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为亦为

大悲17-18卡DR11可爱观察报告

文如其名,是个DR 11的专属LM Repo,当然偏向肯定是有,John为主Ciaran为辅Jonny想夸夸不出基本不提Danny的随心所欲之作,主要其实就是想夸一夸我最喜欢的男孩子John Lumsden的Jolllly和Marius。

首先Jolllly,若李李就是可爱本身,去年的赛萌林奇也是大型可爱本人,John的若李李也毫无意外就是可爱本身。但是,除了可爱之外,他的若李也有着其他的特质,让他有别于其他的若李,成为独一无二的那一个。

若李首次出场是abc café,虽然在作为若李正式出场前他还有很多track要走,这里先重点说一下印象比较深的几个。第一个是Look Down刚出场,他是囚犯里左数第三个唱“I know she’ll wait, I know she’ll be true”的那个。此处间歇性掉落充满希望的甜甜的笑容和绝望的笑容,具体怎么样看他心情。唱完之后可能会被刚好走到他身边的警察踢倒,也可能警察不踢他碰瓷自己摔倒,但不管怎么倒都会愤怒地想要站起身怼警察,然后再被警察瞪地缩回去。最后下场一个锁一个的时候站在海鸥的前面一个,日常装脚软站不稳,也日常在快倒在地上的时候被海鸥一伸手捞起来,非常可爱非常Enjoly。

第二个说说runaway cart的时候的小工人John,慢动作的时候会前滚翻然后趴倒。这次John不走这个track的时候我观察了一下,97年的Ciaran Bowling弟弟会翻,另外两个年纪大的Oli和George就不翻,好吧,不强求你们的老骨头了哈哈哈。

还有一个特别喜欢的是Paris Look Down那段里的某个小乞丐。这里必须和同DR的另一个小可爱Ciaran Joyce放在一起说,也算是个限定掉落,能不能看到全凭运气的那种。小马和小e在舞台前进行对话的时候,John乞丐会走到中间靠着右边的那根柱子?还是啥的坐下,Ciaran会偶尔上去和他说说话调戏一下他,我大概看到过摸脸的、挑下巴的、作势要打他的,有的时候Ciaran也会不理他,反正也十分看心情了,但是这俩凑一起就很大型可爱现场,虽然很对不起前面很认真演的泡泡和Karis,但我真的这一幕就一直在观察John和Ciaran。

然后就可以说说John的若李李了。他一出场就在看书,小马迟到之后根据当天John的心情或者其他什么我也不知道的因素,我看到过的场次分为“小马居然能恋爱来来来快说一下”的八卦状态和“小马谁在乎你恋不恋爱啊快闭嘴”的冷漠状态。安灼拉唱歌的时候John会眼睛亮闪闪地看着他,充满朝气和希望(甚至让我觉得这个若李暗恋安灼拉,不,我什么都没说)。

John若李最戳我的点集中表现在街垒上。首先是下小雨的时候,坐在街垒左边最上方的John若李会捧着枪转头仰望着竖在街垒上的红旗,有的时候嘴角还会带着微笑。每次看到这个场景都会让我心痛万分,革命才刚刚开始,牺牲者却已经出现,前方的马吕斯抱着垂死的爱潘妮抚慰她,而后方的若李还不知道前方发生的事情,看着红旗满怀希望地想着美好的未来。这一个绝望和希望的对比真的是一刀扎在我的心上。

其次就是first attack了,和其他所有的若李一样,他会被枪声吓到,会扔枪跳下街垒蜷着身子捂着头瑟瑟发抖,但只有他一个若李会在扔枪之后跳下街垒之前对阻止他的博须埃吼“No,I can’t.”(这个时候不开麦,可能要坐比较靠近他才能听到or看到)是我们的小医生若李了,既是害怕,也是不愿。

