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为亦为

夜半歌声 The second movement(第二乐章)

我知道我坑了很久,所以我来填坑了

开坑的时候我还吃黄萝卜,如今我已经双黄only了

于是这篇文已经如同脱缰的野马一样不受我控制了

祝看得愉快

————————————————————————————————

读罢这封信,黄磊的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股与这幽灵一较高下的心思。他很好奇,那位幽灵朋友会以什么样的方法让他满足他的要求。


第五包厢吗,他倒是很期待明天能在那里与这位朋友见见面,好好聊一聊呢。 



第二乐章


演出开始前十分钟,剧院内一片嘈杂。黄磊的新剧院的首秀,自然少不了他的义兄孙红雷的捧场。孙红雷既然来了,便也少不了颜城的各种权贵了。因此,虽然演出的是少有人欣赏的西洋货,这座剧院却也罕有地卖空了所有的票。王迅倒是数着钱乐得合不拢嘴,黄磊却犯了愁:王迅一看到钱就头脑发热,早忘了要给他留位子的事儿。当然黄磊承认,他也有那么一丁点儿故意不提醒王迅的意思。这样一来,他就只能坐在第五包厢了。


直到黄磊走向第五包厢入口的时候,王迅才反应过来自己忘了给这位少爷留位置。随后便是一连串的抱歉,还有连续不断的劝说。


“黄磊公子啊,我知道没给您留票是我不对……可,可是您也不能去第五包厢啊!听说这第五包厢,有鬼!“


“王迅,亏你还是留过学的呢,这世上哪儿有什么鬼啊,只有装神弄鬼的人。”黄磊不以为意地笑了笑,“你别说了,今天我一定要见识下这个所谓的O.G到底是个什么人。”


说罢,黄磊就推开了第五包厢的门,把王迅的喋喋不休挡在了门后。包厢里空无一人,黄磊仔细查看了一番,并没有发现所谓“鬼”的痕迹。他选择了一个位置坐下,之后不久剧院的提示铃就响起了。灯光暗下,大幕拉起,演出正式开始了。


黄磊看着舞台上的演出,显得有些兴趣缺缺。说实话,王迅临时拼凑的这场演出质量实在算不上优秀,而黄磊在留学的时候却是几乎听遍了所有优秀的制作。这样的状态持续到罗志祥开口唱出第一句话。一开始,黄磊只是觉得有些好笑:王迅这家伙也不知道找了什么人来应急,歌剧哪有让男人唱女主角的?但是听了几句,他却觉得有些不对劲了——这个人的声音太过熟悉,熟悉得让他想起了一个人。


“小猪?”


黄磊依稀记得,在他还只有十几岁的时候,颜城来过一对父子。那家姓罗,听说是个留过洋的音乐家,学的还是小提琴这样新鲜的玩意儿。黄磊从小就喜欢新奇的东西,罗家自此成为了他最爱去的地方。黄磊很喜欢小提琴的声音,也喜欢那些来自异国的旋律。那会儿他爹宠他,也就由着他的性子跟着罗家父亲学了琴,罗叔叔也就这么变成了罗老师。


黄磊就是因此认识了罗家的儿子罗志祥。罗志祥比黄磊小上几岁,但男孩子们的友情来得突然,一来二去两人就成为了朋友。罗志祥倒是没跟着父亲学琴,他更喜欢唱歌跳舞。于是黄磊跟着罗老师拉小提琴的时候,罗志祥就在旁边跟着哼两句跳两下。等罗老师的教学时间结束,两个小男孩就乖乖地坐着,听罗老师讲那些年留学的见闻。黄磊留洋读书的念头,也是从那个时候埋下的。


后来,罗家父子离开了颜城。那之后,黄磊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们,也没有听到过任何他们的消息。


舞台上,罗志祥的的演唱已经接近了尾声,黄磊被一片如雷般的掌声惊醒,才终于从遥远的回忆中回到现实,跟着一起鼓了两下掌。演出意外地获得了成功,但黄磊已经不在意了。帷幕一落下,他就离开了第五包厢——消失多年的朋友重新出现,不管怎么说都是要去见见的。


也因此,他并没有注意到第五包厢的墙上打开的暗门,和躲在暗门的阴影中戴着面具一脸复杂的男人。


剧院的后台非常热闹,舞队的男孩子女孩子们正围着罗志祥唧唧喳喳地说着话。张艺兴的脸上一脸艳羡,而话题的中心罗志祥满是放松和兴奋。不过轻松的气氛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张夫人——这个剧团的领舞来了。


“你们就知道在这儿说话!看看今天你们的演出,跳的是个什么样子?”张夫人的拐杖狠狠地敲击着地板,“还不赶紧去练习?”


