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为亦为

十年高考三年模拟(钢零)


06年  我想握住你的手

凉邑零颓然地躺在地上,向着月光伸出了手,身旁的冴岛钢牙却猛地握住了他的手。凉邑零转头看着这个男人,他一向平静的眼睛里却隐隐有着泪光。“牙狼居然也会哭吗,还真是稀奇啊。这次,我就先走一步了。”最后露出一个最擅长的微笑,凉邑零的眼镜里永远地失去了惯常的笑意。真好啊,钢牙。在最后,我终于能够握住你的手。

 

07年  必须跨过这道坎

为什么会这样啊……凉邑零精疲力竭地瘫倒在花园的椅子上,愤怒地瞪着坐在一边的冴岛钢牙。冴岛钢牙看了凉邑零一眼,眼睛里略过一丝笑意。

事情要追溯到几个小时之前。凉邑零心血来潮,以天气很好闷在室内太可惜为由,拖着冴岛钢牙来到钢牙家的花园内来了一场“对决”。而这场对决的结果就是,两人动静太大,砍倒了花园里数棵粗壮的树木,只留下了几座树桩,惹得魂座万分心疼。

于是,被当做罪魁祸首的凉邑零只能默默地挖坑,移走树桩,再填坑。这件事却难倒了这个数一数二的魔戒骑士。这是年轻的魔戒骑士从来没想到过的,人生道路上不得不填上的一个坑,不得不跨过的一道坎。

之后,凉邑零短暂的人生中遇到了无数的沟壑崎岖,但对他来说,再没有一道坎像那天下午的一样困难和艰辛。只除了——

他人生最后的那一道坎。他没能跨越过去。

 

08年  他们

他们已经死去多年,但这个世界上仍然流传着他们的传说。金与银的骑士,日与月的交辉。

传说他们不打不相识,在一次次的对决中成为了至交好友;传说他们无数次的并肩而战,保护这个世界免受骇鬼的蚕食;传说他们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默契,而他们也携手将冴岛雷牙培养成了史上最强的牙狼;传说……

所有的事实都已经本隐藏了在了一个有一个的传说中,没有人再知道他们之间真正的过往。只有他们的名字,被永远排列在了一起,诉说着那一段往事。

黄金骑士牙狼,冴岛钢牙。

银牙骑士绝狼,凉邑零。

 

09年  不可无一,不可有二

这个世界上曾经有过很多牙狼,未来也还会有很多牙狼。但是唯独这一位牙狼,对于凉邑零来说,是独一无二的存在。他一生的对手;他一生的挚友。

黄金骑士冴岛钢牙,不可无一,不可有二。

而对于冴岛钢牙来说,凉邑零也是如此。他可以并肩作战的同伴,交付后背的友人。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绝狼。

银牙骑士凉邑零,不可无一,不可有二。

 

10年  垂钓

这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对于魔戒骑士来说,这是难得的平静一天。于是,在魂座和薰的怂恿下,冴岛钢牙带着两人和闲着无聊跑到他家找他的凉邑零出门散心去了。

目的地是钢牙家附近的一条小溪。人物是冴岛钢牙、凉邑零、御月薰和魂座。事件……嗯,无论是骇鬼还是其他的魔戒骑士魔戒法师们,恐怕都无法想象出黄金骑士和银牙骑士一本正经的坐在河边垂钓的场景。御月薰一如既往地坐在旁边写生,画中的毫无疑问就是正在垂钓的两位魔戒骑士。魂座则是在一边的树下为几人准备美味的茶点。阳光透过树叶照在几人的身上,一派安定祥和。

然而此时,看似安静地坐着垂钓的凉邑零心中却并不平静,他并不是能安静地拿着钓竿坐一下午的人。虽然依旧是一副带笑的脸,凉邑零的心中却不断翻滚着一个念头:被薰那个家伙给诓了!

本来,他找钢牙是因为闲着无聊,想来与其练上几个回合的。结果薰却笑眯眯地让他和钢牙去河边垂钓,用钓上的鱼的数量来一决胜负。“垂钓不仅能够锻炼心性,还省的你们又祸害花园。”这是薰的原话,凉邑零想了想上次挖过的坑,没多少犹豫就答应了。当然,如果不是薰威胁说不这样做就亲自下厨“款待”他的话,凉邑零或许也不会那么快的答应…

话虽如此,当凉邑零亲自坐在河边的时候,他还是觉得薰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冴岛钢牙身边的鱼篓里已经有了十数条大小不一的鱼,而零的鱼篓里却是寥寥无几。本来,凉邑零倒是也不介意认个输,然后回到自己家练上一个下午的。只是……看到身边面部表情柔和了许多的钢牙,一脸认真的描摹着午后场景的薰,以及在树下忙忙碌碌的魂座的身影的时候,他却打消了这个念头——

偶尔像这样,和“家人”一起度过一段悠闲时光,或许也不错。

 

11年  一切都已经过去。一切都不会过去。

自冴岛钢牙和冴岛薰失踪已经数十年,凉邑零失踪也已十年有余。

冴岛雷牙成为了新的黄金骑士牙狼,曾经的魔导具魔号由里型如今也成为了普通少女冴岛麻由里,冴岛雷牙的妻子。暗影骑士吼狼接替了银牙骑士绝狼的位置,成为了新一任牙狼的左膀右臂。冴岛雷牙、库洛成为了新的传说。属于冴岛钢牙和凉邑零的时代已经过去。

然而,冴岛雷牙心中却十分清楚,属于冴岛钢牙和凉邑零的时代并未过去。敬重的父亲和师父,冴岛雷牙本身就是冴岛钢牙和凉邑零传说的延续。更何况,冴岛雷牙相信,这两个人并不会轻易死去。他们肯定还在另一个世界继续延续属于他们的传说。