还有一个点就是Drink with me的时候了,这个若李真的是一个非常可爱的若李,唱到“witty girls”的时候会歪着头狡黠地一笑,等到格朗泰尔刚开始唱的时候会双手撑着坐着的箱子笑意盈盈地看着他(插播Danny飞儿的“Yes,Grantaire),然后随着他的唱词露出难以置信的样子,然后愤怒地转身去找安灼拉。虽然其实大多数若李都这样,但是John双手撑着坐的样子太可爱了所以拎出来说一说。

然后若李就死了。Second attack其实没什么好说的,就记得他被James博须埃一把从地上拎起来提上了街垒,James您真狠。

说完若李,就该说说令我大型沉迷的John马吕斯了。我之前一直说,音乐剧的小马其实已经比原著可爱很多了,在John之前也看过萝卜老师和克雷格这样优秀又可爱的小马,但不知道为什么John的小马就这么“咣”地一下砸在了我的心上。也许他的小马有缺点(但我是不会承认的),但于我而言他就是我的小马了。

John的小马我一共其实也就看了7场——去年8月的时候看了三场,今年1月回去看了4场,可以说非常幸运了。尤其是1月这4场,在喊了好几个朋友轮番去问他cover date未果之后,能刚好在去英国的两周里遇到他的date我感觉自己已经用完了一整年的欧气。他的小马也完全没有辜负我的期待,经过了这么长时间,比起8月的时候他的马成长了许多,以爱潘妮的死为分界线,前后不同的状态非常动人。

依旧先说惯例的出场前酱油track。戴着眼镜瞧着锤子的小法官真好看,一脸趾高气扬的小警察真好看。

还有方婷I dream a dream前欺负她的工人三人组,配置好像是安灼拉+马吕斯+弗以伊,于是John上小马的这几天配置是Hyoie + John + Jonny。按道理,这里的标准走向是坏人安灼拉走上前冲着方婷啐了一口,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看到了两个不同的演法。一个是坏人小马,也就是John代替Hyoie冲上去吐唾沫羞辱她;还有一个是坏人弗以伊,也就是Jonny走上去用两根手指夹着刚刚发的工资在方婷眼前晃了两下,做出一副“这钱给你,你要不要”的样子,然后等方婷做出反应之后大笑着收回钱走人。

接下来是这篇的重头戏,John马。啊,真的是多少溢美之词都说不尽我对John马的喜爱。John在我心里最大的武器就是他的笑,John马也一样,他在不同地方带着不同感觉的笑,有的时候让我心醉,有的时候让我心碎。夏天时候的John马是一个甜甜的男孩子,对着革命其实有和对着柯赛特一样的热情。但是总的而言,他的恋爱戏要远好于之后的街垒戏(虽然我那会儿就爱他的空桌椅爱得如痴如狂)。但是冬天时候的John马更加立体了,想的也比之前更多了,整个过程的成长和转变都很明显。现在的John马在街垒之前还是甜甜的可爱的男孩子,但是街垒改变了他。

Paris Look Down的时候小马紧跟着安灼拉出场,海鸥E偶尔会伸手去拉他(所以你们都觉得John爬不上街垒是吗,John的Joly爬街垒Danny飞儿也会伸手去拉他……)和泡泡一直蹙着眉头不同,John给街上的乞丐发传单或者给钱的时候都会露出标志性的微笑。John马和爱潘妮之间相处也是那种自然而然的闺蜜感(Gay蜜感?),夏天的时候觉得他的马对爱潘妮实在是太甜了一些,不喜欢人家还对人家这么好实在是耽误人,但是冬天的时候觉得他分寸把握得更好了,虽然还是很甜,但是多了那么一点点嫌弃和不耐烦,就莫名多了那么一点损友感。

