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为亦为

夜半歌声 The first movement(第一乐章)

写在前面:主要人物全部登场!和原作对应关系应该也很明显啦!以及文中所写的和歌剧有关的千万别当真!


颜城是一个边陲小城。虽然地处偏僻,平日里却也少不了人来人往。然而如今的颜城却显得十分萧瑟,完全没有曾经热闹的景象。城门上的寻人启事被风吹落,飘入护城河中随着河水流走。这张寻人启事已经在城门上贴了数十年了,如今却随着城破而消失在了水中。


寻人启事上的人是黄磊,颜城城主孙红雷的义弟,也是他最好的助手。孙红雷是个武将,最擅长用拳头说话,打退了无数看上这座城的敌人;而黄磊是个文臣,号称智技天下无双,用满脑子的计谋将这座城市管理得有条不紊。那是这座城市最繁荣的时代。


……


颜城里唯一的一座剧院现下一片混乱。这座剧院原先不知是谁建立的,只听说是一位从西洋留学归来的男人。最早的时候,剧院里戏剧不断,但客人一直都不多。颜城毕竟偏僻,少有人愿意欣赏西洋传来的新玩意儿。到了最后,剧院竟被一个草台戏班子占据了,每日里演些乱七八糟的戏。饶是如此,这剧院的生意倒是渐渐的好了起来。即使在剧院里听戏实在是有些不伦不类,但是比起西洋所谓的歌剧,还是传统的戏班子更吸引颜城的百姓。


不过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如今,颜城城主孙红雷的义弟黄磊从西洋留学归来了。在听说这座剧院的遭遇之后,黄磊无比惋惜。这座剧院无论是建筑外观还是剧场音效,全都是上乘之作,用来给这草台班子唱戏实在是可惜了。孙红雷听罢,大手一挥买下了剧院,找了手下一个叫王迅的喝过一点洋墨水的当了这剧院的新经理,责令戏班子早日撤离剧院,还这剧院本来的面貌。


剧院要重新开张,自然是要排新的剧目。王迅为剧院开张安排的是一出经典的歌剧《汉尼拔》,讲的是迦太基统帅汉尼拔进攻罗马的故事。这出剧目在西方即使不能说是家喻户晓,也算小有名气了。演出的歌剧团并不有名,事实上能凑齐一个歌剧团进行演出,已经是王迅的本事了。


离演出只有一天了,剧院的彩排正如火如荼的进行着。黄磊走进剧院,看着这一片混乱的景象,不由得有些好笑。剧团这群演员们正“咿咿呀呀”吊着嗓子,一派戏园子的作风,看不出一点儿歌剧团的样子。王迅看见黄磊来了,立马迎了上去。


“黄磊公子,您怎么来了?我还以为您要明天开张才来看呢。”


“今天没事儿,就来随便看看。诶王迅,他们这是在排练歌剧啊?怎么还跟要唱大戏似的啊。这明天能行吗?”


“黄磊公子您这是不相信我啊!不行,我要让他们先唱一段给您听听。”


“这也行吧。那就先听一段儿呗。第一幕那咏叹调让你们团首席唱来听听?”


“行啊。黄磊公子我告诉您,我那Diva可厉害着呢!”


说罢,王迅就去找那女高音和指挥商量献唱的事了。黄磊好笑的摇摇头,巡视着后台。而在他没有注意到的角落,却有个人偷偷地在观察他。那个人叫罗志祥,昵称小猪,原先是霸占了剧院的戏班子里的一名学徒。如今戏班子被迫撤走了,他却凭着一把好嗓子和一副好身段留在了新来的歌剧团中。


“他不记得我。”罗志祥看着意气风发的黄磊,略微低下了头。


“小猪哥你说什么?”他身边的张艺兴有些疑惑。张艺兴是这个歌剧团领舞的儿子,现在和罗志祥一起做剧团的群舞。他们年龄相仿,又分在同一间宿舍,便迅速地熟络了起来。


“没什么。快去练习啦你!小心你妈看到你偷懒又揍你。”罗志祥白了张艺兴一眼。


“不会的吧!你可别吓我啊哥哥!”


