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为亦为

九梦-水晶球里的未来

“预测,是指预先推测。生活充满变数,有的人乐于接受对生活的预测,有的人则不以为然。”

盲狙了写上海卷高考作文题的九梦……于是来交卷了

感觉是个偏题的零分作文,预言和预测还是有些区别的吧……然而说到预测,我贫瘠的想象力只能想到什么天气预报预测员宝生永梦和第4号台风九条贵利矢的爱恨情仇啥的……于是就还是按预言写的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求求你们了来评论找我好吗!

以下正文

—————————————————————————————————

水晶球里的未来

九条贵利矢是个预言家,字面意义上的。

九条家历来就有通过媒介预知未来的本领,作为九条家的独子,贵利矢也不例外。不过比起九条家的其他人,贵利矢的能力却似乎先天性的不足。“被诅咒的预言家”——人们这么称呼他。

“相比较九条家的长辈来说,贵利矢先生的预言真的不太准呢。”人们这么传言,久而久之,没有人再相信贵利矢的预言。

事情的转机出现在贵利矢22岁那一年,贵利矢成功预言到了自己的好友蓝原淳吾的死亡。自那之后,贵利矢说出的预言也越来越准确,人们也逐渐改变了对他的看法。

“贵利矢先生不愧是九条家的人,预言果然很准呢!”现在,人们这么说着,贵利矢也不再是“被诅咒的预言家”,而成为了“被神恩赐的预言家”。

宝生永梦是在贵利矢27岁那年遇见他的,那时的贵利矢已经是名声大噪的预言家了。虽说如此,但是永梦看见他的时候,他正狼狈地被几个黑衣男人拎在手里一顿胖揍。

“放开他,我已经叫了警察了。”永梦鼓起勇气上前,对着黑衣男人晃了晃手中的手机,“你们也不想惹麻烦吧?”

几个黑衣男人互相对视了一眼,点点头,放开了手里的贵利矢。

“以后小心点。”领头的那个恶狠狠地丢了一句话,就离开了。

“真是帮大忙了。”贵利矢无所谓地整了整身上的衣服,“啊,都蹭坏了。真是的,这衣服很贵的!”

“那个,你没事吧?”永梦小心翼翼地问,“你好像受伤了。”

“这点伤,小事啦。”贵利矢依然在心疼他的衣服,冲着永梦随意地摆摆手。

“那个,如果不嫌弃的话,我帮你处理一下伤口吧?我是个医生。嗯……虽然还只是实习医生而已。”永梦想了想,“刚好我家就在附近,碘酒什么的还是有的。”

“那还真是多谢了。”贵利矢惊讶地抬起头,仔细看了看眼前稚气未脱的男孩,“嗯……”

“永梦,宝生永梦。”

“诶,你就是附近的那个名人啊,据说很喜欢打抱不平的。我,九条贵利矢。”贵利矢凑上去搭上了永梦的肩,“麻烦你带路了,名人。”

永梦挣扎了两下没挣脱开,就由着贵利矢这么勾着他了。永梦的家离得并不远,大概十分钟不到,贵利矢就坐在了永梦家中客厅里的沙发上,而永梦拿出了家中备着的医药箱,坐在贵利矢的旁边帮他上药,神情非常专注。虽然还是个实习医生,但是永梦的手法却十分温柔娴熟,没过多久,贵利矢的伤就已经全部处理完毕了。

“还好只是一些皮肉伤,没有伤及骨头。”永梦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道,“不过希望您这几天还是要好好养伤。”

“好,好。”贵利矢看着手上的伤口,漫不经心地答应着,然后忽然想起了什么一般抬头看着永梦,“作为你救了我的回报,你有什么想知道的事情吗?我帮你预测一下。今天是特殊服务,不收你钱哦~”

话说出去,贵利矢却没得到预料中的反应。看着永梦依然一脸茫然的神情,贵利矢这次是真的惊讶了。

“不会吧,我以为我还是挺有名的。你不会是真的不知道我吧?”永梦摇了摇头,贵利矢忽然感到有些挫败,“我,九条贵利矢,还是一个挺有名的预言家来着。”

“原来是这样!”永梦恍然大悟,“不过我也没什么想要预测的。生活中有未知才比较有趣吧?”说着这句话的永梦眼睛里充满了斗志和野心,嘴角也挂上了一抹和之前完全不同的笑。

“要是所有人都像你这么想我可要失业了。”贵利矢不以为然地笑了笑,打开了随身的包挑选起了媒介,“唔果然还是水晶球吧,感觉名人你和水晶还挺像的。让我来看看,你的未来是……”

念了一长串稀奇古怪的咒语后,贵利矢看着水晶球里的画面沉默了。他看了看永梦,又看了看水晶球,然后又抬头看了看永梦,眼神十分复杂。

“怎么了?”永梦这下有点好奇了,“我的未来那么糟糕吗?”