John马和柯赛特的初遇真的是甜到空气中都散发着恋爱的味道。见到柯赛特的时候一瞬间的呆滞和下一秒漾起的笑容,那种一见钟情的感觉表现得非常好。夏天的时候他会至此之后一直傻愣愣地偷看柯赛特,就算乞丐找他说话他给乞丐钱的时候视线也是看着柯赛特的,所以发生骚动的时候他第一时间发现并救下了柯赛特。冬天的时候他把这段改了,变成很认真地抚慰乞丐,直到骚动发生、蒙帕纳斯带走了柯赛特,他才冲上去揍倒了蒙帕纳斯。不过不管什么时候,这个John马都是一个柔弱的男孩子,揍倒了蒙帕纳斯之后会不停地甩手做出一副好疼的样子,可笑死我了。然后蒙帕纳斯爬起来之后就无视了柯赛特按着John马就压墙角威胁,有一场脸近得都要贴上去了,看得我心里直喊“Now Kiss”(不)。爱潘妮喊完“It’s Javert”之后蒙帕纳斯会以非常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逃跑爬上街垒紧紧贴着柱子站好,John马会跟着他冲过去然后死死地瞪着他。所以蒙帕纳斯X马吕斯(Ciaran J X John限定)有人吃一口安利吗。

abc café的时候迟到的John马也是一个大型可爱。John马是一个和abc所有的男孩子关系都不错的小可爱,和巴阿雷(中之人:Ciaran Joyce)的关系尤其好(不过这个主要体现在街垒,之后写到街垒再说)。格朗泰尔唱到“Is Marius in love at last”的时候会照着小马的脸MUA一口,夏天的John还会害羞地笑笑低下头,冬天的John已经开始一脸嫌弃抹口水了,你成长了啊【这个处理其实有点像泡泡靠拢了,我个人不算是特别喜欢就是了】。

格朗泰尔站在椅子上唱完“It is better than an opera~~~”的时候,以前大家(主要是不包括飞儿和弗以伊的熊孩子们)都会鼓掌吹口哨起哄啥的,尤其是Ciaran的巴阿雷,以前一脸兴奋地站起来啪啪啪鼓掌欢呼起哄,然后被海鸥E瞪一眼之后迅速变脸悻悻地坐下。现在这里好像也改了,大家都不起哄了,Ciaran会非常礼貌地无奈地鼓掌三下,然后示意格朗泰尔赶紧从椅子上下来。不知道为什么这里要改,本来这里多能展现青年人的朝气蓬勃和abc之间的友情啊,每个人都非常鲜活可爱,不仅仅是革命者,也都是年轻的学生和朋友。改了意义何在啊……

然后海鸥E说教的时候John就一脸委屈巴巴地看着他,等说教第一轮过后就开始给大家卖安利,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John唱第一二句的时候要一脸深情地看着安灼拉,你这样会让我以为你“struck to the bone in a moment of breathless delight”的对象是安灼拉的你知道不?然后某一天收获了一个可爱的限定掉落,那天的John马唱到“In just one burst of light!”的时候,伸出手很开心地笑着在那天的若李面前闪了一下,我一瞬间爆炸,也太可爱了吧!

(插播一个DR9的小傻子,海鸥现在“Marius, you are no longer a child”和“Who cares about your lonely soul”比夏天温柔多了,夏天的时候我都觉得他要把小马吃了)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最后爱潘妮让R喊小马那里,以前是小马先跑走,然后爱潘妮失魂落魄,小马再回来拉着爱潘妮一起跑走;现在换成了小马看看爱潘妮,再看看高歌着离去的abc们,最后看回爱潘妮示意一起走。不知道是只有John这么演还是彻底改了,因为我这次看的两场泡泡好像一场是以前的演法一场是这样的演法,于是我有点困惑了。

In my life/A heart full of love完全就是John的表现时间了,毕竟他从一开始就非常擅长谈恋爱,全程陷入爱河的甜蜜微笑让我在台下看着也忍不住跟着一起傻笑。但是这个小马翻墙的身手显然不如其他人矫健,每次看他翻墙我的心都悬在嗓子眼儿,尤其是最后翻出去的时候,有一次冉阿让在台侧都开始唱了他还挂在上面。现在这段也改了,小马和柯赛特要亲两次了……之后的One day more也改了,柯赛特和小马靠近温存的时候,安灼拉冲出来举枪,更像拆散小情侣了,不过这个改动我还挺喜欢的,有种革命的风暴打乱了人们的生活的感觉。

