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为亦为

A little fall of rain-九梦

下雨了。

永梦讨厌下雨天,那会让他想起很多不好的回忆。

贵利矢的死去就是在这样一个下雨天。永梦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一天,瓢泼大雨从天上倒灌下来,疯狂地洒在所有人的身上。他更加不会忘记贵利矢死前的笑容,和他的话语。

“只要你的笑容还在,你就是你。”

所以不管再艰难,永梦也坚持笑着。贵利矢说过喜欢永梦的笑容,所以即使贵利矢死去了,永梦也用他的笑容迎接着之后的每一天。

永梦之后并不是没有去过贵利矢死去的地方。说来也奇怪,明明是水泥铺就的地面,那天之后却萌发了一颗小嫩芽。一开始谁也没注意到——它太不起眼了,一不小心就被人一脚踩了上去。

可那颗小嫩芽的生命力却十分顽强。等到永梦看见它的时候,它已经长了好高,也抽出了好几片叶子,东倒西歪的样子像极了从来也不好好站着的贵利矢。永梦从此多了一个爱好——去找小嫩芽聊天。游戏病的患者每天都在增加,永梦总是积攒了一些压力的,却又不愿意和其他人说,也没有人能够听他说。于是他就把小嫩芽当做贵利矢,跟他聊聊自己的近况。下大雨的时候,永梦甚至还会去为小嫩芽打伞——它太小了,太大的雨水会让它折了茎叶。

贵利矢的回归也是在这样一个大雨的日子。假面骑士库洛诺斯身边站着的,被库洛诺斯称为Lazer Turbo的人,毫无疑问就是曾经的假面骑士Lazer,永梦心心念念的那个骗子法医。

永梦一开始并不相信那是贵利矢。那怎么会是贵利矢呢?贵利矢是立志要消灭所有Bugster的人,又怎么会以Bugster的身份重新回来?可那就是贵利矢。那个阻止永梦为患者进行治疗的,成为了假面骑士库洛诺斯左膀右臂的所谓玩家和Bugster的“管理者”,正是九条贵利矢——没有被威胁,没有被控制,真真切切以自己的意志支持檀正宗的九条贵利矢。

雨下得更大了。永梦忽然想起了那朵小嫩芽,他撑着伞来到那里的时候,却已经有一个人站在了那里。

那是九条贵利矢,穿着黑衣的九条贵利矢。

贵利矢一言不发地站在自己死去的地方,直直地盯着那朵小嫩芽,眼神里满是悲哀。良久,贵利矢忽然笑了——并不是永梦最熟悉的那种温柔而坦诚的笑,而是他仅仅见过一次的,在帕拉德代替了檀黎斗装作Genm粉碎了他对贵利矢的信任的时候的,那个心酸而苦涩的笑。

贵利矢终于看到了永梦。惊讶只是一瞬间的事,贵利矢收回了笑容,永梦却又扬起了笑容。

“贵利矢先生,欢迎回来。”

他说。

虽然我并不知道你的打算,也不知道你的目的,但因为是你,我选择相信。

一点小雨而已,已经不会伤害到我了。

雨中,花朵含苞待放。

今天又是一个雨天。永梦躺在床上,听着窗户外传来淅淅沥沥的雨声。

“怎么了,永梦?”贵利矢感觉到了身边人的不安,“今天不用上班吧?不再睡一会儿吗?”

“贵利矢先生。”永梦翻了个身,仔仔细细地看着贵利矢的脸,“又下雨了。”

“已经没事了,我就在这里。”贵利矢把永梦搂在了怀里,“一直在这里。”

“嗯。”永梦咕哝了一声,环住了贵利矢的腰。

耳边贵利矢的心跳声盖住了窗外惹人厌的雨声。

窗边的花盆里,黄色的小花开得正好。

—————————————————————————————————

A little fall of rain, can hardly hurt me now.

You are here. That's all I need to know.

And you will keep me close. And you will keep me safe.

And rain, will make the flowers grow.


评论(7)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