“就普通吧,普通。也没什么波澜,幸福地结婚,有了自己的家庭。骗你的。”贵利矢忽然笑了。

“诶?是骗我的吗?我的未来果然很糟糕吗?”永梦瞪大了眼睛,然后叹了一口气,“果然啊,我一直都挺倒霉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名人还真是有趣。”贵利矢看着永梦,大笑了起来,“放心吧,说骗你才是骗你的。我不会对名人说谎的。”

“不过名人的未来到底怎么样……既然名人觉得未知比较有趣,那还是等名人自己发现吧。”

说完,贵利矢就匆匆忙忙地离开了。

“贵利矢先生,真是奇怪的人。”永梦这样想着。

宝生永梦和九条贵利矢的第二次见面就在一天之后。永梦如往常一样下了班走出医院大门,却意外地看见了斜靠在摩托上的贵利矢。看到永梦之后,贵利矢冲着他笑着招了招手。

“贵利矢先生是来找我的吗?”永梦快步走到贵利矢的面前。

“算是吧,我来接你下班。”贵利矢递过一个头盔,“你昨天帮了我也算是得罪了那些人了,估计他们也回来找你麻烦。在风头过了之前我会每天来接你的,对了我今天想吃意大利面,一起吗?也要到晚饭的时间了。”

“贵利矢先生到底是为什么会得罪那么危险的人啊……”永梦犹豫了一下,接过了头盔,跨上了贵利矢的摩托车。

“我不记得我做了什么得罪他们的事呢……”贵利矢也戴上了头盔,“名人,抓紧了!”

还没等永梦问要抓紧哪里,贵利矢就发动了摩托车。永梦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紧紧搂住了贵利矢的腰。贵利矢的嘴角弯了弯,加速向目的地驶去。

“名人真是像小姑娘一样呢。”一停下车,贵利矢就对着永梦挑了挑眉,“搂得那么紧。”

“对……对不起……”永梦抓了抓头,“我是第一次坐摩托车,没想到会这么快……”

“也没必要道歉吧?”贵利矢有些哭笑不得,“不过名人这点还是挺可爱的,我挺中意的。”

永梦刚想说些什么,却被餐厅的服务员打断了。

“您好,请问几位?”

“啊,就我和他两个人。”贵利矢指了指自己和永梦,“还有位置的吧?”

“是的,里面请。”

餐厅的环境很好,昏黄的灯光,舒缓的音乐。服务员带着两人走到了一个区域停下,让两人落座。永梦有些尴尬,周围坐着的都是一对对的情侣,桌子上也配合地摆着心形的蜡烛。

“周围好像都是约会的情侣呢,我们好像有点格格不入。”为了缓解尴尬,永梦决定说些什么。

“从广义上来说,我们这也算是约会吧?名人你看菜单,想吃些什么?今天我请客,算是答谢你昨天的救命之恩。”贵利矢把菜单往永梦那儿推了推,永梦发现自己更尴尬了,他只能埋头盯着菜单。

点完菜后,气氛又陷入了一片沉默。仿佛是终于发现了永梦的尴尬,贵利矢主动找起了话题,和永梦聊起了天,没再提“约会”之类的话。永梦偷偷松了一口气。贵利矢是个很会聊天的人,在他的引领下,永梦也终于放松了下来。两人之间的气氛很好,虽然是才刚刚认识一天的陌生人,但是永梦却有种两人已经认识了很久的默契。

之后的几天也是如此,两人迅速地熟络了起来。永梦偶尔也郁闷地会向贵利矢吐槽医院里的遇到的那些奇怪的病人,却也会在下一秒恢复干劲,充满希望地表示他的愿望是让所有的病人都能够恢复笑容。永梦有时候也会好奇贵利矢工作上的事情,却几次都被贵利矢搪塞了过去。永梦也不在意,预言家的工作多多少少都会涉及到客人的隐私,也许不能多说吧,他这么想着。

永梦开始期待起了和贵利矢的见面。

永梦觉得,自己可能喜欢上了贵利矢。

而那一天却突如其来地来到了。

那是永梦和贵利矢认识三个月后。贵利矢虽然不再像最开始那样每天都到医院接他,但每周也会找各种各样的理由把永梦叫走一起吃饭聊天。那天晚饭后,两人像往常一样走在回永梦家的路上的时候,一群黑衣人站在了他们面前。

黑衣人的中间,是一个穿着西装的青年。

“又是你啊,社长先生。”贵利矢皱了皱眉,“我都说了好几次了吧?我没有骗你。”

“没有骗我?”那人冷笑了一声,“‘你的投资会遇到意想不到的结果,身家也会继续上涨’,你是这么说的吧?事实呢?你说。”那人指了指右手边的黑衣人。

“社长的投资失败了,幸好社长厉害,不然我们这次要亏惨了。”黑衣人结果了那人的话茬。

“所以,你的投资遇到了意想不到的结果,你的身家也因为这次处理得当而上涨了,我说的有什么问题吗?”贵利矢嘲讽地笑笑。

“强词夺理!”黑衣人怒目而视。

“我们也不为难无辜的人。那边的,你先走吧。”那人看向了永梦,“不过小心点你旁边的这人,九条贵利矢可是著名的骗子预言家,借着九条家的声望,专门用模棱两可的预言骗钱,你可别被他骗了人又骗了心。”

“真的吗,贵利矢先生?”永梦有些难以置信,“只要你说不是,我就相信你!贵利矢先生不是这样的人吧?”