Act2开始就是这次John马给了我非常大惊喜的地方了,其实夏天的时候他的街垒戏并没有给我留下什么特别深刻的印象,但是这次真的让我眼前一亮。从下小雨开始讲吧,其实之前我也很喜欢他的下小雨,这也是他的笑开始让我心碎的开始。John的小马会在看着爱潘妮的时候努力微笑,宽慰她抚慰她,但眼睛里却一直隐隐有着泪光和哀伤。他也会在爱潘妮偶尔没看着他的时候敛下笑容,将自己的悲伤表现出来,然而在爱潘妮看得到他的地方他一直是笑着的。爱潘妮死了之后,John的马不仅仅是悲伤难过,还有茫然。

这也是他在爱潘妮死之后的街垒上全程表现出来。现在的John马在爱潘妮死之后一直处于一种心不在焉、失魂落魄的状态,完全不是之前对革命热情的样子了。最关键、也是最戳我的一点是,Drink with me的时候,最开始几句他是坐在那里抱着膝、低着头的,等到格朗泰尔唱到“will the world remember you when you fall”的时候才抬起头,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格朗泰尔唱完。那一瞬间,结合他之前在街垒上失魂落魄的表现,让我觉得格朗泰尔唱的这几句也是他心里隐隐约约在想着的,他也开始怀疑了。爱潘妮死之前,小马可能就真的只是一个天真的傻小子,没想过街垒和革命到底意味着什么,只是想着之后可能会迎来的光明和美好,但是亲身经历了好友的死亡才让他看清。

空桌椅这段也是我从夏天开始就很喜欢的一段,也是笑得让我心碎的一段。无论是追忆过去的时候露出的怀念的微笑,还是想到朋友已逝只有自己独活时自嘲的微笑,和眼中一直闪着的泪光放在一起看实在是太令人崩溃。对我来说,John的下小雨也好,空桌椅也好,最戳我的就是含泪的笑了。

空桌椅之后柯赛特接John回医院那段,John演得真伤重,痛得特别厉害的样子,柯赛特和他说话安慰他的时候,他也因为痛而没有怎么理会她,直到柯赛特唱“a heart full of love”的时候才缓过劲来,开始微笑着回应她,一起畅想未来的美好生活。后来金毛冉阿让过来说自己的过去的时候,John马一开始虽然也在认真听,但在金毛唱到“How can I tell Cossette and break her heart”的时候,很明显地抬起头看着金毛,有一点震惊的感觉。然后金毛的“Promise me”依然那么凶,还想把好不容易挣扎着站起来的John摁下去……心疼我家柔弱的男孩子。

婚礼现在没有乖巧.jpg了,非常难过,但是我家男孩子比起夏天的时候这一段简直攻了不是一个量级。当然,面对柯赛特的时候他还是很甜啦,但是老板夫妇上来的时候简直判若两John。谁能告诉我现在这个一脸冷笑一副我就静静看你还能怎么吹的样子看着老板吹牛的鬼畜男孩是谁?这个一脸轻蔑一副我就知道你们想要什么的样子看着老板夫妇敲诈勒索(还附赠了一个白眼,哦白眼)的人是谁?我的傻白甜男孩子呢?