罗志祥微微笑了一下,没有理睬他。两人说话的当口,剧院的首席女高音已经做好准备献唱了。她要唱的歌叫《念妾》,西洋名为《Think of me》,是这出歌剧最精彩的曲目之一。她唱得确实好听,饶是罗志祥已经听过多次,还是不由得沉醉在她的歌声之中。


黄磊也一样。纵使在西洋留学时已经听过很多人演唱的这首歌,他还是要承认,这位Diva唱得不赖,在技巧上毫无可指摘之处,而王迅请人填上的中文词也给这首歌带来了一种特别的韵味。只是……他微微皱了下眉头,这位女高音并没有唱出他心中的感觉。这首歌……不该是这样炫技的唱腔。


显然有人和他想到了一起。在一个漂亮的花腔之后,幕布忽然掉了下来砸到了这位正得意洋洋炫技的女高音身上。原本有条不紊的现场瞬间就混乱了起来。


“是他!是幽灵!”在一片嘈杂之中,黄磊依稀辨认出了这样一句话。幽灵?有点意思。他想着,转身就要走向上方的道具区。


“黄磊公子?”王迅却叫住了他,“这里怎么办?”


黄磊的脚步微微一顿,“王迅你是剧院的经理,这里你来处理。”回头吩咐了一句,他又迈开了步子。他倒要看看,是谁在他的地盘上装神弄鬼。


黄磊走了,烂摊子都留给了王迅。他的Diva正在闹情绪,声称不解决了这件事情就离开剧团再也不唱了。王迅哪有办法解决这事儿啊,他根本不清楚这是个什么状况。看着一脸傻呆呆的王迅,女高音拎起东西就走了。所以现在剧团面临着一个巨大的危机:第二天就要开演了,他们却没了女主角。王迅头疼地看着这一片狼藉,不知如何是好。


“哥哥,小猪哥可以唱!”正在这时,张艺兴说话了。本是一片喧闹的现场在他说完这句话之后,仿佛冻结了一般。


“小猪?罗志祥啊?你疯了吧艺兴!这是歌剧啊!哪有男的唱女高音的!”王迅觉得这个张艺兴绝对是上天派来捣乱的。没见他正烦着呢吗。


“王迅哥你就让小猪哥试试呗!他有个好老师的!”张艺兴继续游说王迅。


“再好的老师也不可能让他变女高音啊!”王迅却还是不同意。


“哎哟王迅哥,以前小猪哥就是在戏班子唱花旦的啊!”张艺兴还在孜孜不倦推销着罗志祥。


“这,这怎么能一样!艺兴啊,你就别捣乱了。这正急着呢!”王迅的态度异常顽固。


两人还在拉锯战,罗志祥却顾不得那么多。他直接开始唱了起来。正在争执的两人也停了下来,静静听着他的歌。没唱几句,王迅拍板了:“行了小猪,就你吧。虽然还是有点奇怪,但现在确实没办法。我们明天可就全靠你了啊!指挥,现在马上改谱吧,稍微降点调,不然小猪没法唱啊。”


剧场里又热闹了起来。离演出不到一天了,发生了这么大事儿,他们可得好好再磨合磨合。


而在另一边,黄磊循着声追到了舞台上方的道具区。他没有看到人,想想也是,离他追到这里已经过去了好几分钟,足够一个人逃走了。他仔细检查着这片区域,毫不意外地在地上发现了那个“幽灵”留下的痕迹:一只绑着黑丝带的红玫瑰和一个黑色的信封。黄磊拾起玫瑰,拆开了那封信。


致:黄磊先生


我是这座剧院的主人。这座剧院先前被一个草台班子占据,我很感谢您让它重新回到它应有的样子。但是那位女高音唱得实在太过糟糕,为了我的剧院,我希望您能换掉她。


我向您要求一个月80大洋作为我的月薪,我相信这对您并不是什么难题。如果您不这样做做,我会有我自己的办法让您记住我的要求。


请记住,第五包厢是我通常用来欣赏剧目的地方。请务必不要将它卖给别人。


您的朋友,


O.G   


读罢这封信,黄磊的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股与这幽灵一较高下的心思。他很好奇,那位幽灵朋友会以什么样的方法让他满足他的要求。


第五包厢吗,他倒是很期待明天能在那里与这位朋友见见面,好好聊一聊呢。



评论(1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