贵利矢看着永梦,张了张口想要辩解,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贵利矢先生明明说过不会对我说谎的……”永梦看着贵利矢,贵利矢却转过了身去,“贵利矢先生的事情,我什么都不知道……真正的你,到底在哪里呢?”

贵利矢忽然又笑了起来,只是永梦却觉得,这笑里面带着一点心酸。

“名人真是天真啊,对还是陌生人的我都那么信任。稍微学着怀疑一下别人吧,不然的话会在意外的地方摔跟头的。”

“至于你……所谓预言不就是这种模棱两可的东西嘛,最后结果好不就好了。我也不过是说出顾客希望听到的事情而已,会被这种东西欺骗是你们自己的问题吧?”

……

之后发生了什么,永梦都不知道了。他的生活又回到了遇见贵利矢之前,看起来是这样。但是那天,贵利矢那个带着苦涩的笑声却一直在永梦心中回响。永梦之后也上网查过贵利矢,大多数都是带着“被神恩赐的预言家”的光环,备受人们推崇,但也有少许几个论坛里也提到过贵利矢所谓“模棱两可的预言”,却被其他人反驳了回去。越看这些关于贵利矢的消息,永梦心中那个贵利矢的形象越发地模糊不清,但两人相处那几个月的回忆却也越发清晰。

两周之后,永梦在论坛里看到了一个新的帖子,天才预言家九条贵利矢要离开这个城市。

同一天,永梦也终于下定了决心。

于是实习以来从未迟到早退的宝生医生第一次请了假,也第一次来到了贵利矢的工作室。

“下一位想要预言的是……九条永梦?诶?”贵利矢看着申请表上的名字,再看了看面前坐着的永梦,彻底惊讶了。

“贵利矢先生,能请你帮我预言一下我的恋情吗?我和贵利矢先生的未来会怎么样呢?”不顾贵利矢的惊讶,永梦直接了当地说出了自己的目的,“贵利矢先生不信任我,所以什么都不告诉我,我很生气。但我还是喜欢贵利矢先生,希望贵利矢先生能够告诉我真相。”

“永梦……”贵利矢难得露出了一个不知所措的表情,“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吗?”

“我非常清楚。”永梦很坚定,“不管贵利矢先生是什么样的人,我都会接受的。我和贵利矢先生相处的这几个月里,贵利矢先生一直都非常照顾我,我认为贵利矢先生是个温柔的人,这是不可能假装的。虽然贵利矢先生让我试着怀疑一下别人,但我还是想要相信贵利矢先生。”

“永梦,你真是……”贵利矢无奈地笑了,“好吧,既然你想知道的话……”

贵利矢的故事并不复杂。作为九条家的独子,他从小就有着极高的预言天分,从来不曾出错。那个时候的贵利矢看到什么就说什么,可是别人却从来不相信他。

“人们总是只愿意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贵利矢苦笑了一下,“所以我看到的那些不好的事情,他们从来都觉得是我看错了。”

“被诅咒的预言家”这一个称号就是因为这个被传开的。没有人愿意相信说真话的贵利矢,除了他最好的朋友,蓝原淳吾。

“但是淳吾却因为我的预言死去了。我看到他会因为某种疾病而死去,却没办法看到更多的。我……把这个预言告诉了淳吾,却让他因此患上了抑郁症自杀了。真相有的时候是会扰乱他人的人生的啊……”

从那天之后,贵利矢再也不把自己看到的悲剧告诉别人,只告诉别人他们想要看到的未来。

“真是讽刺,从那之后人们却觉得我的预言准确了。我也逐渐习惯说些这样模棱两可的话了,只是隐瞒的话,也算不上欺骗吧。”

永梦忽然握住了贵利矢的手。

“怎么了,永梦?”

“果然贵利矢先生不是那样的人。”永梦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相信贵利矢先生真是太好了。”

贵利矢把手从永梦的手中抽出,在永梦还没来得及失望的时候,又紧紧地握了上去。

“那天在你家的时候,我在水晶球里看到的你的未来里……有我,所以我才找借口接近你。但是其实,说不定在那之前,你救了作为陌生人的我的时候,我说不定就已经喜欢你了。”

“贵利矢先生……”明明是先告白的一方,在听到贵利矢这么说的时候,永梦却还是有些羞涩地红了脸,“以后不管是好的事情,还是坏的事情,我都陪着贵利矢先生。”

桌子上的水晶球里,倒映出了两个人亲吻的画面。而水晶球里,九条贵利矢和宝生永梦手拉着手,向未来走去。

 

(完)


小剧场

永梦:“贵利矢先生,那天我走了之后那个社长先生没把你怎么样吧?”

贵利矢:“社长先生……?啊,他被他家大型犬拖走去玩了。”

永梦:“大型犬?”

贵利矢:“对啊,一头卷毛的187的爱玩的大型犬。明明投资失败是因为被大型犬压着按错了一个键输错了数字,结果还怪在我头上,真是让人不爽的家伙。”

永梦:“……意外的宠着自己宠物呢,那个社长先生。”

评论(4)

热度(20)