然后就看到John马挥拳揍完老板之后又在狂甩手。好的,还是我柔弱可爱揍不动人的男孩子。

让叔死的那段,John马在让叔唱到“who always loves you”那里的时候低下头微微笑了一下,感觉很开心自己的恋人可以得到那么多爱,就还挺甜。然后让叔死之后,他安慰柯赛特愈发温柔,摸头发、抱抱、安慰什么的,谁不想在伤心的时候有这么一个伴侣在身边啊,爆哭。

总而言之,John的马在这次让我更加切实地感受到了他的好,以前虽然说他是我最喜欢的小马,但我其实只喜欢看他谈恋爱。但是这次他让我彻底改变了这个看法,我现在可以说他确确实实彻彻底底是我的小马了,对我来说他的马没有缺点了。我爱他,我想他。

第二个说说Ciaran吧,说是男孩子可能不太合适了,毕竟这已经是个30+的超龄小马了,但他可爱,且戏多。蒙帕纳斯暂且不论,巴阿雷一个没有一句台词的角色被他演得全都是戏,真的他太厉害了。他的R就见仁见智了,我就夏天的时候看了三次,那会儿我觉得还挺喜欢的就是了。

先说蒙帕纳斯,Ciaran的蒙帕纳斯简直可爱到爆,非常外强中干(可能都没有外强),对上不良少女小e的时候简直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尤其翻墙那里被踢得捂裆跪地痛呼,半天都站不起来。对上泡泡马的时候也很弱,根本打不过的样子。(但是这样的Ciaran却能掐着John的脖子压墙角,我怀疑泡泡一个能打John十个)Ciaran的Monty感觉很fashion,虽然他分不清自己口红的色号只知道是紫色,但是出场的台步走得十分完美,吐舌头也吐得恰到好处。啊,Ciaran的Monty真是宝物!

Ciaran的巴阿雷就更加是宝物了。街垒上的Ciaran巴阿雷会在沙威回来的时候觉得不对,然后叫上John小马搂着到一边和其他姑娘一起讨论(泡泡一般就只叫过去不搂,Ciaran巴阿雷和John小马总是搂搂抱抱,真的关系很好)。Ciaran的巴阿雷很明显地能让你看出他是负责联络各人的那一个,第二天早上他是安灼拉之后第一个起来的,然后把身边的人都叫起来;子弹没了的时候他也会第一个发现然后去找妹子们想办法,Jonny弗以伊也是第一个下来找他问子弹;之后他会喊姑娘们一起捡石子当子弹。还有一个比较印象深刻的地方是,第二天早上起来之后安灼拉让所有父亲和女人和小孩离开街垒,他会依依不舍地看着他的姑娘离开,还会留恋地对着姑娘离开的方向给一个飞吻。街垒马上就要被攻破之前,他会冲到前方,趴在椅子上祈祷,然后再冲上街垒。就,虽然这个角色没有台词也没有唱词,但是他自己加的戏足以让你知道这就是巴阿雷,也足以让你的眼睛一直看着他。Ciaran Joyce真的是一位非常非常优秀的演员了。

Ciaran的格朗泰尔我夏天看完之后其实一直想写一篇完整的repo夸一夸的,结果拖着拖着就一直没写出来。第一次看他格朗泰尔那场疯狂缺人,他一边Monty一边Grantaire,他的R还得画胡子,就感觉可能那整场他都在后面疯狂卸妆上妆,毕竟Monty也是个大浓妆,想想就觉得很累。他的R怎么说,感觉还是个小年轻?abc café那里直接照着泡泡的嘴亲的,很大胆了。有几个对着安灼拉行礼的动作我很喜欢,有种“你们要去就去吧,我阻止不了”的无奈感。看到有人说觉得Ciaran R学Hugo,反正我是不觉得的,可能是我也没care过Hugo吧,不喜欢他所以不在意。

第三个Jonny,其实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从16-17的时候就一直喜欢他,对他的安灼拉一见钟情,不能自拔,自此迈上了粉cover的康庄大道。他的安灼拉怎么说呢,就是你能想象的最完美的样子。每次夸他都词穷,他的美好不是我用语言能描述出来的。

DR11另一个人的话……Danny其实我对他没什么特别大的印象,安灼拉又没看过,公白飞我只记得死前对天伸手的那个动作,就……这样吧。

DR11的男孩子们真的特别好,希望大家有机会都能去看看他们。听说今年大家都要走,就祝愿那么好的男孩子们未来一切都好吧,也希望我以后还能再见到他们,爆哭。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