舞队很快散去,原地只留下了罗志祥一个人。他的脸上还残留着演出成功的兴奋,却也带上了一丝不安。


“小猪,你今天表现很好。快换了衣服过来,有人要见你。”听罢,罗志祥才松了一口气,他知道他今天的表现没有让他的老师失望。匆匆忙忙地换完衣服,他就跟着张夫人离开了化妆间。


黄磊来晚了一步。等他来到化妆间的时候,等着他的就只有紧闭的门和门口几个正在练舞的男孩女孩们。黄磊想了想,叫住了正在练习的男孩中的一个。


“不好意思,你知道罗志祥去哪儿了吗?”


“黄磊少爷?小猪哥被我母亲叫走了,我也不知道他去哪儿了。”被叫住的正是张艺兴。


“哦,这样……那你知道他还回来吗?”黄磊继续追问。


“应该还回来吧?小猪哥东西还在这儿呢。要不您在这儿等着,我帮您开门。”


“好,谢谢,麻烦你了啊。对了,别叫我少爷,叫哥就好,我比你小猪哥也大不了几岁。”


“黄磊哥,不麻烦的。”一边说着,张艺兴一边帮忙打开了化妆间的门,“您先坐坐,我继续练习去了。”


黄磊走进化妆间,一面巨大的镜子立时吸引了他的注意力。黄磊说不出为什么,他只觉得这面镜子有些奇怪。他走上前去,想从中发现什么端倪,却以失败告终。于是他也不再理会这面镜子,在旁边的化妆桌前找了把椅子坐下。


化妆桌上放着一朵玫瑰花,送花的人用黑色的丝带在花上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黄磊本来不想碰它的——这毕竟是别人送的花,可是他却在标签上看到了自己的名字。他刚想拿起玫瑰花看个究竟,却听到了响彻整个房间的声音。


“你终于来了。”


是个男人的声音,虽然那人竭力做出威严的样子,但依然显得有些软糯。


“你就是那个O.G?你这话什么意思?”黄磊有些惊讶,他并没有想到那个“鬼”会就这样出现,而话中的意思,似乎还在等他。


“对,就是我。黄磊,我一直在等你。”


“装神弄鬼的有什么意思?既然在等我,你就出来,我们面对面说。”


“也是啊。”


男人话音刚落,黄磊就发现那面巨大的镜子里冒出了大量的白烟。很快,白烟就蔓延了整间化妆室,呛得黄磊直咳嗽。随后是一阵吱吱呀呀的响声,黄磊在白烟中努力辨别声音的来源——果不其然,是那面镜子。镜子缓缓地打开,一个人影伴随着白烟出现在了黄磊的面前。


正当黄磊想嘲笑“鬼”的出场太过装模作样之时,他却止不住地咳嗽了起来。


“我就说不能搞这么多烟,呛死我了,下次得记住了。”


黄磊看着这个一手扶着镜子,一手疯狂地扇着烟雾的“鬼”,忍不住上前扶住了他——虽然他的手刚一搭上“鬼”的肩膀他就后悔了。


那个“鬼”借着黄磊的力站直了身子。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斗篷,正了正自己脸上的面具,对着黄磊伸出了手。


“跟我来。”


仿佛被什么蛊惑了一般,黄磊握住了那双手,跟着他走进了镜子里。镜子缓缓地合上,白烟散去,化妆室又回到了原来的模样。


化妆室外传来了说话的声音,罗志祥回来了。他和张艺兴笑闹着打开了化妆室的门——化妆室内空无一人,一切都是他离开时的模样,除了地上掉落的玫瑰。


玫瑰旁的标签上只写了三个字:


致:黄磊。


“磊哥?黄磊?”


黄磊失踪了。 


————————————————————————————————

一句话概括:魅影渤抛弃了克里斯汀猪拐走了子爵磊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