黄渤,你好好说话!我认真的,这个黄磊肯定有问题,我想放在身边好好观察,交给你了。“


“你想放在身边好好观察,然后就交给我了?孙红雷你可真行。好吧你是团长我听你的,我还不信我找不出他的问题了。”


一门之隔的黄磊并没有听到黄渤和孙红雷的对话。他正在考虑下一步的计划:虽然他现在已经呆在了Freikorps的最中心,不过他知道,Freikorps并不会这么快就信任他。黄磊从床上起来,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房间。在确定了房间里没有摄像头之后,他眨了眨右眼——一连串复杂的符号从他的右眼中略过,最后定格在了其中一个符号上。几秒后,一个戴着面具的人影出现在了空中。


“恩索夫……磊哥,看起来你已经在Freikorps了?”那人影看了看四周,开口问道。


“就凭一个房间也能看得出来?奥汀你可以啊。”黄磊也跟着看了看四周,说话间不由得带了些笑意。


“磊哥,你不用这么叫我。你是我的朋友,不是属下。”被称作奥汀的男人倒是一脸严肃。


“也是。小猪,我现在已经进入了Freikorps,孙红雷让我做黄渤的助理。我怀疑他们是想就近监视我的行动。“


“意料之中,要是他们那么容易相信你,击垮他们也太无趣了吧。”


“小猪,不可轻敌啊。不过最终赢的肯定是我们NEDE,这边就交给我吧,你安心处理那边的事情。”


“那就交给你了,磊哥。我相信你。”


“放心吧。以后没有大事就别联系了,就这样。”说完,黄磊又眨了眨眼睛。符文在他的眼中划过,最终恢复了一片墨色。


切断了通讯后,黄磊又躺回了床上。来日方长,他还得仔细想想,要如何取得孙红雷的信任,得到Freikorps的机密情报。


更重要的是,如何让黄渤——唯一成功的实验品Yggdrasil,回到NEDE自愿完成那个计划。


“现在不相信我没关系。”黄磊心想,“迟早有一天,Freikorps的所有命令都会是我的命令。”


黄磊,从来就不是NEDE什么失败的试验品。他是NEDE的军师恩索夫,首领罗志祥的左膀右臂。


而此时,办公室里的孙红雷和黄渤却在想着同样一个问题——见到黄磊的时候,那股熟悉感究竟从何而来呢?在两人从NEDE叛逃之后,就有一部分的记忆永远地留在了那片黑暗之中。他们记得自己为何离开NEDE,却不记得自己如何离开NEDE。等到有记忆的时候,他们已经站在了王自健的酒馆门口——那是格拉斯海姆地下交易的中心,只要付得起代价,什么都可以得到。刚离开NEDE的孙红雷和黄渤没有代价可付,不过幸运的是,王自健是他们的朋友,可以心甘情愿被揍的那种。于是在地下的小酒馆里,Freikorps开始了征程。


缺失的记忆对他们并没有太大的影响,直到今天他们看见黄磊。黄渤直觉黄磊对他的过去至关紧要——和孙红雷不同,他几乎失去了自己全部的记忆。孙红雷记得自己在NEDE的大部分时光,可是黄渤却丝毫也想不起来没有孙红雷的任何记忆。


“黄磊……吗。”黄渤有些头疼,“这以后可得麻烦了。”

———————————————————————————————

*罗志祥,Code Name奥汀(Odin),NEDE首领

*黄磊,Code Name恩索夫(Ensof) ,NEDE军师?

*孙红雷,Freikorps首领,前NEDE成员,Code Name?

*黄渤,Freikorps军师,前NEDE成员,Code Name尤格德拉西尔(Yggdrasil)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