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为亦为

【愁泉】花间清泉(吐花梗)

说明:

这个梗不属于我。

ooc突破天际。

祝看的愉快。

——————————————————————————————

等到空闲愁意识到的时候,虎石和泉已经很久没有来找过他了。

期初他并不在意,不管是team柊还是team凤,日常的课程都十分的繁重,虎石没空来找他也是正常。但是日子一长,他却发现不对了。空闲愁自小和虎石和泉一起长大,是邻居是同学是青梅竹马,可以说他们彼此都是最了解对方的人,像这样不打一声招呼就在他面前消失这么久不是虎石的作风。更何况,虎石那个轻浮男怎么可能不问他借摩托车载女孩子呢?

青梅竹马的反常让空闲愁略有些不安,连带着在日常的练习中也失误了几次。在练习的间隙,空闲愁头上搭着毛巾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开始仔细思索最近自己有没有什么地方得罪了虎石,但是无论怎么想,他都毫无头绪。

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晚上空闲愁回到寝室,或者说当他回到寝室之后,这样的状态也丝毫未见到好转。

“空闲你今天怎么了?一副浑浑噩噩的样子。”兴许是他的样子太过异常,平时不太与他说话的室友月皇海斗也主动搭话问起了他的情况。

“……没什么。”空闲愁显然不愿意多说。

“如果不是你今天练习出了那么多错我才懒得问。”

“我今天出了很多错?”空闲愁似乎有些震惊。

“……原来你没有意识到吗?!我说空闲,你这种状态会给我们添麻烦的。有什么事情赶紧去解决掉。”

“抱歉。我会尽快解决的。”

与月皇海斗谈完话的结果是,第二天的下午,空闲愁缺席了五个人的常规训练,等在了team柊排练室的门口。排练室大门紧闭,但却可以听见门内传出来的音乐声。虽然很轻,但是空闲愁还是能够很清晰地辨认出自家发小的声音:清澈而温柔,像山间清泉一样潺潺流动——正如他的名字一般。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习惯了这样一个人在自己的身边呢?听着似有若无的歌声,空闲愁想。他和虎石和泉从幼儿园就认识,后来又上了同一所小学、同一所初中,直到现在,同一所高中。有的时候,空闲愁也会感叹命运的神奇,让初时看着异常不顺眼的虎石和泉成为了他最好的朋友。

在月皇海斗点出之后,空闲愁也想过自己是不是太过放任虎石,但是看着在自己面前就不自觉地抱怨起来的像是在撒娇一样的虎石和泉,他也不自觉地放任起他来。也许是习惯吧,他这么想着,却从来没细想过这个习惯背后到底意味着什么。

空闲愁听很多人提起过,虎石和泉看似轻浮,却很会照顾人。但是在空闲愁看来,虎石一直是一个需要被照顾的人。这个区别说明了什么,空闲愁此前也从未想过。

也许是因为距离太近了,有些事情,反而看不清。

在门外等着虎石和泉的这段漫长而又短暂的时间里,空闲愁想了很多,过去的、现在的,还有未来的。终于,排练室的大门打开了,team柊的成员一个接一个走了出来,看到等在门口的他,露出了或疑惑或了然或不屑的表情,空闲愁没有在意。虎石和泉走在最后,看到空闲愁的那一瞬间,转过身就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空闲愁一把抓住了虎石的手。

“虎石,我们谈谈。”

“我可不觉得和你有什么好谈的,空闲同学。”

听到虎石冷淡的话语,空闲愁愣住了。自认识虎石和泉以来,他就一直在身边“愁”、“愁”地叫个不停,这恐怕是空闲愁第一次听见虎石和泉这么冷淡和疏远地称呼。

“虎石,你们去聊聊吧。一直逃避可不行,对吧,荣吾。”

“是啊。”申渡一如既往地赞同辰己的话。

“既然辰己君都这么说了,虎石你赶紧去把这事解决了,你这几天给我们添了多少麻烦啊!”卯川附和道。

“欸,虎石这几天添麻烦了吗?我可没有觉得啊,哈哈哈☆。”戊峰爽朗地放着闪。

“笨蛋戊峰君,这种时候别废话!”卯川拖着毫无自觉的戊峰渐渐远去,辰己和申渡颇为同情,也许是幸灾乐祸地看了空闲愁一眼,也相偕离去。

“那么,找我有什么事,空闲同学?”虎石抱臂靠着墙,看着空闲愁。

“其实也没有什么事……”

“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空闲愁的话没说完就被虎石打断,“我还赶着去约会呢。就这样……咳咳咳咳。”

虎石刚准备走,忽然就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虎石?没事吧!”空闲愁赶忙上前扶住虎石,“这是?”

虎石的手心里,躺着几片鲜艳的玫瑰花瓣。

“愁你别碰!”眼看着空闲愁的手就要碰上手中的花瓣,虎石情急之下也忘了要在称呼上和他保持距离。

“虎石你……恋爱了?”空闲愁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你不是一直都在恋爱吗?”

“要你管。”虎石嘟哝了一句,然后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虎石和泉患上了花吐症——只有恋心得不到回应的人才会患上的疾病,除了得到回应,无药可医。空闲愁忽然觉得有些好笑,这个轻浮男也会有暗恋的一天吗?但是他笑不出来。

虎石和泉,他的发小,性命危在旦夕,可他却没有任何能帮助他的。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沉默良久,空闲愁问,然后得到了虎石和泉一个看白痴一样的眼神。

空闲愁忽然就明白了些什么,虽然他还是不知道虎石和泉为什么想要和他保持距离。

“你应该早点告诉我。”空闲愁笑了,然后在虎石和泉不解的眼神中吻上了他的唇。

一切迎刃而解。

“甜的。”放开虎石和泉后,空闲愁舔了舔嘴唇。

“……我还以为我真的会死。”虎石和泉似乎还没反应过来。

“要再来一次吗?”空闲愁不等虎石和泉的回应,再度亲吻了上去。

“我说愁,这是你的初吻吧?吻技真差啊,纯情boy。”虎石终于反应了过来,一把搂上了空闲愁,露出了一个揶揄的表情。

“以后会好的。”空闲愁平静地说,然后看着自家发小瞬间僵硬的脸和微微发红的耳根。

“愁原来是这种性格的吗……”

“还去约会吗?”

“去!不过我迟到这么久女孩子肯定已经走了,愁你要赔我!”

“好,我陪你。”

……

第二天的排练中,team凤和team柊的人都发现,自家队友终于恢复了常态,如果不看他们忍不住上翘的嘴角的话。

总之,可喜可贺。


评论(5)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