也许在那个世界,冴岛钢牙和凉邑零依旧并肩而战。或许在战斗结束后,他们两人还会拖着疲惫的身躯,阻止薰亲自下厨房为他们准备丰盛却危险的夜宵。或许闲暇时分,冴岛钢牙和凉邑零还会被薰怂恿着一起出门垂钓,而薰还会如往常一样在画板上描摹着二人的模样。

也许在那个世界,一切都还像从前那样,未曾改变。金狼与银狼的传说,仍然在继续。一切都还没有过去。

……

然而冴岛雷牙不知道,这世上再无银牙骑士。

 

12年  心中的微光

魔戒骑士,为了守护人类而存在。而具体到每一个魔戒骑士身上,就是为了守护重要的人而战。对于每一个魔戒骑士来说,那个人就是心中的光,让他们不至于迷失在黑暗之中,帮他们驱散重重的黑暗。

对于冴岛钢牙来说,这个人是御月薰;对于山刀翼来说,这个人是山刀铃。然而对于凉邑零来说,这个人并不存在。或者说,这个人曾经存在,却死在了原吾的剑下。

对此,冴岛钢牙一直有些担心。他并不担心自己的挚友会堕入黑暗,他相信凉邑零。然而,他却担心自己的好友失去活下去的动力。魔戒骑士并不是一向轻松的工作,不仅要面对骇鬼,还要承担成为骇鬼之人的亲属的憎恨。若是没有重要的人在身边陪伴,确实难以为继。

虽然冴岛钢牙从未透露过对凉邑零的担忧,凉邑零却也隐隐约约感受到了这一点。然而对于冴岛钢牙的担心,凉邑零却是付之一笑。他并不是一个脆弱的人,虽然感激好友对自己的关心,但他确实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只是在察觉到到冴岛钢牙,甚至还有冴岛薰的担忧后,凉邑零却坏心眼地没有告诉他们自己的想法。反正说了他们也不会听,就让他们担心着去吧。

所以,当冴岛钢牙找到凉邑零要与他定下约定的时候,凉邑零并未有多少意外。冴岛钢牙想让自己的儿子成为凉邑零的徒弟,成为凉邑零对这个世界的眷恋,这一点即使钢牙不说,凉邑零也心知肚明。于是凉邑零答应了成为冴岛雷牙的师父。甚至,因为这个约定,在冴岛钢牙和御月薰双双消失的时候,他也未曾寻找过。

凉邑零倾其所能教导冴岛雷牙,而冴岛雷牙也不曾让他失望。终于,在冴岛雷牙出师并继承了牙狼的铠甲之后,他踏上了迟来十年的旅途。

有些事情,总是要亲口说出来的。对于凉邑零来说,冴岛钢牙和御月薰,就是心中的光。

 

13年  更重要的事

银牙骑士绝狼失踪了。

第一个知道这个消息的人毫无疑问是他的弟子,新一任的黄金骑士牙狼——冴岛雷牙。在塔里得到先辈的承认获得牙狼称号之后,待他回到家中,他的师父凉邑零已经不见了身影,甚至也不曾留下只言片语。冴岛雷牙本想一回家就将在塔里获知的父母还未死的消息告诉凉邑零的。不过没想多久,他就明白了:他的师父早就知道这一点了。之前凉邑零没有动身去找,是因为答应了他父亲教导他。而现在他已经出师,凉邑零就立刻动身了。

凉邑零在这十年间拒绝了很多事情,比如神官们请他担任元老院骑士的邀请,比如年幼的未来骑士们请他担任师父的邀请,比如众多魔戒法师姑娘们请他担任自己丈夫的“邀请”。比起这些事情,凉邑零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完成他和冴岛钢牙的约定,教导冴岛雷牙。

而现在,比起留在这个世界——见证冴岛雷牙的成长也好、完成魔戒骑士的使命也好,他有个更重要的事:

到那个世界,找到冴岛钢牙和冴岛薰。

带他们回家。

 

14年  Liberté(自由)

凉邑零从来没有想到,异世界之旅的第一站居然是一片广袤的沙漠。更具体地说,他现在正位于沙漠中的一片绿洲。绿洲上不仅有他一人,还有一支驼队。那是来往于沙漠中古城与外界的商人们,也是唯一一队来往于古城与外界的驼队。驼队每月往返一次,而现在,驼队正要赶往沙漠外的城镇。

冴岛钢牙在古城之中。不知为何,凉邑零有这样的预感。看着坚持独自一人也要前往古城的凉邑零,驼队队长动了怒。他曾经无数次在沙漠之中看到自负一身本领而独自前行的旅人,而这些人无一例外地成为了白骨。但是看到凉邑零的表情,他知道自己劝不动这个男人。于是驼队留下了足够的水,留下了一个指南针,甚至还留下了一头骆驼。

“你想去就去吧,这是你的自由,我劝不动你。死在里面也是你的自由。”留下了一句话,驼队渐行渐远。

凉邑零拿着驼队留下的东西,牵着骆驼向相反的方向走去。

独自前往古城是凉邑零的选择,但并不是他的自由。他要找到冴岛钢牙和冴岛薰,这是他的承诺,也是他的枷锁。孤傲的独狼早已被驯服了。

从第一次和那对夫妻相遇开始,他就已经没有自由了。


15年  内心的柔软和坚硬

他们看似冷酷坚硬,手起刀落,毫不犹豫地斩杀身前的所有骇鬼,从不留情。但是,在家人和朋友面前,他们也会温柔的笑。

他们的冷硬化作利剑刺向了骇鬼,他们的柔软化作空气守护人类。

他们是守护者。他们是魔戒骑士。

Savior in the dark.

(完)

评论(6)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